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4日

隨機的結果和長期的成績矛盾性

這個矛盾很有趣,賭場日復一日且年復一年地長期獲利,靠的是推展一種結果純粹隨機的事情;同時大部分交易者認為,市場行為的結果非隨機,絕不能產生長期利潤。難道持續和非隨機的結果應該產生持續一貫的成績,隨機的結果應該產生隨機和不連貫的成績嗎?

 

新外匯投資網

賭場老板、經驗豐富的賭客和最高明的交易者都了解,如果你可以利用概率,樣本數又夠大,那么具有隨機結果的事件就可能產生持續貫的結果,這點是一般交易者難以了解的事情。最高明的交易者把交易當成數字游戲,類似賭場和專業賭客處理賭博的方式。

為了更清楚地說明,我們來看看到點牌。玩21點時,根據賭場要求賭客遵守的規則,賭場大約比賭客多占4.5%的優勢。這點表示,樣本數夠大(賭的次數)時,賭場會從每1美元的賭注中,賺到4.5美分的凈利。4.5美分的平均值是綜合考慮所有大贏(包括連續贏錢)后離開的賭客、所有大輸的賭客和介于二者之間的賭客所下的賭注。

每一天、每一周、每個月或每一年結束后,賭場總是會從全部的賭注中賺到大約4.5%的利潤。4.5%聽起來可能不很多,但是我們換個角度來看。假設一年期間,一家賭場21點賭臺的下注總金額為1億美元,賭場就會凈賺450萬美元。

賭場老板和職業賭徒都知道,每一手牌和另外一手牌相比,在統計上都是獨立的。這點表示,每一手牌都是獨一無二的事件。與上一手牌或下一手牌相比,結果都是隨機的。

如果你特別注意每一手牌,贏錢和輸錢牌的分布一定是隨機并且無法預測的。但是整體而言,相反的情形才正確。如果賭的次數夠多,就會產生持續一貫、可以預測和統計上的可靠結果。

根據概率思考之所以這么難,原因是它需要表面上互相沖突的兩種層次的信念。在第1種個體層次中,你必須相信每一手牌的結果都不確定且無法預測。你知道這種不確定正確無誤,因為總是有很多不可知的變量影響一副牌的持續性。

例如,你事前不可能知道其他賭客是否決定玩下去,因為他們可以要牌,也可以不要牌。由于影響一副牌一貫性的任何變量都不能控制,事前無法知道,因此會使任何一手牌和另外一手牌相比的結果變得不確定,又具有隨機性或統計上的獨立性。

第2種層次是總體層次,在這種層次中,你必須相信一連串很多手牌的結果相當確定并可以預測。確定性的高低是根據一定或持續性的變量,這種變量事前已經知道,而且經過特別設計,讓一方或另一方占有優勢。

我所指的持續性變量是玩21點的規則,因此即使事前你不知道或不可能知道(除非你是靈媒——能夠通神、通靈、通鬼的人)贏錢到輸錢的系列,但卻可以相當確定如果玩的次數夠多,占有優勢的人最后會贏多輸少,確定性的高低是優勢多寡的函數。

賭場和職業賭徒在個體的水平上相信21點賭法無法預測,同時在總體的水平上相信這種賭法可以預測,因此能夠有效并成功地賭博。他們相信每一手牌都獨一無二,因此不會毫無意義地想預測每一手牌的結果。他們學會并完全接受自己不知道下一手牌是什么樣子的事實,更重要的是他們不需要知道,因為長期就能持續一貫地贏錢。

他們不需要知道下一步的變化,因此對每一手牌、每一次輪盤的轉動或每一次擲骰子,都不會賦予情感上或其他方面的特殊意義。換句話說,他們不會受不切實際的期待妨礙,不會期望下一步的變化。也沒有投入自尊心,不必非對不可。因此比較容易努力注意占據概率的優勢并完美地執行,進而相對不容易犯代價高昂的錯誤。

