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金錢與藝術》六十八年的交易原則

    經歷兩次大股災的專業投資人

    《金錢與藝術》(So For,So Good--The First 94 Years)這本書的作者羅伊·紐伯格(Roy R·euberger是美國專業機構的投資人,他經歷了1929年和1987年的兩次大股災。寫《So For,So Good》自傳時(1997年),紐伯格已是94歲了。在1929年時,他才25歲。

    研究金融史,就是尋求避免金融災難的大智慧。雖然股災、房地產泡沫破裂等經濟災難很少發生,但一定會發生。一個人運氣好的話,可以逃過金融大災難。但一般人極有可能遇上一次。不過,人生一般也只會遇到一次大災難,除非你運氣太壞。這也就是說,避免大災難的智慧一般不可能從直接經驗中獲得。

    金融史為人們提供了很多災難發生的特征,尤其是親歷事件的人的自傳更可以為我們詳細描述切身感受,而《So For,So Good》就是這樣一本書。

    六十八年的交易原則

    如果你覺得錯了,趕快退出來。股市不像房地產那樣需要很長時間辦理手續,才能改正。你是隨時可以從中逃出來的。

    在你真正成為一名投資者之前,你也應該檢查一下身體和精神是否合格。好的身體是你做出明智判斷的基礎,不要低估它。

    個人投資者對一支股票的影響,有時會讓它上下幅動10個百分點,但那只是一瞬間,一般是一天,不會超過一個星期,這種市場即非牛市也非熊市。我稱這樣的市場為“羊市”。有時羊群會遭到殺戮,有時會被剪掉一身羊毛。有時可以幸運地逃脫,保住羊毛。

    “羊市”與時裝業有些類似。時裝大師設計新款時裝,二流設計師仿制它,千千萬萬的人追趕它,所以裙子忽短忽長。

    今天的股市需要弗洛伊德教授把它放在睡椅上分析一下。某些以往不曾有過的因素誘導著市場,使它過于神經質。

    不要低估心理學在股票中的作用,買股票的比賣股票的還要緊張,反之亦然。除去經濟統計學和證券分析因素外,許多因素影響買賣雙方的判斷,一次頭痛這樣的小事就會造成一次錯誤的買賣。

    在羊市中,人們會盡可能地去想大多數人會怎樣做。他們相信大多數人一定會排除困難找到一個有利的方案。這樣想是危險的,這樣做是會錯過機會的。設想大多數人是一機構群體,有時他們會相互牽累成為他們自己的犧牲品。

    時機可能不能決定所有事情,但時機可以決定許多事情。本來可能是一個好的長線投資,但是如果在錯誤的時間買入,情況會很糟。有的時候,如果你適時購入一支高投機股票,你同樣可以賺錢。優秀的證券分析人可以不追隨市場大流而做得很好,但如果順潮流而動,操作起來就更簡單些。

    牛市的時間一般比熊市長,牛市時,股價增長緩慢、不規則,可能比熊市更不規則。熊市則短促、劇烈動蕩。但是市場終究是有一定規律的。股市很少連續超過六個月上升,也很少連續超過六個月下跌。

    在牛市中,應該適當地抑制人們的貪婪心。華爾街有句諺語:牛市賺錢,熊市賺錢,豬市怎么辦?你不可能101%的對,也不可能100%的對。你的目標應該是,在每一次大漲中,獲得66.66%的機會。然后退出,重新研究新的股票。

    你購買證券所出的價格沒有什么不可思議的。人們在認識古怪的價格及價值重估理論時是相當困難的,而且不只是業余投資者認識不到這一點。許多投資顧問相信應該在公共事業股上做長期投資。但他們持有一支股票的時間過長了。我認為當股票價格攀升至一個偏高的價位,不管它是為政府雇員、教師還是其他人設立的退休基金都應該賣掉它。

    雖然股價還沒有到最高點,但如果你獲利了,還是退出為好。伯納德·巴魯克是能最好把握時機的投資者,他的哲學是,只求做好但不貪婪。他從不等待最高點或最低點。

    華爾街有一說法,如果你持有一支股票的時間夠長,就能賺錢。整體看,這么說是對的。但它不太適用于個體公司,因為這樣的公司極易破產。

    在這個時期,普通股票是最好的投資,但是在另一時期,也許房地產業是最好的。任何事情都在變,人們也要學會變,我完全不相信會存在一個永久不變的產業。

    最后能使人癡迷的恐怕就算股票了。但它只是一張證明你對一家企業所有權的紙,它只是金錢的一種象征。

    熱愛一支股票是對的,但當它股價偏高時,還是讓別人去熱愛比較好。

    在市場的評估中,應多關注百分比的變化而不是數量。下跌100個點雖然波動很大,但它可能只是指數的2%。

    90%的投資者是牛市思維,熊市思維有背人們的獲利想法,因此信者寥寥。美國人是不喜歡相信明天是世界末日這種想法的。但我總是認為,明天,任何事情都可以變。

    我擅長熊市思維,我與樂觀者們唱反調。但是,如果大多數人有悲觀情緒,我就與之相反,作牛市思維;反之亦然,我同時做套頭交易。

    在六十八年的華爾街生涯里,我有30%的時間在犯錯誤,這當然意味著許多的損失;但我有70%的時間是對的。如果有一個投資者在所有時候都是對的,他或她就一定積累了全世界所有財富的絕大部分。正像你懷疑我那樣,永遠正確的投資者是不存在的,除非他是個謊言家。

    現代經濟社會中,我們不再留意《哈姆雷特》中波羅紐斯對他兒子雷歐提斯說的那句話“不借錢給別人,也不向別人借錢”。倒是這位父親的另外一句:“無論怎樣,你應該正確了解你自己”。卻是一句很好的忠告。

    在開始做公司分析之前,先研究一下你自己。對一個投資者來說,你自身的力量可以幫助你走向成功。

    公司的分紅派息也十分重要,需要加以考慮。如果它的分配方案是適當的,它的股價可以更是一個臺價。如果公司分出90%的利潤,注意,這是一個危險信號,下一次就不會分紅了;如果公司只分出10%利潤,這也是一個警報,一般公司的分配方案是分出40%-60%的利潤。許多公共事業的股票的分紅比率還會更大些。

    許多投資機構并不真的重視分紅,但個人投資者卻把分紅作為擴大收入的一種重要方法。

    專業人士在日常的市場利用套頭交易回避風險。有時新入市者做套頭交易只是一場賭博。我不贊成這樣做。但也沒有法律禁止它。

    1929年以后的幾年里,我沒有輸錢,但確實有幾年里我只是打個平手,但在這幾年里我學會了許多東西。許多年后,我還可以感覺得到它的影響。多元化是成功法則中重要的一部分。不要只相信我說的,看看杰拉德·羅布的著作吧,他曾經大肆鼓吹孤注一擲的。許多年前,他將全部資金投入紐約中心鐵路和賓西法尼亞鐵路股票,但這兩家公司相繼破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