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名家高手經驗談——比爾·利普舒茨

比爾·利普舒茨在剛剛36歲時 ,主持索羅門兄弟公司外匯部已近10年,為該公司賺取了五六億美元的巨額利潤。這位三十出頭的年輕人被華爾街稱為 "外匯蘇丹王"。他進單的規模之大令人咋舌,一次進幾億美元,甚至幾十億美元是家常便飯。由于他的出色成就,輔之以索羅門公司的財力,他主持的外匯部在全世界上百家銀行共有800億美元的信用額度,每年從外匯市場賺取的利潤數以億計。

有趣的是,利普舒茨剛開始做外匯時對外匯市場的了解幾乎等于零。在無人指導的情況下,他借助本公司在華爾街的聲譽和實力,幾年之內闖出一片新天地。利普舒茨原本是學建筑的,但讀研究生時對股票期權產生了興趣,干脆同時選修了工商管理碩士的學位,畢業后被索羅門公司錄用。該公司管理得法,任人唯賢,經常破格選拔人才。1982年費城交易所新開外匯期權交易,當時外匯部只有利普舒茨做過期權,所以他被委任負責這一業務。利普舒茨在同事的協助下建立了一個關系網。他認為做外匯主要靠

消息靈通,賺大錢的都是被銀行同業所接受的人。大戶的動向影響市場,一些重大消息得到得早也能賺錢。當然大部分消息是公開的,關鍵是看如何分析。信息的運用要靈活,要看市場的反應。利普舒茨認為德國統一對外匯市場的影響最能說明問題。當柏林墻倒下時,市場的情緒是,這下子大家都要把錢投到東德去,所以馬克要大漲。過了一陣子市場意識到,德國統一后要吸收東德尚需時日 ,所以把錢投進去不明智。市場是如何改變看法的呢? 無非是德國總理科爾的一次講話,美國國務卿貝克的一句評論,東德的高失業率,以及東德人對西德的過高期望,等等。投資界開始意識到重建東歐談何容易。等這種想法占了上風后,馬克便開始大跌。實際上很早就有人持這種觀點,但市場走向往往取決于某一個時刻市場的焦點。這就需要同市場的參與者通氣,并非每個人都往一處想,但大家的注意力是可以覺察得到的。比如某一天市場關注利率差,第二天又強調經濟增長。

有一個具體例子可以看出利普舒茨處理人際關系的功夫。他做期權遇到對手因疏漏來求情時從不心慈手軟,一定要對方執行合約。但有一次例外。那天他發現費城交易所一位外匯交易專員報價比市價明顯低100點。他去詢價,對方報價照舊,他立即買進50張合約。接著他又要求對方再報價,結果還是一樣。他客氣地要對方再核實,答復是照舊,他連續又吃進950張。另一家大公司發現這一錯誤后也吃進了好兒百張。過了一會兒利普舒茨再去間價,那位粗心的專員依舊沒有察覺。利普舒茨便問他1000張單賣不賣。這下子對方嚇壞了,一查才發現自己完蛋了。這時候利普舒茨手下留情,告訴他除了頭50張單外,其他一筆勾銷,對方感激不盡。利普舒茨事后解釋,他完全是出于長遠利益考慮。當時費城交易所剛開展外匯期權交易不久,若把專員殺垮,這一新市場可能也會夭折,這時索羅門公司也沒什么好處。多年后那人成了一家大戶的首席現場交易員,給索羅門公司提供了很多便利。而當時趁火打動的另一家公司事后堅持要對方兌現,多年后在費城交易所時常遇到麻煩。在現貨市場也經常有報錯價的,按常規只要你讓對方核實對方仍報錯,那就不能悔改了。

