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華爾街操盤手”之獨到的操作理念

  麥可·史坦哈德對股市發生興趣,可以追溯到他行“割禮”的時候。當時,他父親贈與他200股股票做為賀禮。史坦哈德回憶,他在青少年時期,經常在當地的證券公司參觀,然而他的朋友卻都逗留在外面玩棒球。

  史坦哈德聰穎過人,1960年;他才19歲,便從賓州大學的華頓學院畢業。畢業后,史坦哈德便邁進華爾街,擔任助理分析的工作。到1967年,已經小有名氣的史坦哈德和兩位合伙人成立了史坦哈德·范·伯考維茲投資公司<Investment Firm of Seeinhardt,Fine and Berkowitz>。這家公司是史坦哈德合伙公司<Seeinhardt Partners>的前身(范和伯考維茲在1970年代末期與史坦哈德拆伙)。

  史坦哈德創業至今,已有21個年頭,公司在這段期間的成就斐然,年投資報酬率高達30%以上,相形之下,史坦普五百種股價指數同期的平均年漲幅卻只有8.9%。換句話說,如果你在1967年投資史坦哈德1000美元,到1988年春季,你收獲得9萬3000美元,但是如果你投資史坦普股價指數,你則只能拿到6400美元而已。

  要求嚴格的老船長

  史坦哈德在交易方面的卓越表現,在于他使用多種不同的投資方法。他既是一位做長線的投資人,同時也是一位搶短線的交易員。他能果決地拋售股票,也能大膽的買進股票。另外,只要他認為時機恰當,就會毫不猶豫地轉換投資工具。

  整體而言,史坦哈德合伙公司的杰出表現并不是史坦哈德一個人所創造的。公司多年來,已經培育出許多優越的交易員與分析師,無庸置疑地,史坦哈德卻是這家公司的決策中心。史坦哈德每天會多次觀察史坦哈德合伙公司的投資組合。盡管史坦哈德會授予手下交易員充分的決策權,但是只要他認為公司持有的部位不理想,他就會要求交易員重新檢討投資策略。

  史坦哈德嚴格控制公司投資組合的管理作風,使他得到難以一起工作的惡名。事實上,許多離開史坦哈德合伙公司多年的交易員,直到現在,都視史坦哈德為一位作風強硬,要求嚴格的老船長。

  總而言之,在工作方面所表現出來的一面,與美式橄欖球隊教練頗為相近,是以行事強硬的作風來管理一批交易員。

  我無緣見到史坦哈德行事作風強硬的一面。我所訪問的史坦哈德,是一位平易近人、態度和藹,并具有幽默感的紳士。當然,我是在市場休市之后才訪問他的。

  問:請問你交易哲學的中心理念是什么?

  答:我并不把我的工作視為“交易”。或許由于交易頻繁,我因此被列入所謂的“交易”行業中,然而我寧愿把自己的行業視為“投資”。

  在我的觀念中,交易乃指在買進之前,就具有賣出牟利的態度。例如我今天買進股價指數期貨,乃是因為我認為股價指數期貨明天會漲,因此我打算明天賣出我所持有的部分,這就是交易。但是我在市場上的所做所為,是基于長期且又較為復雜的原因,例如當我在1981年進入債券市場時,我足足持有該部位達二年半的時間。

  反其道而行的理念

  問:我想,在本書中,我們且稱你的工作為交易。

  答:請問你如何定義交易與投資?

  問:我認為兩者之間的差異至少有兩點:第一,交易員既能做多,也能做空,而投資人,例如一般共同基金的投資經理人卻總是做多,即使市場狀況無法掌握,他也投資其資金的70%,但仍然以做多為主。其次,我認為交易員比較重視大勢,例如未來股市是上揚,還是下跌;然而投資人則比較注重選擇買進價格合理的股票。以我的觀點,我會把你歸類為交易員。因此言歸正傳,請問你交易哲學的中心理念是什么?

  答:我的理念與多數人不同,其中最主要的是認知的差異。我總是從眾人對市場的普遍認知中,尋找不同的看法,甚至完全相反的看法。

  問:請你舉一個實例來說明你的理念?

  答:我曾經拋空金納科技公司(Genetech Co.)的股票長達一年半,在這段時間,盡管做空一度使我遭逢重大損失,可是我堅持做空,因為我對該公司的一種新藥品TPA(TPA可以經由靜脈注射溶解血塊),抱持與市場完全不同的看法。

  我的想法是,再過一、兩年,TPA就會被同質而且價格較為低廉的藥品取代。假如我的想法正確,該公司的股票就可能因此跌到每股10美元以下。當時(1988年7月),該公司的股價已經從每股65美元跌到27美元。到1988年11月底,金納科技公司的股價已

  經跌到每股15美元,然而我仍然堅持做空。

  我與市場一般認知的相異處在于,市場大眾都認為金納科技是生物科技業界的佼佼者,其所開發的藥品足以改變該行業的發展方向。然而只要市場大眾對該公司抱持多頭的看法,我就會持續采取完全相反的而認知看空。

  問:這個例子足以說明你的交易理念,但是它同時也產生另一個問題。假如你抱持與市場一般大眾完全相反的看法拋空某支個股,如果基本面一直沒有改變,市場大眾一直做多這支股票,你自會更加堅信你的空頭部位。可是就資金管理的角度來看,當你的空頭部位虧損到某個程度時,你必須回補。這種情況是否與你的交易理念有所沖突?

  答:市場上的交易行為有其持有的習慣,然而我從不根據這些;習慣從事交易。例如一般人的習慣是,當某支股票的價格已經漲到頂點或開始下跌時才開始做空,即股票已經顯露出下跌的跡象,否則不做空。我可以理解這種交易習慣,這種習慣也許是最安全的拋空的方式,但是我卻沒有這種習慣。

  我的態度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想要賺錢,就必須承擔某些風險,而我總是在多頭還在占上風的時候,就拋空。一般說來,如此的作法等于是過早拋空,因此,起初我的空頭部位總是會遭逢部分損失。如果股價仍然持續上揚,我甚至會減少持有的空頭部位,但是只要我對市場的看法不變,我就會一直堅持做空,就算 估計錯誤,我也認了。

  少量資金順勢而為

  問:你是說只要你所認定的基本面因素不變,你就會一直堅持你的部位,即使該部位當時多么不利,你也是堅持如此?

  答:是的。不過,假如我所持有的部位遭受的壓力太大,我也會改變我的交易方向來減輕壓力。

  我會告訴自己:“好吧,眼前的情況看來對我相當不利。既然眼前盡是買盤,我為什么不暫時加入他們,說不定還可以賺一筆。”簡單地說,我把自己分成兩部份,我所認知的基本面仍是與市場大眾相異,不過我將它放在心中。至于表面上,我則是暫時跟隨市場的走勢。因此,即使我心中看空股市,我也可能暫時做多,但只用所有資金的20%到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