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馬丁·伯頓

  “交易中的每種發展,都必須接受測試。”

  討論主題:

  *個性協調的交易

  *適合個性的交易

  *交易計劃的步驟

  *避免“追逐行情”

  *適當看待虧損

  *自信與交易勇氣

  內在協調才能創造優秀交易員

  為了獲得成功,交易員不僅必須正確地處理市場,還必須正確地處理自己。交易員對于自己的態度,可能從兩個不同的渠道影響操作績效:他們如何看待自己得到的資訊,他們如何反應該項資訊。我們可以確定一點,感覺憂慮、分心或憤怒,這類的情緒狀態絕對無助于操作績效,但邁向交易成功的道路,起點在更前面——起始于自我分析。

  “我從總體的層面向下觀察市場,我也從總體的層面向下觀察自己,這一切起始于每天早晨起床的時候。我立即產生一種感受,我必須對自己感覺很棒。我必須讓自己處于一種協調的生理/心理韻律中。早上的感覺會影響我的穿著,影響我一整天的計劃。這一切將設定我整天的心智狀態。”

  “如果你處在最佳狀態下,你的表現也將是如此。你必須確定自己處在最佳狀態,因為這讓你有更大的機會掌握優勢。可是,也正因為如此,你不能對自己說謊。不能只因為你想交易,就假裝自己的感覺很好。”

  馬丁·伯頓必須確定自己的心智處于協調狀態,這是進場交易的先決條件。所以,除了市場策略之外,他還采用心智管理策略。這類的技巧可以提高專注能力,使得行情判斷更清晰。維持內在的協調,讓你不容易分心,不會基于錯誤的理由擬定市場決定。

  “我不會讓自己掛念任何東西。維持理想的關系很重要。如果生活中的其它部分造成不協調,你的交易就不會理想。如果你覺得不自在,生活中發生某種問題,這就不是進行交易的最佳狀態。你不能允許任何可能造成的干擾因素存在,因為它一定會造成干擾,我保證它一定會在你最不希望被干擾的時候造成干擾。你經營生活的方式也就是你從事交易的方式。”

  如果交易員了解自己,就比較容易理解他們為什么會產生某種特定的行為,例如:為什么在存疑狀況下遞單。當交易員覺得沮喪或不快樂的時候,經常有提早結束獲利部位的沖動。他們希望從市場中取得一些報償,彌補生活中的其它不快感受,于是他們實現帳面獲利。自我分析可以讓這類交易者了解,他們提早結束獲利部位只是為了讓自己覺得好過一點。通過自我分析,可以了解一些與交易不相關的不當行為,以及潛意識的真正動機。

  同樣地,如果不遵循交易計劃,計劃就沒有任何意義。請注意,你的感覺將影響交易決策是否來自于交易計劃與客觀評估的資訊,還是來自于你扯進交易之中的日常生活情緒包袱。

  “因此,如果你準備與市場作戰,必須確定你的心理/生理狀態沒有任何弱點。你甚至應該問自己:‘我為什么有這種感覺?我為什么感覺很棒?’我會質疑自己的感覺是否真實,是否自己騙自己?我是否處于正常狀態?可是,這一切都只代表我已經準備妥當而可以下注,并不代表我會下注。”

  “然后,你從總體角度觀察市場。這一切都是你是否下注的背景資訊。惟有經過前述的程序而覺得非常自在的時候,才應該在個別股票押下個體的賭注。”

  所以,惟有經過周全的自我分析,馬丁·伯頓才決定是否進行交易。

  不進行交易可能是最成功的策略

  “如果我發現交易之外的某些事情造成干擾,就非常不可能押下賭注。我會繼續工作,但不會進場交易。如果你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就能取得優勢。同樣地,你也必須具備耐心。我具備非凡的不交易耐心。為了保持市場的感覺,小量交易沒什么問題。事實上,我不認為這是交易,只是為了與市場溝通。可是,如果交易涉及真正的大錢,就必須確定自己處于正常狀態。”

  “你沒有必要每天交易,甚至沒有必要每個星期交易。如果讀者自認為是交易員,而且對于自己有信心,那就不需每天交易。你就是你認為的自己,但顯然必須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這是真的。我不認為你身為交易員就需要每天交易。你不能欺騙自己。如果你下注,賭注必須很小。你必須不斷自省,真正下注的時候,務必確定自己處于健全狀態。”

