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3月02日

黃金投資為什么如此受歡迎?

黃金并不是大宗商品,而是非常稀有的貴金屬。但是如今黃金的現貨與期貨交易規模,其投機性,以及某些標示意義,一點也不比大宗商品遜色。在黃金博物館,就有國內外黃金交易的實時行情電子顯示屏。那么,黃金投資為什么如此受歡迎?

黃金投資為什么如此受歡迎?

其實,和任何一種大宗商品相比較,黃金的實際用途并不大,卻具有其他商品都沒有的貨幣特性。黃金曾充當過迄今歷時最長的貨幣,即使在純粹紙幣本位的當代,黃金仍是影子貨幣,恐怕沒有哪家中央銀行不儲備黃金。金融市場越動蕩和經濟越危機,國家和個人對黃金儲備的需求就會越大。

黃金正式退出名義上的貨幣王位,僅僅只有四十多年。此前,或是純粹金本位制度,或是金銀雙本位,或是以黃金為后盾的可兌換本位。無論如何,當今的人們都無法擺脫那金燦燦的余暉。黃金的交易價格,更多是其貨幣性價值的體現。

1971年之前,貨幣的可兌換性,指的是貨幣能否自由兌換成黃金;如今,則是指一種紙幣與其他紙幣能否自由兌換。但早在19世紀初,英國的銀行學派就不怎么看重那時定義的貨幣兌換性,而有一種強烈要求脫離金本位的傾向。

隨著工業革命在英國的發起與興盛,市場在全球范圍內快速延展,工業產出量猛增,市場交易的廣度和深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擴展與深化,這其中內生性地決定了信用體系的擴展。信用經濟與市場經濟幾乎是同步的。對于交換媒介和結算工具,市場強烈趨向于信用貨幣,金本位制越來越成為障礙。

從效用價值論最早發現者之一的杰文斯教授,到馬歇爾,再到凱恩斯、熊彼特,以及弗里德曼,這些在近現代經濟學史上熠熠閃光的學者,都反對金本位制。特別是凱恩斯,他的整個理論體系都是建立在可管理的信用本位基礎上的。

當然,也有反對逐步游離金本位的著名經濟學家。費雪在1911年就說過:“不可兌現的紙幣幾乎總是成為使用它的那個國家的一個禍根。”這被稱為有名的“費雪一般性結論”。總體上看,真實情況接近弗里德曼的觀察:“即使是在19世紀金本位大行其道的所謂好日子里,貨幣制度也遠不是完全自動的商品本位。即使在那個時候,貨幣制度也是一種高度的管理本位。”在這一觀察的基礎上,他于1961年得出最終結論:“對于建立自由社會的貨幣安排來說,自動的商品本位既不是一種可行的解決方案,也不是一種理想的解決方案。”

然而,金本位及金匯兌本位畢竟存在了幾千年,致使一代又一代的人對黃金的貨幣功能,產生了強烈的本能性信任。脫離這種本能性信任,恐怕還需要“時間和習慣”的緩慢轉變。這絕不是四十多年所能完成的。

所以,盡管1971年就從制度上脫離了金匯兌本位,但黃金一直作為影子貨幣衡量著紙幣發行的膨脹程度。黃金的紙幣價格,從1971年的每盎司35美元,一路上升到目前的1500美元左右。自紙幣本位制度實行以來,人們擔心的主要是通脹而非通縮。每當經濟過熱和危機時,無一例外總會出現一波黃金購買熱潮,黃金價格隨之大幅上漲。由此可知,在黃金市場上投資交易,分析著眼點不同于一般商品,供求分析并不重要,而應主要從紙幣通脹趨勢,或者市場流動性狀況來分析。

正因如此,恢復金本位制的呼吁從未停歇過。比如出版過《終結美聯儲》的美國共和黨議員羅恩·保羅,便是在這方面的極端保守主義者。即將到期卸任的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跟這一標簽保持著很大距離。但就是他,2010年11月9日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了《建立新的國際貨幣體系》一文,主張“新體系也應考慮以黃金作為市場對通脹、通縮及未來貨幣價值預期的國際參考基準。雖然教科書或許把黃金視為一種古老貨幣,但如今市場則把黃金當作一種另類貨幣資產。”不管該文引起的爭論怎么廣泛和激烈,佐利克道出了事實。

盡管不可能再有金幣流通,恢復金本位更難以想象,但這些穿著黃色盔甲的“小神靈”,仍像夏秋夜色中的螢火蟲,不時吸引著人們的目光。對此,同樣強烈反對金本位的弗里德曼,有個形象的概括:“就像老兵逐漸衰老那樣,黃金的作用并沒有完全消失,而只是緩慢的減弱。”熊彼特在評價18世紀初制造了紙幣和密西西比泡沫的那位約翰·勞時,以十分肯定的語氣寫道:“制造貨幣!信用是貨幣的制造者!”如果貨幣是制造的,那么信用呢?對此,沃爾特·貝格霍特界定說:“信用是一種動力,它可能自然增長,但無法人為構造。”這話耐人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