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3月16日

交易心理如何成熟

金融交易的風險,其實不在于杠桿的大小或者市場價格的急速運動,而在于你是否有一整套注重細節又兼顧整體的交易系統。而且,這個系統內,應該包括你的成熟的交易心理,而且它應該是整個系統中的重點。

技術分析,需要掌握,尤其是操盤者自己所熟悉的判斷指標。

 

交易心理如何成熟

但這個僅僅是個開始。

盈利的條件更多的在于操盤者自身的心理狀況。現在有門學科,專門講這個的,叫做“行為金融學”。

“行為金融學”的內容,我不是權威,說多了,難免見到笑話。我要說的是,每個交易者,都應該好好的鉆研這門學問,學用結合,比對自己的交易過程中的心理狀況,以此來讓自己更好的成熟。立志操盤的人實在應該深入學習、磨礪實踐。

人,確實是個很奇怪的生命體。所有哲學問題,其實都在討論“人”的問題。人,有面對自身的時候,也有面對外部世界的時候,但不管怎樣,他們又是一體的兩面。

認識自己,認識世界的話題,中國古典哲學里,講的很多,最有名的我個人認為就數“周易”、“大學”、“中庸”、“老子”、禪宗以及后來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列寧的“哲學筆記”和“毛澤東選集”了。

這里引伸出來的話題就是,交易者的心理成熟,除了直接去讀“行為金融學”這類書籍,明了自己的交易過程中的心理行為特征外,還要能理解,交易過程的順暢執行,很多時候,不是靠你的交易紀律這個自我約束力量。

紀律是交易者最喜歡談的話題。但是,紀律是個強迫的技能,難道不是嗎?強迫你不去那么做,以至于你最終成為習慣。但是習慣總歸還是個死結,一旦有機會,惡魔又悄悄的冒出來,可怕到他會深深傷害到你,所以這行中,經常聽說,某某人很厲害,但是,有一次,他破產了,就那么一次,他失敗的很摻。我沒見過這些人,但是總聽到有人這么說。我不知道具體什么原因,但是我細想之下,只能把原因歸結到這個牛人最終失敗的起源了。

“主觀主義,在某些黨員中濃厚地存在,這對分析政治形勢和指導工作,都非常不利。因為對于政治形勢的主觀主義的分析和對于工作的主觀主義指導,其必然的結果,不是機會主義,就是盲動主義。”,“不顧主客觀條件,犯著革命的急性病,不愿意艱苦地做細小嚴密的群眾工作,只想大干,充滿著幻想。這是盲動主義的殘余。”,(毛選第一卷“關于糾正黨內的錯誤思想”,一九二九年十二月),毛主席指出的錯誤,難道不是類似于我們在操盤中經常所犯的主觀主義以及由此帶來的種種錯誤嗎?不加系統分析,主觀臆測行情,重倉而又不設止損,盲動冒險,這些都是交易者常常犯錯賠錢的錯誤所在。操盤者財富的增長,要記住毛主席關于根據地發展建設的一句話“割據地區的擴大采取波浪式的推進政策,反對冒進政策。”(毛選第一卷“中國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夠存在”)。操盤者就是作戰指揮員。毛主席有關于作戰指揮員如何制定計劃指導作戰,又如何在作戰中實行作戰計劃以及作戰后的總結,我認為可以大大的幫助我們處理好操盤的過程,給我們操盤交易帶來方法上的指導,這里的話很重要,但限于篇幅不再成篇摘引,有興趣的交易者可以參看“毛選第一卷——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一文。

中國古典哲學的最大的妙處在于,他能放空你的思想,這是處理人欲,使得主客觀統一的最好的方法。《論語》里有講到孔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的四個學養修為;《大學》里講“誠心、正意、修身”;佛家里講“心、意、識”;道家講“虛靜、無為”等,都是一樣的道理。這是最上層境界。個中有些態度甚至是不經過生離死別的人,不會去領悟到他。我們不要這么悲慘的經歷,我們要做的是努力修煉自己。怎么修煉?到目前為止,我也只是努力讀書思考,學用結合,努力提高境界,努力理解自身存在以及這個世界。

一個操盤手,只有從最根本的世界觀、人生觀上去尋找存在的價值,才能真正說他理解了操盤。不然,一切都是那么的漂浮。畢竟交易里,技術分析,風險控制、資產管理等等東西,就那么回事,這個上面沒什么高深的東西可以賣弄你是高手。真正的高手,是內在的通透,精神的清明,不主觀不自欺。

心靈里面空了,靜了,定了,你的行為也就清靜而有了力量。交易中,就會發現,你沒有了強迫的約束力卻能自由自在的做好你的交易。這或許就是交易的樂趣了吧。不,已經不再感覺是樂趣了,而是一種生命的運動和存在方式,安安靜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