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郭富拿的故事:順勢者生

  布魯士郭富拿是現今最大的外幣炒家,入市的市場包括現貨和期貨市場,1987年郭富拿為自己及他的忠實擁護者贏得超過三個億美元。在過去十年之內,郭富拿的投機基金每年平均增值87%,換一句話說,以復利計算,1978年以二千美元加入郭富拿的投機基金, 十年后可以增值至一百萬美圓。

  問:請問閣下現在時下管理資金若干?

  答:超過六億五千萬美元。

  問:我相信大半資金乃歷年資本增殖的結果。

  答:對,去年利潤已經超過三億美元。

  問:資金龐大,會否因市場變現能力低而受制肘?

  答:難以避免,舉例說黃銅期貨是我的心愛市場,但由于成交量低,我成為大苯象難以盡展所長。

  問:在黃銅市場,每日可以買賣多少合約?

  答:平均來說,每日成交量在七千至一萬張之間,減除跨期合約,及既市買賣之后,我相信買賣五百至八百張合約,都不成問題。

  問:你現在主力投機哪個市場?

  答:當然是現貨外幣市場,在這里投機暢旺可以隨心所欲。

  問:既然閣下管理的資金過于龐大,而你私人帳戶的注碼亦甚為可觀,可曾考慮只為自己買賣,免去不必要的煩惱?

  答:理論上應該集中精力照顧自己的買賣,實際上利弊互見。第一,我已將大部分私人資金投入自己管理的基金之內;第二,其他投資者的資金對我來說,相當于好倉期權,獲利時我可以得到分紅利的好處, 贏面無限,假如投資失利,輸的只是付出管理成本。當然我在投資者心中的名譽亦非常重要,但擁有好倉期權的吸引力極大,另我樂不思蜀。

  問:閣下管理的基金,現在以冒升至六億五千萬美元,假如在無止境的上升,實際操作上是否會出現問題?

  答:由于管理的資金過于龐大,在大部分期貨時常的確發現流轉有困難的現象,但外幣的現貨市場,利率期貨及石油的期貨市場,交投活躍,仍然可以供我大展身手,無論如何,本人計劃小心限制名下資金的增長率,以免影響炒賣成績。

  問:除了債券及外匯市場之外,閣下入市的買賣量是否足以推動市價上落?

  答:無可避免的經常會另市勢出現波動,但我永遠不會刻意制造走勢。

  問:假如市場傳言,某大戶試圖推動市價,或嘗試做淡。此類道聽途說的消息是否屬實?

  答:胡說八道,大戶影響市價,只可以在及短時間之內奏效,歸根結底,要升的始終要升,要跌的始終要跌,大戶造市只會帶來重要的損失。自以為可以影響大市上落的炒家最終跌落過度投機的陷阱,結果自然是永不超生,不可不妨,事實上市場力大無窮,順勢者生。

  問:請舉實例以資說明?

  答:最近某英資機構妄圖操縱石油市場,初時略有收獲,其后原油價位急挫四美元,脫離該機構的控制。

  問:后果如何?

  答:該英資機構一役變輸四千萬美元,尋且出現財政上的危機。

  問:順勢者生。

  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