他們能夠輕松自在,是因為他們信心堅定,愿意讓概率,也就是讓他們的優勢自行發揮;同時他們知道,如果優勢夠高且樣本數夠大,他們最后一定是贏家。

最高明的交易者與賭場和職業賭徒一樣,采用同樣的思考策略。這種策略不但為他們帶來好處,而且支持這種思考策略的基本因素完全相同。簡單地比較一下,可以清楚地看出這一點。

第一,交易者、賭徒和賭場都是處理已知和未知的變量,這些變量會影晌每筆交易或賭博的結果。賭博中已知的變量是賭博規則,從個別交易者的觀點來看,交易中已知的變量是他們進行市場分析所得到的結果。

市場分析會找出所有市場參與者的集體行為形態。我們知道,在類似的情況下,個人會一再做出同樣的行動,從而產生可以觀察的行為形態。同理由個人組成的團體彼此互動,日復一日,周復一周,也會產生一再重復的行為形態。

交易者可以利用趨勢線、移動平均線、擺蕩指針或折返指標等成千上萬種分析工具,找出這種集體行為形態。每一種分析工具都采用一套標準,辨認出一種行為形態的界限,這種標準和辨認出來的界限是交易者已知的市場變量。對個別交易者而言,就好比賭場和賭客的賭博規則一樣。

我們這樣說,意思是外匯交易者的分析工具是已知的變量,讓交易者在任何交易中占住對其有利的成功概率(優勢),就像賭博規則讓賭場占住成功概率一樣。

第二,賭博或交易中未知的變量會影響每種賭法、每筆交易的結果。賭21點時,未知的變量是牌的洗法,以及賭客決定怎么玩手上的牌;擲骰子時,未知的變量是骰子的擲法;輪盤賭中,未知的變量是轉輪盤所用的力量大小。

所有這些未知的變量都會影響每一種事件的結果,造成每一種事件在統計上和其他個別事件毫無關系。因而在輸贏之間,產生隨機的分配。

交易也涉及很多未知的變量,這些變量會影響交易者可能辨認出來或當成優勢的任何特定行為形態的結果。交易時,未知的變量是所有可能避場交易的交易者。任何時候,每筆交易都對市場有所貢獻,意思是根據行情高低的信念進行的每一筆交易都對當時展現的集體行為形態有所貢獻。

如果市場出現一種可以辨認的形態,并且用來界定這種形態的變量符合特定交易者優勢的定義,那么我們可以說,市場提供給交易者根據自己的定義買低或賣高的機會。

假設交易者抓住機會,利用自己的優勢進行交易,那么什么因素會決定市場的發展是否符合交易者優勢的方向?答案是其他交易者的行為!

交易者交易后,只要維持部位,其他交易者就會參與這個市場,并根據他們對價格高低的信念采取行動。任何時候,都會有一定比例的其他交易者對這位交易者的優勢有所貢獻,也有一定比例的其他交易者會抵消這位交易者的優勢。

大家事先不知道他人的行為如何,也不知道他人的行為對這位交易者的交易有什么影響,因此這筆交易的結果不確定。事實上,任何人決定進行的每一筆合法交易結果如何,多少都受其他市場參與者的后續行為影響,使所有交易的結果都變得不確定。

因為所有交易的結果都不確定,所以每一筆交易像賭博一樣,即使交易者可能利用同一套已知的變量看出自己在每一筆交易中的優勢,但每一筆交易在統計上,還是與下一筆交易、上一筆交易或未來任何交易沒有關系;此外,如果每一筆交易的結果在統計上獨立于所有其他交易,那么即使每一筆交易的成功概率可能對交易者有利,任何一系列交易的盈虧一定也是隨機分配的。

第三,賭場老板不會設法預測每件個別事件的結果。因為每種賭法中未知的變量極多,預測極為困難,而且也不見得會產生持續一貫的結果。賭場老板知道,自己只要占住對自己有利的優勢,事件的樣本數足夠大,那么自己的優勢就有很多機會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