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

人生就是一個接一個的賭局

人生就是一個接一個的賭局,這是我27歲時領悟到的。

在那之前我是一名在讀博士生,大老板是當時英國的衛生部長。從一個欠發達偏遠省份走出來的我,想要畢業以后去做咨詢、之后創業,我相信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相信人定勝天

 

人生就是一個接一個的賭局.jpg

27歲那年的一段有趣的兼職經歷啟迪了我,讓我變成了一個常年的、不間斷的、全身心投入的“賭徒”。

那是我進入博士的第四年。英國大學的獎學金只有三年,第四年要么做助教要么做助研,我做了半年助教發現十分耽誤寫論文的時間,遂起了找其他兼職的想法。正好這時有個在博彩公司兼職的朋友告訴我,他們公司想招統計背景的人幫他們做博彩模型,問我是否有興趣。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我去面了試,順利得到一個兼職工作,也遇到了一個貴人。

他就是這個公司足彩交易員的頭。博彩公司的交易員跟金融業的不一樣,他們大多是職業的賭徒,下班以后愛去的不是卡拉OK而是賭場。但他們中卻不乏非常睿智的人,有著金融交易員才有的自制力和洞察力。這位足彩交易員的頭就是這樣一個人。

面試結束后我問他,“你們公司的盈利模型不就是全憑運氣?”他說不是。我不理解,正要他進一步闡述,他卻岔開話題問我愿不愿意和他賭拋硬幣。

我說我不賭博,他笑笑說,“那這樣,如果是正面你給我一英鎊,如果是背面我給你一磅十便士。怎么樣,玩兒不玩兒?”

“你不耍花招?”我問道。

“用你自己的硬幣吧,你自己來拋。”他說。

在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之后,他問我怎么又愿意跟他賭了。我說這不是賭,因為我的期望收益是正的。

他笑了,“那你為什么覺得我們的盈利是憑運氣呢?”

我立即反應過來,其實收益期望為正的“賭博”并不是賭博。

之后在那個博彩公司兼職的日子里,我明白了敢于面對風險、研究風險、承擔風險的重要性。

其實人生的每一個抉擇,小到是否過馬路,大到是否從事一項職業,都是一次對于風險和回報的評估。我之前做事情追求“十拿九穩”,這其實是錯誤的。一味回避風險的人以為自己高枕無憂,但實際上忽略了一個很大的“機會風險”——也就是錯失機會,得不到期望收益的風險。

舉個簡單的例子,在5%的通脹環境下,決定回避股市風險的把錢存在銀行賺取3%利息的人,并沒有因為回避投資風險而高枕無憂,他實際上在不知不覺中承擔了相當大的通脹風險。

我很慶幸自己在27歲時懂得了這樣一個道理:只要是能夠承擔的范圍內,且期望回報是正的,風險就是一個可愛的東西。當然,承擔風險與自身努力并不矛盾。和賭場里我們無法影響到的骰子游戲不同,在人生這個賭場里,正是我們不懈的努力和堅持,才使得負的期望變正,讓正期望變得更大。

后來從事了金融業,一個做資產管理的朋友為我補充了這個想法。他說:越年輕就應該越多持有Beta。意思就是越年輕就應當越多地承擔風險。因為成則能獲得超額回報,敗也有足夠的時間恢復。我深感贊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