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杰西·利物莫:“失敗者”之死

  杰西·利物莫對自己的人生的看法,集中地表現在這樣一句話“我的人生是一場失敗!”

  1940年11月,杰西·利物莫在曼哈頓的一家飯店大醉之后,給他的妻子寫了一封信,信的結尾是這樣一句話:

  “我的人生是一場失敗!”

  然后,利物莫在飯店的衣帽間里,用手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據說,他身后留下的財產不足10000美元。

  一個曾經在股票、期貨市場數次大起大落,賺得過幾千萬美元,也同樣虧損過比這更多數量的財富,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經典交易神話的傳奇人物;一個寫過《股票作手回憶錄》、《股票大作手操盤術》這樣流芳百世的投機經典之作的交易大師,怎么結局如此悲涼和凄慘?

  天分與勤奮造就了利物莫的傳奇故事,而這個故事的結局卻是如此的離奇和荒誕。利物莫的死,令多少投機領域的年輕人痛心疾首、扼腕嘆息,并由此感到前途灰暗。

  一位網友的感慨與我心有戚戚也:

  無數個夜晚,當我立志把投機作為我人生最大的選擇時,在我的心頭總揮不去這樣的疑問:1929年的利物莫不是聲望遠播,深具統治力、影響力了嗎?為何十年后,他不是更偉大了,而是自殺了呢?當時的他是如此的強大,相信很難有人能從外部來撼動他,究竟是什么導致了他的失敗?

  作為一個投機客,他的天分與成就,驕傲如我不敢望其項背。絢爛奪目的一顆巨星隕落了,一尊我心中的神廟轟然倒下了!走時的寧靜仿佛只為注解他曾說的一句話:

  “你可能是一時的國王,但你永遠無法打敗市場。”

  1、利物莫之死的哲學解釋——自殺源于對人生和投機事業的內在絕望。

  很多朋友曾經問過我,投機天才利物莫為什么最后會走向自殺之路?

  剛開始時我對此不以為然,覺得這個問題根本沒有討論的必要。根據公開報道的一些資料,包括家族精神病史、妻子不忠、破產等都對利物莫之死產生了深深的影響,當時我以為大約是這些偶然因素導致了利物莫的自殺行為,

  后來看了20世紀存在主義哲學家加繆的《西西弗神話》,雖然關于西西弗的人生是否是幸福的,我和加繆的態度并不完全一樣,但是他的思想對我理解利物莫的自殺頗有啟發,我也因此對利物莫之死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

  毫無疑問,由破產引起的一系列事情和利物莫最后的死是有關系的。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假如最后十年利物莫在投機市場的結果是另外一種情形,很可能就不會出現這一慘劇。但是,在利物莫的一生中,破產的發生遠不止一次,在他的人生舞臺劇中,他曾經多次體會過從輝煌耀眼的成功到一貧如洗、窮困潦倒的失敗過程。每一次他都憑著自己的天賦、智慧和頑強的意志,走出困境,東山再起,而從來沒有被真正徹底地擊倒過。從一個投機者的角度看,應該說,像利物莫這樣經歷了大風大浪,心理承受力非同尋常的人,破產不會直接導致他的自殺,他自殺的根本原因,可能是在他的內心深處隱藏著某種更為深刻的東西。

  加繆說:“真正嚴肅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自殺。判斷生活是否值得經歷,這本身就是在回答哲學的根本問題。”

  幾十年的交易生涯中,利物莫的命運似乎也是這樣:一次又一次地從一筆小錢開始,通過在股票、期貨市場頑強努力的拼殺搏斗,最終積累了成百上千萬美元。但是,一次又一次,因為各種各樣必然或者偶然的原因,稍不留意,他又迅速失去這些辛辛苦苦賺來的財富,陷入破產的境地,重新品嘗失敗的痛苦。

  一個人在贏和虧、成功和失敗、希望和絕望之間一次一次地輪回和搖擺,他的精神和物質生活,不斷地重演著從谷底到高峰的歷史怪圈,那是一種什么樣的心境呢?這也就是筆者把這本書書命名為“獨自徘徊在天堂與地獄之間”的原因。其中的無奈、絕望、痛苦、沮喪的感受,也許只有一個親身在投機市場打滾多年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個中滋味

  在早期的投機生涯中,利物莫的內心深處,一直對投機結果的最終成功抱有堅定的信念和希望,他對自己的未來是樂觀的。這也許和他在對賭行的屢戰屢勝、少年得志、早期出色的戰績、被人譽為交易奇才等不無關系。他也確實擁有令古往今來所有投機者艷羨的交易天賦和市場洞察力。無論在交易中處于什么樣的困境,他總是能轉危為安、重新崛起。

  從20世紀初期到1929年的20多年時間中,利物莫在投機市場贏得了非常顯赫的聲名,擁有廣泛的影響力。以致于只要有一條他在賣空的傳聞,就會使某一種股票價格下跌。他的名字也經常被登在報紙的頭版頭條。

  在利物莫的投機生涯中,暫時的挫折,緊接著的往往是一次更大的勝利,這使利物莫更加執著地投身于這種戰勝市場的游戲之中。在多次東山再起之后,利物莫對失敗的判斷明顯帶有過多的樂觀主義色彩,自信空前膨脹。有人說:利物莫式悲劇可能正來源于他的天才,少年得志的張揚,歷盡磨難,東山再起的豪邁,統統化做了一個強烈的信念:人定勝天。

  利物莫曾經不只一次說過,他是把投機活動作為畢生事業追求的人,從某種意義上說,投機就是他生命的全部。

  也許,正是因為受這種思想的支配和影響,1917年、1929年,利物莫連續2次在投機市場賺了幾百萬、幾千萬美元,功成名就以后,并沒有選擇急流勇退,也不是只拿一小部分的資金繼續在市場交易,還要把全部身家性命壓在市場之中。因為對他來說,生命就是投機,投機就是生命。

  問題是復雜的,沒有這種執著和敬業,也許就沒有利物莫以前的出色和輝煌。但是,這種思想傾向如果過于執著,也是危險的,也隱含著他以后不幸的結局。

  有人說:一個富有想象的人,在他的生活中,總是看到自己的生活具有傳奇色彩,這就決定了他的生活方式:與其說他想創造美好的生活,不如說他想使他的生活成為一個美妙的故事。

  利物莫意識到了自己深刻的交易思想和無與倫比的市場洞察力,足以戰勝任何市場變化的詭譎風云。但是,也正是這一點,卻卻又是一個陷阱,一個他自己構筑的人生陷阱。他對投機事業的狂熱和癡迷,在一定程度上,使他背離了生活本身最真實、最基本的現實性的一面,背離了人首先得活著這個最基本的常識。投機活動并不是生活的全部,投機成功只是人的幸福的一部分。而在利物莫的世界里,當他無意中把投機活動的輸贏視為他全部生命的意義所在時,生活的意義一下就變得狹隘,他眼中的世界也被禁錮了。一旦投機失敗,就意味著他人生的徹底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