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羅杰斯:黃金戰役

  作者就黃金問題向投資大師羅杰斯進行了訪問,下文為作者和羅杰斯對黃金問題的討論,以下問為作者,答為羅杰斯回答內容。

  問:兩年黃金直線上升,升勢令人咂舌。當時閣下可曾沽空?

  答:機不可失,凡是進入瘋狂狀態的市場,都是沽空的對象。

  問:那不是與最高點相距二百美元

  答:我并非出色的炒家,通常我的毛病是太早入市。

  問:其后金價表現如何。

  答:沽控之后四個月便見頂回落。

  問:入市時間只失誤四個月,但以價位計算,則相差十萬八千里。相信整個買賣都在驚濤駭浪的情形下度過。

  答:習慣成自然。

  問:沽出后可曾干到后悔。

  答:當金價升到六百七十六美元。以有此感覺(大笑)。

  問:但仍然堅持到底。

  答:理所當然,以當時市勢衡量。根本上已經入無理性的狀態。金價不可能無限期的上升,只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

  問:沽空黃金,究竟是基于市場已經十最后爆炸性上升的理抑或是金價已經超過實際價值。

  答:兩個理由同時存在。

  問:遇到群眾恐慌性搶購,反其而行之。是否必定獲利。

  答:只要遇到瘋狂搶購或沽出的市場,是否必能獲利。瘋狂的市勢只是入市的催化劑。提醒我捕捉入市機會。但決策得看基本因素的分析。

  問:沽空黃金的真正理由是什么?

  答:80年初,我感受到金價的利淡,當時沃爾克剛擔任聯邦儲備局的主席,沃先生強調將會打擊及控制通貨膨脹,我相信沃先生言出必行。

  問:可有其他理由?

  答:當時石油價格也開始向下,構成另一個沽空黃金的因素。

  問:黃金與石油價格也開始向下。構成另一個利于沽空的因素。

  答:對,全世界都相信。

  問:羅先生是否也相信兩者的關系。

  答:非也,我知道兩者無關系。每年金價與石油共同進退,只是偶然發生的巧合。

  問:總括來說,伏爾克控制通貨膨脹的決心,是你沽空黃金的主要理由,對嗎?

  答:正確。

  問:伏爾克采用什么政策令你信心十足?

  答:1979年10月,聯邦儲備局放棄控制利率,改為管理貨幣供應量其基本上已經宣判利黃金升勢的死刑。

  問:金價初始是否全無反應。

  答:繼續上升。kL8~;_+wl/t

  問:聯邦儲備局,在79年10月全力打擊通貨膨脹,但金價繼續上升,理由何在?

  答:表面上,市場全無反應,金價在沒有理性的情況下繼續上升幾個月,可以說,無暇顧及聯邦儲備局的行動。

  問:有什么意義?

  答:群眾永遠是錯的,但太早反其道而行,可能自討苦吃。

  問:聯邦儲備局控制貨幣供應量的政策,是否無關痛癢。

  答:剛好相反,假如市場作出錯誤的反應,再加上價位直線上升,反應瘋狂的程度,可以判斷入市的良機已經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