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3月03日

一位外匯保證金交易者的感悟

自有了外匯保證金市場,人類突然添加了一個無形而殘酷的多空博弈戰場。因為戰場的存在,一些戰場博弈法則、作戰理論孕育而生。無論是學院派,還是基本面分析派,抑或是技術流派,無論是混沌理論、星象理論,還是周易八卦,陰陽經典。我曾如饑似渴般解讀。作為一個馳騁在外匯市場實戰操盤手,理論已經顯得非常的蒼白而乏力,我更為看重的是市場語言本身的解讀,盤面波動給我帶來的盤感。

 

一位外匯保證金交易者的感悟

無論是股票還是期貨,無論是窩輪權證還是外匯保證金,為什么那么多人沉湎于這種空前的多空博弈?難道全是因為金錢的誘惑?我覺得不是,主宰整個市場的更多的是人類無法改變的天然“賭性”,追求刺激、恐懼無聊、盲目自信、屢敗屢戰等“賭性”特征是人性使然,而幾乎天天波動的“日間雜波”確也提供了很多貌似可以“行動”可以“贏利”的機會,于是,受制于本能的賭性,很多交易者只是將自己的精力和熱忱放在希望能夠迅速獲利的僥幸心理上,沒有真正的冷靜觀察市場,更沒有對如何建立確保自己穩定贏利的投資風格、投資策略、投資心理反而關注不多,并往往頻繁地情緒化地交易而很難耐心地等待“進退有據”的入場和出場時機。

難怪交易大師威廉姆斯說:“我對交易的藝術的興趣,遠遠超過對最近一兩筆交易本身的興趣”。

華爾街的大炒家杰西.利物莫說過一句發人深省的話:“賭博和投機的區別在于前者對市場的波動壓注,后者則等待市場不可避免的升和跌,在市場中賭博是遲早要破產的”。多年前,就已經把這句話貼在自己用于交易的電腦上。

在新手交易中,我們遇到最多的問題是諸如“能漲到哪里去”或“能跌到哪里去”此類的疑問,這些問題或許是不經意地提出的談資,或許是認真地求索的課題,卻常常在實實在在地強化著我們的一些思維,即:市場的未來到底會如何?如何預測或猜測的未來?現實生活中樂此不疲地探詢這類問題的人也如過江之鯽,我們就常常聽到有人為某次對市場正確的猜測而引以為豪。這是非常正常也非常可以理解的思維,為了探詢和猜測市場未來趨向的“奧秘”,自己也不時對市場的未來進行一些猜測,也曾研習過從“易經八卦、紫微斗數”到“混沌理論、神經網絡”、從“星相假說和周期假說”到“波浪理論和江恩理論”乃至正統的“宏觀經濟預測”等各種各樣的千奇百怪的關于預測的知識。

當然,這些知識對猜測市場的走向多少都有幫助和教益,但作為一個職業炒手,早已不把最主要的精力放在對這類問題的探詢上。職業炒手更應該做的工作是“識別不同的市場態勢,根據不同的市場態勢制訂不同的交易計劃,并以嚴格的紀律來執行交易計劃”。因為,且不去討論人類是否有能力精確預測未來這一哲學命題(道氏理論就認為“日間雜波”是不可預測的),單就“風險管理、心理控制”等這些成功投資的重要因素而言,后一種思維方法會使我們對市場和交易考慮得更為周全,而從我自己的交易實踐來看,若根據前一種思路進行交易,投資成績可能起伏波動很大,而后一種思維方法所指導下的交易則能夠使我持續穩定地賺錢。

我常常告誡自己,一個穩定贏利的炒手,在市場好的時候一定要勇猛果斷,在市場不好的時候就一定要謹慎小心,魯莽和膽怯都不應該是性格。

預測未來是人類千百年來的夢想,預測市場是投資人的自然欲求,掌握一定的分析方法和技巧、具有一定市場直覺和感受后。我們是能夠一定程度上預測市場趨向的,但是,就我個人的市場經驗來看,要持續穩定地賺錢的話,還是要更多地講究“在不同的環境下做適當的事情”,換句話說,“識別不同的市場態勢,根據不同的市場態勢制訂不同的交易計劃,并以嚴格的紀律來執行交易計劃”對職業炒手而言是一件比預測市場重要得多的工作。正確的投資方法可以有很多很多,但正確的思維方法卻應該基本一致。很多投資人把太多的時間耗費在前者,對更本質的后者卻所思甚少。

我見到過很多成功的投資人,他們盡管風格各異,但有一點卻是共同的,那就是,他們都具備“每逢大事有靜氣”和“進退有據”的心理特質。或許,在資本市場成功,與在別的領域取得成功相比,有著不同的成功哲學我們該形成自己什么樣的投資哲學呢?交易的本質是什么?作為一個交易者,你對交易的信念是什么?

就如人們都是根據自己的信念在思考和行動著、喜歡和憎惡著一樣,投資人也都是根據各自的信念在進行交易,并常常享受各自信念所帶來的贏利喜悅,同時也常常遭遇著各自信念所引致的失敗困惑。

我們總是有這樣的疑問,什么才是能夠使我們的資金在投機市場穩步增長的交易信念呢?答案當然會因人而異,作為一個職業炒手,我的回答是:放棄自己的任何信念,追隨市場的信念;放棄自己的任何個人意志,追隨市場的意志;放棄任何理論、概念和技巧,根據市場現實的狀況厘定分階段的交易戰略、交易策略并據此交易。

追隨市場的信念;根據市場現實的狀況厘定分階段的交易戰略、交易策略并據此交易。就如我們開車,一切都是根據路況和即時的交通狀況而定,很少有主觀的成見或先驗的理論;

又如水的行為方式,或潺潺小溪,或水滴石穿,或寧靜湖泊,或奔騰江河,或遼闊大海,都根據各自的具體情形而選擇,都安詳,都自在。 亞當斯密說:“當我們身處某種范式時,就很難想象任何其他范式”,禪宗六祖說:“外離相即禪,內不亂即定”。

而對于市場交易,如果想要追求穩步的資金增長,我的體會是:放棄一切主觀的成見或希冀,不想自己想要的,保持心靈和思維的彈性,透過市場語言了解市場的狀況和市場的結構,傾聽市場所需要的,調整自己的內在結構使之與市場的內在結構相融合,如果整個過程中出現了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就放棄問題而不試圖強求解決問題,如此,金錢的利益將不是唯一的報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