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丹尼士的故事:授業解惑

  丹尼士在1970年的夏天以借來的一千六百美元創業,其中一千二百美元用于購買交易所會藉,四百美元則作為買賣資本。由于準確的在粟米枯萎癥出現前買入粟米合約,資金迅速上升至三千二百美元,促使丹尼士放棄升學的機會,全身心投入炒賣行業。

  問:聽說閣下在1978年曾經開辦投機訓練班的課程是否屬實?

  答:對,當年招聘第一批的學生,1985年初再訓練,另一批有志加入投機行的學徒。

  問:訓練課程內容,可否透露一二?

  答:好,例如或然率,資金管理的原則以及買賣技巧等,實際上,我將自己所知全部傾囊相授。

  問:成績如何?

  答:最后證明我的構想正確,參加訓練課程的學員成績都甚為理想。

  問:換一句話說,任何一位智力中上的人,都可以訓練成功的投機家?

  答:并非如此簡單,當年我收到的申請書大約一千份,從中挑選四十人面試,最后只有十人參加我的訓練課程。

  問:挑選的過程當中,以什么作為考察的要點?

  答:對不起,我不打算再這里討論當年挑選學員的原則,理由甚為簡單,假如我告訴你當年挑選學員以棋手為主,下次招聘學徒將會有大批象棋手擁來。

  問:智力是否重要一環?

  答:當然是考慮的因素之一,但并非必須的條件。

  問:開班授徒,閣下是否擔心買賣秘密外泄?

  答:投機買賣成功關鍵之處在于持之以恒,及遵守紀律,根本上并無秘密可言,只要買賣策略正確,小心執行,可以說無往不利。

  問:對于投機的決策,正確與否,事后加以小心分析,記錄在案,是否值得效仿?

  答:多年以來,我都習慣將觀察所得,記錄下來慢慢回味,對于所做的任何決策,我喜歡仔細思考。

  問:將正確及錯誤的買賣記錄下來,有助于增加功力?

  答:理所當然,表面看來,投機買賣是緊張而又刺激的行業,收市后身心俱疲,大部分人傾向于暫停思考。假如買賣順手我亦會跟隨大隊休息,但身處逆境的時候,自然得加倍努力,檢討失敗的理由,以求改進。

  問:買賣不如理想,決不應埋首于沙堆,以鴕鳥的方法在做白日夢,希望明天更好。

  答:對,勤有功,戲無益。

  問:當你失意的時候,不想在提及有投機買賣,而反是應該投入工作,思考應變計劃。

  答:比喻極為貼切,事實上,我不會遇到類似困境,可以說,對于投機買賣,本人已經達到非常入迷的程度。

  問:概括來說,對于投機買賣興趣濃厚,也是成功的必要條件?

  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