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07日

壟斷背后的潛規則

我們先來看一個故事案例,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泰國以打破壟斷和私有化的名義,把泰國核心命脈資產以極其低廉的價格賣給了美國人,于是泰國是東南亞國家中第一個復蘇的(美國人拿到了泰國的命脈行業的控制權后當然不期望再跌了,所以開始拉升泰國經濟,因為他們的目的也達到了,通過這一仗也控制了泰國軍方)。

也許有人說這個不是好事嗎?泰國是第一個復蘇的,但是告訴你,泰國完蛋了,因為泰國成為了亞洲經濟拉美化相當嚴重的國家,泰國只有窮人和富人(中產很少),而總統選舉老是代表窮人的人當總理,因此代表富人的集團在美國的支持下通過各種手段打擊代表窮人的總理(他信、他信的妹妹等等)。

在泰國,你要成為巨富,必須有個條件:你不是要效忠泰國,而是要效忠美國(這個就是潛規則)。

我這樣說你就明白了吧。

然后來看中國,最近要求破除壟斷的聲音相當強烈。我們國家確實很多行業形成了壟斷,對于社會產生了巨大的危害。但是我們要合適的時間做合適的事情,發展的時候是破除壟斷的好時機,但是蕭條危機的時候是需要加強集權的時候,這個時候破除壟斷的結果就是被外資間接或者直接控制。為什么美國人不說中石化和中石油?因為中石化和中石油這幾年給美國人輸送了上千億美元的利益(實際利益和戰略利益),為什么前面要拿電信和聯通開刀呢?因為要削弱我們對于網絡的控制,同時降低網費增加更多的網民(降低網費對于老百姓是有利的,這個也是大方向,關鍵是要加強對于網絡的監控,因為美國最拿手的就是通過網絡的顏色革命)。所以前面講到電信和聯通壟斷的事情,我就拼命向兩桶油引導,要打破壟斷一起打破,然后禁止外資進入這些戰略領域。這樣美國人就不干了,因為他們出了力氣卻沒有好處。

那么這種對于民眾有害的壟斷怎么辦呢?難道維護他們權貴階層的利益?

關于這個層面,我前面已經提出了建議,在危機時刻不能私有化,應該做的是把壟斷行業做成公益行業,讓老百姓的利益參與到壟斷行業高層人事的布局中,參與的模式可以通過公開的聽證會或者網上投票等模式,這個千萬不能暗箱操作,否則又回到了老路。對于壟斷企業的高層不是以盈利作為考核指標,我們的考核指標出錯了,應該是以老百姓的滿意程度作為第一考核指標(占比要超過60%),盈利作為第二考核指標(占比不能超過40%)。

其實核心在于考核指標,就像地方政府以GDP作為考核指標就是大錯特錯,應該以GNP作為考核指標來衡量。不然就是修一條路一次GDP,扒一條路又一次GDP,這個就是純粹騙騙人的。

那什么時候比較適合破除壟斷呢?在經濟進入復蘇的時候,比較適合開始破除壟斷,把一些非命脈行業放開,讓民營經濟充分進入,因為民營經濟是最具有創造力的。但是相關行業對于外資要有準入機制,要進行審核。比如美國人來中國開超市很簡單,但是中國人要去美國開超市審核相當嚴格。還比如思科要進入中國很簡單,但是華為要進入美國很難,明白了吧。什么WTO都是美國人手上的牌,老是拿這個WTO說事,加入WTO不是壞事,但是我們為了加入WTO連我們的貨幣發行權都出賣了,說白了就是連底褲都給別人了。其實就是一個代價問題,你把你女兒送給了惡霸然后換了一套新房子,道理就是這么簡單。其實為了這套新房子還可以通過其他途徑的,不是非得把你唯一的女兒送給惡霸。但是有些人就是混淆視聽,瞎說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