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14日

說說主流外匯幣種的走勢特點

外匯市場可交易幣種大約為幾十個,而大部分交易集中在美元、歐元、日元、英鎊、加元、澳元、瑞郎等七個幣種上,正是因為外匯交易品種較少,有利于投資者有足夠的精力搞好技術分析,這是優于股票市場的一個方面,當然還有一個方面就是外匯市場幾乎天天有“行情”,而且是“T+0”,外匯保證金交易還可以做空。我們可以細細地品味這七個幣種,摸清它們的脾性,以便“投其所好”。

以歐元為中心,其它幣種與歐元的走勢相關程度依次為歐元—瑞郎—英鎊—日元—澳元—加元。歐元和瑞郎的關系情同手足,絕大部分時間同步運行,但也偶爾也會有短暫的背離出現,這兩個幣種操作時選其一就可以,恰巧在市場上它們的報價為歐元美元和美元瑞郎,這樣它們的走勢表現在圖形上就是相反的,正好可以起到互相驗證的作用,另外無論從長期還是短期來看,瑞郎的振幅也就是活躍度要比歐元略大一些,心理不容易緊張的可以選擇瑞郎進行操作,但須參考歐元的“眼色”行事方為上策。英鎊的振幅從長期來看不高,但短期來說比較活躍,按照幣值來講,英鎊的波動幅度應為歐元的1.5倍左右,但實際在2倍左右。英鎊的走勢有點“紳士”風度,就是漲的時候就有漲的樣子,跌的時候就有跌的樣子,比較狠,止贏和止損點就不好設置,很容易打掉。但另一方面講,英鎊的機會最多,短中線操作皆很適合,小倉大止損做英鎊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英鎊作為歐系貨幣有時和“老大”歐元在日圖上走勢明顯不同步,但在更長的周期上將逐步趨于一致。日元在2000年以前是相當活躍的,近幾年變得有點低調,可能與日本央行干預有關,但在日內交易上仍然是比較活躍的,震蕩較多,加上交易點差很小,所以很適合短線操作。澳元只是近五、六年來變得比較活躍,特別是2003年大放異彩,走出了一輪波瀾壯闊的上升行情,令人刮目相看。只是平時不喜歡出風頭,加上交易點差較高,不適合性急的短線投資者。加元是最特殊的一個幣種,處在一個很“尷尬”的地位,一方面和其他非美貨幣一樣,都是以美元作為“假想敵”,另一方面加元和美元又是“難兄難弟”,這就決定了它的走勢的相對獨立性,振幅是主要品種里邊最小的,只是2003年和澳元一道沾了“商品貨幣”的光,也著實風光了一番。加元很多時候和其他非美貨幣走勢不同步,時常“獨自跳舞”,不過這很適合于在其他非美貨幣盤整的時候來捕捉這“額外”的機會,以提高總的投資效益。

1.美元

美圓是全球硬通貨,各國央行主要貨幣儲備,美國政治經濟地位決定美元地位,同時,美國也通過操縱美圓匯率為其自身利益服務,有時不惜以犧牲他國利益為代價。美國的一言一行對匯市的影響重大,因此,從美國自身利益角度去考量美國對美圓匯率的態度對把握匯率走勢就非常重要。

舉例來說,遠的是1985年“廣場協議”,當時美國面臨過高美圓匯率導致的創歷史記錄的巨額貿易赤字,而日本投資持有大量的美圓資產。美國施壓,于1985年9月,同日,德,法,英達成五國聯合干預市場的協議,各國拋售美圓,使美圓有序下跌,以解決美國巨額貿易赤字。最終美圓持續大幅貶值,美圓對日圓在此后不到三年時間,貶值50%。持有美圓資產的日本投資者損失慘重,日圓匯率的大幅上漲也最終促使日本經濟陷入長達十余年的衰退,日本對美國世界經濟霸主地位的挑戰也一敗涂地。

美國國內金融資本市場發達,同全球各地市場聯系緊密,且國內各市場也密切相關。因為資金隨時能在逐利目的下于匯市,股市,債市間流動,也能隨時從國內流向國外,這種資金的流動對匯市影響的重大影響不言而喻。比如,美國國債的收益率的漲跌,對美圓匯率就有很大的影響,特別是在匯市關注點在美國利率前景時。因國債對利率的變化敏感,投資者對利率前景的預期的變化,敏銳地反應在債市。如果國債收益率上漲,將吸引資金流入,而資金的流入,將支撐匯率的上漲,反之亦然。因此,投資者可以從國債收益率的漲跌來判斷市場對利率前景的預期,以決策匯市投資。

2.歐元

歐元占美元指數的權重為57.6%,比重最大,因此,歐元基本上可以看做美圓的對手貨幣,投資者可參照歐元來判斷美圓強弱。歐元的比重也體現在其貨幣特性和走勢上,因為比重和交易量大,歐元是主要非美幣種里最為穩健的貨幣,如同股票市場里的大盤股,常常帶動歐系貨幣和其他非美貨幣,起著領頭羊的作用因此,新手入市,選擇歐元做為主要操作幣種,頗為有利。

同時,因為歐元面市僅數年,歷史走勢頗為符合技術分析,且走勢平穩,交易量大,不易被操縱,人為因素較少,因此,僅從技術分析角度而言,對其較長趨勢的把握更具有效性。除一些特殊市場狀況和交易時段(如04年底,歐元在圣誕和元旦的節假日氣氛和交易清淡狀況下,對歷史新高做出突破,后續行情表明此為假突破,為部分市場主力出貨之狡猾手段),一般而言,對重要點位和趨勢線以及形態的突破,可靠性都是相對較強的。

