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22日

外匯交易的科學和藝術

我想科學訓練是一項正數,雖然有時候也會造成妨礙,因為金融市場并不存在諸如物理與數學之類的真理。可是,就思考的邏輯結構來說,科學訓練還是有正面的助益。科學家必須誠實對待自己,這個領域內沒于打混仗的余地。如果某個試驗的結果不行,那就是不行,不能打馬虎眼。事實就是事實,不能憑空捏造。
外匯交易藝術

可是,縱使盡量客觀,但交易畢竟不是機械性的行為,其中存在相當大的技巧發揮空間。瑞士人擅長于制造漂亮的手表,不是嗎?

交易的藝術成分遠遠超過科學。當交易員擬定一項決策,他絕對不可能完全了解該項決策背后的每項立論根據。你必須日夜思考行情的可能發展與交易的對策,但到達某個節骨眼上,就必須扣動扳機。擬定交易決策之前,你可能考慮千百種細節,如果我提出一個問題:‘你為什么買進這個而賣出那個?’你恐怕沒有辦法說出個所以然來。當然,你可以提出一些理由,但絕對不是完整的答案。你的決策可能是來自于最近三天的綜合思考,所以要花三天的時間才解釋得清楚。許多因素都存在于潛意識的層面。你不確定哪項因素促使你扣動扳機。從這個角度來說,藝術的成分超過科學,因為你沒有辦法充分說明行為的動機。

受到媒體與一些丑聞的影響,一般大眾認為交易員喜愛承擔風險,樂于投機與賭博。可是本書采訪的每一位交易員都不承認自己偏愛風險。

“我非常厭惡風險。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寧可賺取穩定的10,000美元,絕對不會考慮成功機率l0%的100,000美元報酬。就經濟學的術語來說,我個人的效用函數明顯向原點凹。”

所謂的交易風險,是指價格波動率而言。談論價格波動率勢必涉及機率的概念。根據某特定的歷史價格波動率,我們可以估計到達某目標價位的發生機率。優秀的交易員會等待勝算最高的機會——換言之,有利走勢發生的機率最高而不利走勢發生的機率最低。另外,不同于業余的交易者.優秀的專業交易員了解一點,風險與報酬之間并不必然維持正向的線性關系。某些情況下.你可以發現風險極低而報酬極高的交易機會。

重點是你必須從理性的角度處理風險,而且還要一些想象力。優秀的交易員知道如何與何時承擔風險,也清楚如何與何時避開風險。有些風險你必須承擔,有些風險你不可以承擔。關鍵在于如何區別這兩者。你不需承擔重大的風險,就足以贏取重大的獲利。許多交易機會蘊含著可觀的獲利,但風險并不持別高。研究相關的市場行情與交易對象,或許必須花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但實際投入的資金未必承擔太大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