  最初,我覺得非常驚訝,馬丁·伯頓之類的成功交易員,竟然建議交易員不需要經常交易。可是,經過仔細的體會,他的說法顯然有道理,這也是為什么他是受訪者而我是采訪者的道理。

  正因為你覺得“不對勁”的時候不該交易,所以你必須通過某些方法來控制自己的心理狀態。最容易對于交易產生不利影響的感覺,通常來自于個人沒有解決的沖突。這些情緒沖突可能來自于同事之間的爭執或工作壓力,使得你在最應該專心的交易過程中造成干擾。惟有你才知道這些沖突的原因與解決的辦法。你必須有強烈的意圖解決這些沖突,因為你的交易優勢仰賴這些。另外,如同馬丁·伯頓說的,你沒有必要交易,你可以等到沖突解決而覺得自在的時候。

  可是,請記住,“你必須有積極的心態,而且必須謙卑。你也必須對自己的盈虧負責。如果你嘗試塑造積極的心態,或嘗試學習積極的心態(我見過管理顧問做過這類的多次嘗試),這都沒有用。積極的心態或許可以被塑造出來,但你沒有辦法因此而認賠,因為這種心態沒有根深蒂固。我認識一位受過完整訓練的高級經理人,但他是‘被塑造’出來的。企業管理或許可以容下這類的人,但交易市場很快就把他淘汰出去。”

  “交易市場沒有可供躲藏之處。你必須面對自己。這里沒有辦法假裝,你必須赤裸裸地站在自己面前。你不能欺騙自己。如果你相信的東西是被教導的,交易市場會讓你懷疑這一切;反之,如果你原本就相信,那就沒有懷疑的問題,因為這畢竟是你所相信的。”

  按照個性進行交易

  采用一套不適合自己個性的交易系統,最后都難免與系統或自己造成沖突。缺乏一套適當的系統,只不過是浪費自己的精力與帳戶中的鈔票。就如同采用別人的裝備打足球,或穿著別人的盔甲上戰場。即使這套裝備屬于喬·蒙塔納,盔甲屬于愷撒大帝,你的表現也不會類似他們。

  “關鍵是按照自己的個性進行交易。你的個性可能有瑕疵,就如同我的個性也有瑕疵一樣。我的問題是有時候太沖,反應太快。可是,如果我是約翰·麥肯羅,嘗試模仿楊·柏格就完全沒有意義。所以,我嘗試按照自己的個性進行交易,即使有時候太沖或反應太快。偶爾發泄一下怒氣,釋放出情緒中的毒素,這對于我自己總是有好處,雖然周圍的人恐怕會受到一些干擾。一旦發泄之后,我就完全自在了。”

  “如果你是某一類型的人,就必須承認這個事實。在個性上接受自己,沒有任何隱瞞,不是假裝自己是另一個你希望成為的人。我認為,這是交易員的關鍵議題。我就是我,不能假裝是另一個人,而且我愿意按照自己的個性進行交易。這點對我很重要。”

  你的系統必須發揮個性上的長處,盡可能降低個性缺乏的影響力。當然,你首先必須知道自己個性上的長處與缺點,了解自己對于交易的偏好。舉例來說,你的個性是急躁還是具有耐心?是否相信技術分析?是否喜歡繪制圖形?偏好集中還是分散的交易組合?

  其次,評估交易系統與自己個性之間是否搭配。舉例來說,如果你的個性急躁,就不應該采用長期交易系統,你的系統或許應該以技術分析為主,可以立即反應行情走勢。如果系統中考慮公司產品的長期供需關系,恐怕不適合你的個性,很可能會造成挫折感。

  讓我們舉一些例子來說明交易系統與個性之間的協調問題。如果你不喜歡研究圖形,不相信技術分析,就不應該太過于依賴變動率指標判斷行情。如果你的個性非常厭惡風險,或許比較適合交易選擇權而不是期貨契約。如果你經常猶豫不決,交易系統就應該提供明確的進/出場訊號。如果你的反應不快,就不應該從事短線的盤中交易。另外,如果你不能同時照顧三個以上部位,你的系統或許應該每星期挑選一個最佳的交易機會,當未平倉部位到達三個之后,就不要再開倉建立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