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17日

外匯市場中的戰略、戰術和戰役

外匯市場是金融市場中最大的市場,地球人都知道,每天很多人進入這個市場,很多人離開這個市場,進入這個市場的一般在美元不斷對本幣升值的時刻,會達到最大化,人們處于瘋狂的進入狀態,這個時刻幾乎沒有人離開,1997年的情況就是這樣。同樣,離開這個市場的人,會在本幣對美元不斷升值的時刻離開達到最大化。

外匯市場

孫子兵法曰:故兵貴勝,不貴久。故知兵之將,生民之司命,國家安危之主也。外匯市場的交易員也是同樣的道理,掌握著龐大的資金,在金融市場呼風喚雨,但是要時時注意到自己肩負的使命。趨勢發生逆轉,戰略對我們不利,則需要我們即使的離開危險地帶。歷史上,巴林銀行事件就是因為逆市操作,巴林銀行從外匯交易的戰略上導致了整體的失敗。教訓發人深省。

隨著我國外匯儲備的不斷擴大,國際貿易國際交往不斷增加,外匯交易員也將成為新興的職業,受到越來越廣泛的尊重,但是這個行業也是高風險的行業,外匯外匯員的整體素質,交易水平,真是象孫子兵法中說的決定很多人的生死,很多企業的經濟利益息息相關。

那么,現在我們就希望從宏觀來深入的討論外匯市場不同時刻的變化,這是作為高級外匯交易員必須具備的素質,換句話說,就是如何用開闊的眼光在高層次來研討外匯和進行交易。我覺得在外匯市場和戰場一樣,也有戰略戰術和戰役行動。這些在我主持的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外匯交易中級培訓中也談過,隨后和很多學員進行交流,對此也感慨頗深。

在上世紀90年代初,多國部隊發動了第一次海灣戰爭,當時70萬多國部隊的對手十100萬伊拉克軍隊,裝備的坦克數量超過多國部隊,并且以逸待勞,戰斗的結果多國部隊解放了科威特,而且戰后統計雙方的死亡人數和擊毀敵人的戰略物資達到了相當的不成比例。美軍僅僅傷亡一百多人,而擊潰伊拉克軍隊幾十個師,擊毀坦克幾千輛,令伊拉克灰溜溜的撤出科威特。

十幾年之后,同樣的地點,同樣的伊拉克領導人薩達姆,只是這時美國總統換成了老布什的兒子小布什,結果我就不用說了,薩達姆政權被推翻,本人被絞死。然而駐扎在伊拉克的美軍卻是惡夢開始的時候,從開戰之后傷亡人數超過3000人,美軍造成巨大死亡的不是薩達姆的100萬裝備精良的軍隊,而是伊拉克境內的抵抗組織的小股襲擊。

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不可思議的情況?據說當時美國軍隊在第一次海灣戰爭時候每人人手一份《孫子兵法》,美國充分利用了當時的天時,地利和人和等各個方面的有利因素,當時的西方各國,海灣一些阿拉伯國家都支持,或者提供基地,或者直接出兵參加多國部隊,印證了孫子兵法中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反觀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受到了無數國家的譴責,國際聲譽跌到最低,以美國為首多國部隊在戰略上已經勝出一籌。戰爭的結果就不難理解了。

第二次海灣戰爭,美國借口伊拉克藏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發動對伊拉克的戰爭,推翻了薩達姆政權,但是至今也沒有在伊拉克找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師出無名,美國在伊拉克的政策越來越不得人心。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導致軍事傷亡大增。這個就是戰略問題。

同樣的地點,更弱的對手,裝備更加精良的自己,但是不同的結果,這個就是戰略的不同,戰略發生了改變,從而導致整個戰爭也發生了變化。在匯市中,我們也有過這樣的問題,比如116相同的水位,同樣買入日元賣出美元,我們可能得到截然不同的結果,日元處于上漲階段,我們可以獲利,日元處于下跌,我們被套。所以說,同樣的價格,處于不同的戰略時期,結果肯定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