2015年10月31日

做外匯的藝術家還是技術家

在股市,莊家可以設陷阱,可以偽造圖表形態,但是外匯市場不同,不可否認,存在大機構,他們可以造輿論,造勢,但絕對造不出圖表,每天幾萬億的交易量,存在背后操作和控制的幾率很小,市場下跌的時候,國家想救市都沒有辦法。

盈利的辦法有萬萬千,技術分析基本面分析、江恩理論、波浪理論等等,不必去爭論誰對誰錯,能夠賺錢就是硬道理。打飛機可以用大炮用導彈,伊拉克農民也用步槍。天下沒有最好的賺錢方法,只有最適合自己的。麻煩是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適合自己的方法。

要明白什么是適合自己的方法,首先要給自己定好位置,你是想做匠還是想做師。

匠,講究的是技術,技術之大成者,可以稱為匠,比如石匠,瓦匠,鐵匠。

師,講究的是藝術,得事務真諦者,可以稱為師,比如雕塑大師、建筑大師,鐵藝大師。

師較匠來說,是在精湛的技術之上融入了自己的感受和創造。

我們多數人,能夠到匠的程度已經是不容易的事情了,匠人的手藝,足以養家糊口。

成為師的人,可以將簡單變復雜,然后,從復雜里能夠提煉出簡單。兵馬俑夠復雜了,但他是匠人塑造的,我們可以驚嘆整個俑坑的磅礴氣勢,但不會把塑造這些兵俑的人成為藝術大師,他們當時也的確不是藝術大師;“思想者”夠簡單了,簡單到連衣服都沒有穿,但,他的塑造者確實世界公認的藝術大師。

我們可以從匠人起步,不斷嘗試和磨練,積累經驗,提高技術,也可以從大師哪里討要點真諦來,少走些彎路。

外匯市場沒有大師,但有許多得道者,他們各有各的方法,許多經受了無數挫折和失敗的人也在不斷總結,給出了我們許多技術之外的東西,比如“順勢而為”“嚴守紀律”“市場永遠是對的”等等,這些簡短的格言,是無數金錢堆積起來的,不容得我們不去尊重和信服。

“順勢而為”,是我在經歷了很多打擊之后才學會的道理,曾經,我喜歡從各種指標和形態來預測價格的頂部底部和拐點,但事實告訴我,我沒有這個本事,指標有鈍化的時候,有反復的時候,有本身就有的缺陷,按照這些東西來尋找頂和底,是徒勞無益的。從邏輯上講,最低點到達時,你是不會知道這就是最低點的,只有出現了比這個點高的價格,你才會明白:“原來那個就是最低點”,你眼前的價格永遠不會是最低點。預測最低點可以嗎?當然可以,但是,預測僅僅是預測,必須經過驗證,在驗證的時候,就又陷入了上述的邏輯。偶爾蒙對頂和底的人很多,次次猜對頂和底的,那就不是人了,是神,神你見過嗎?我是沒有。

所以,放棄在拐點進行交易的想法吧,那是小概率事件,不值得去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