一國政府和央行對貨幣都會進行符合其利益和意圖的干預,區別在于各自的能力不同。上面提到美國方面,因其國家實力和影響力,以及政治結構帶來政府對貨幣的干預能力頗強,可以說,基本上,美元的長期走勢可以按照美國的意圖,而歐元區的政治結構相對分散,利益分歧較多,意見分歧相應也多。因此,歐盟方面影響歐元匯率的能力也大打折扣,根本不能與美國方面同日而語。當歐美方面因利益分歧在匯率上出現博弈時,美國方面占上風是毋庸質疑的。

3.日元

因為日本國內市場狹小,為出口導向型經濟,特別是近十余年經濟衰退,出口成為國內經濟增長的救生稻草,因此,經常性地干預匯市,使日圓匯率不至于過強,保持出口產品競爭力成為日本習慣的外匯政策。日本央行是世界上最經常干預匯率的央行,且日本外匯儲備世界第一,干預匯市的能力較強,因此,對于匯市投資者來說,對日本央行的關注當然是必須的。日本方面干預匯市的手段主要是口頭干預和直接入市。因此,日本央行和財政部官員經常性的言論對日圓短線波動影響頗大,是短線投資者需要重點關注的,也是短線操作日圓的難點所在。

也正因為日本經濟與世界經濟緊密聯系,特別是與重要貿易伙伴,如美國,中國,東南亞地區密切相關。因此日圓匯率也較易受外界因素影響。例如,中國經濟的增長對日本經濟的復蘇日益重要,因而中國方面經濟增長放緩的消息對日圓匯率的負面影響也愈來愈大。

日本雖是經濟大國,但卻是政治傀儡,可以說是美國的小伙計,唯美國馬首是瞻。因此,從匯率政策上來說,基本上需要符合美國方面的意愿和利益。如1985年的“廣場協議”正是政治上軟弱,受制于人的結果。因此,上面所提到的干預匯率,也只能是在美國人“限定”的框架內折騰了。

石油價格的上漲對日圓是負面的,雖然日本對石油的依賴日益減少,但心理上依舊。

4.英鎊

英鎊是曾經的世界貨幣,目前則是最值錢的貨幣,因其對美元的匯率較高,因而每日的波動也較大,特別是其交易量遠遜歐元,因此其貨幣特性就體現為波動性較強,而倫敦做為最早的外匯交易中心,其交易員的技巧和經驗都是頂級的,而這些交易技巧在英鎊的走勢上得到了很好的體現,因此,英鎊相對歐元來說,人為因素較多,特別是短線的波動,那些交易員對經驗較少的投資者的“欺騙”可謂“屢試不爽”。因而,短線操作英鎊是考驗投資者功力的試金石,而那些經驗和技巧欠缺的投資者,對英鎊最好敬而遠之。

英鎊屬于歐系貨幣,與歐元聯系緊密。因英國與歐元區經濟政治密切相關,且英國為歐盟重要成員之一。因此,歐盟方面的經濟政治變動,對英鎊的影響頗大。例如,近期法國荷蘭的公投反對通過歐盟憲法,造成的政治動蕩,歐元大幅下跌,就拖累了英鎊跟隨下跌。

此外,英國發現北海石油使其成為G7里少數能石油自給的國家,油價的上漲在一定程度上還利好英鎊,相對日圓,那英鎊對日圓的交叉就有較好的表現。

5.瑞士法郎

瑞士是傳統的中立國,瑞士法郎也是傳統的避險貨幣,政治動蕩期,能吸引避險資金流入,另外,瑞士憲法曾規定,每一瑞士法郎必須有40%的黃金儲備支撐,雖然這一規定已經失效,但瑞士法郎同黃金價格仍具有一定心理上的聯系。黃金價格的上漲,能帶動瑞郎一定程度的上漲。

瑞士是一小國,因此,決定瑞郎匯率的,更多的是外部因素,主要的是美元的匯率,另外,因其也屬于歐系貨幣,因此,平時基本上跟隨歐元的走勢。

瑞士法郎貨幣量小,在特殊時期,特別是政治動蕩引發對其大量的需求時,能很快推升其匯率,且容易使其幣值高估。

6.澳元

澳元是典型的商品貨幣(商品貨幣的特征主要有高利率、出口占據國民生產總值比例較高、某種重要的初級產品的主要生產和出口國、貨幣匯率與某種商品(或者黃金價格)同向變動,等等),澳大利亞在煤炭、鐵礦石、銅、鋁、羊毛等工業品和棉紡品的國際貿易中占絕對優勢,因此這些商品價格的上漲,對于澳元的正面影響是很大的,另外,盡管澳洲不是黃金的重要生產和出口國,但是澳元和黃金價格正相關的特征比較明顯,還有石油價格。例如,近幾年來代表世界主要商品價格的國際商品期價指數一路攀升,特別是04年黃金,石油的價格大漲,一路推升了澳元的匯價。

此外,澳元是高息貨幣,美國方面利率前景和體現利率前景的國債收益率的變動對其影響較大。

7.加元

加元也屬于商品貨幣,是西方七國里最依賴出口的國家,其出口占其GDP的四成,而出口產品主要是農產品和海產品。同時,加元是,非常典型的美元集團貨幣(美元集團指的是那些同美國經濟具有十分密切關系的國家,這主要包括了同美國實行自由貿易區或者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以加拿大、拉美國家和澳洲為主要代表),其出口的80%是美國,與美國的經濟依存度極高。表現在匯率上,就是加元對主要貨幣和美圓對主要貨幣走勢基本一致,例如,歐元對加元和歐元對美圓在圖形上保持良好的同向性,只是在近年美圓普遍下跌中,此種聯系才慢慢減弱。

另外,加拿大是西方七國里唯一一個石油出口的國家,因此石油價格的上漲對加元是大利好,使其在對日元的交叉盤中表現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