利普舒茨印象最深的一次交易是1985年9月。7個發達國家舉行首腦會議,確定 了讓美元走弱的政策。當時他正在意大利撒丁島度假,對7國高峰會議的消息一無所知。以前美元一路走強時各國中央銀行曾多次干預,但卻徒勞無益。因而這次一開始也沒引起多大反響。利普舒茨打電話給公司,得知了這一消息,當時他的助手安迪生病在家。他趕緊給安迪打電話。等新西蘭市場(每天最早開盤)一開盤,安迪便進場拋了6000萬美元。當時對于新西蘭來說這盤不是個小數目。許多銀行對高峰會議的影響沒有把握,市場幾乎沒有交易量,買賣差價達200點 (正常情況下為10點左右),安迪照進不誤,6000萬美元拋出后市價己經到600點開外了。利普舒茨干脆接通一根24小時電話線,與安迪以及交易所直線聯系,又做了大量外匯期權。那一天索羅門公司外匯都是大豐收,凈賺500萬美元,相當于外匯部全年收益的25%。

利普舒茨有一次差點翻船。1988年秋,外匯市場本來風平浪靜,突然有一天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到聯大大談裁軍問題,市場理解為美國也可隨之裁減軍備,削減赤字這對美元有利。美元在紐約盤開始上升,很快就漲了1% 。索羅門公司這時有30億美元的賣單在手,情況危急。1%漲幅等于3000萬美元虧損。那天正好是星期五,市場交易量不大,他想砍單出場很困難。他決定再拋3億美元,試圖壓住美元的漲勢,等拖到周一 日本開市后再平單出場。誰知外匯仍然猛漲,很快索羅門公司的損失就達到9000萬美元。利普舒茨趕緊向總裁匯報。總裁在間明情況后鼓勵他沉著冷靜,按計劃去做。周一日 本盤開市,美元果然開始下跌,他耐心等到歐洲盤平單出場,最后死里逃生,只損失1800萬美元。事后,利普舒茨深刻反省,認為自己錯誤地估計了紐約市場的流動性,使局勢失控。幸好后來處理得當,避免了更大的損失。

利普舒茨自己還有過一個私人帳戶,是他祖母留下的一筆遺產,共12000美元。他做期權4年內賺到25萬,但一次不小心全部賠光。那是1982年9月,他利用股市下跌倒壘金字塔本來賺了很多,但趕上9月93日股市見底,接著便大幅反彈。由于進單量過大,3天之內他便全軍覆沒。那次教訓第一使他認識到風險控制的重要性,第二使他分清公私,集中精力為公司賺錢,因而有了后來的成就。

關于銀行同業市場(外匯現貨),利普舒茨有獨特的見解。他認為銀行主要靠吃買賣差價賺錢。美國花旗銀行做外匯最成功,每年大約贏利3、4億美元。如果只吃差價,自己不進單,那么可以賺6億美元。花旗銀行自己不承認這一估計。銀行還有一個賺錢的途徑:每次有大客戶進單,它跟在后面尾隨,立刻就能贏利。這在期貨業是違法的,但在現貨市場卻是允許的。

利普舒茨認為,交易高手既要聰明,又要勤奮。干別的行當,聰明人或許可以投機取巧,笨人可以以勤藏拙,但做外匯既要有天賦,又要加倍努力,有人到公司常問他應該什么時候上班,什么時候下班? 利普舒茨家里連床頭都安有電視顯示器,以便隨時觀測價位,了解行情,另外直覺也非常重要,利普舒茨夢中都不忘外匯市場。有一次他夢見第二天公布的貿易赤字數字對美元有利,美元大幅上漲。他先夢見新的外貿數字,又夢見上月的修訂數,接著又夢見自己進場買美元,價格連續上漲,上了一個臺階后他又買一批,再上一個臺階他又買了一批,破了第三道關后他本來要出場,結果決定又買了一批。第二天外貿數字出來與他夢中的數字一模一樣,后來匯市的走勢也跟他夢見的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他一張單都沒進。事后他解釋,真正的感覺是要以市場分析為依據,憑夢做單是靠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