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投機史上慘烈的一幕——敏捷之熊利弗摩爾

杰西·利弗摩爾,曾經直到1920年代后期都是華爾街的活傳奇。

他于1877年出生在新英格蘭,14歲時在波士頓一家經紀行打工,第一次接觸股票和債券交易。在工作中,他發現了自己預測、判斷某些股票價格變動趨勢的天賦,就放棄工作,從波士頓地區的莊家商店(可供下注者賭博股票價格運動的彩票公司)贏取資本。憑借自己數字方面的天才和猜測趨勢的策略體系,利弗摩爾讓波士頓的莊家公司認識了他。最后所有的莊家公司都拒絕讓他參與,他即使喬裝改扮也無法混進大門。21歲的利弗摩爾被迫懷揣著2500美元,單槍匹馬闖入紐約華爾街。

現在他把技巧施展在華爾街,繼續贏取利潤。就象有人擅長運動,有人適合演戲,利弗摩爾似乎有一種投機的天賦。他敏銳的直覺提醒他哪家公司的股票已處在高位的警戒區域,什么時候可能掉頭向下。他變成一頭職業化的熊,專事賣空來發財致富。

他戰績良好,幾乎每個人都知道。1906年的一個夜晚,他從良好一躍而成為優秀。那時他正在亞特蘭大休閑,走進一家經紀行去瞄一眼行情。當時股價高漲,十足牛市。但是一家特別的公司引起他的注意,這就是聯盟太平洋鐵路公司。他認為這只股票已經漲到非同尋常的高位,到了非跌不可的時候。于是他馬上賣出3000股,但股票繼續上漲。第二天,他又賣出2000股,然后匆忙趕回紐約。4月18日,聯太鐵路公司的股票又創新高,而利弗摩爾已經放空5000股。就在這時,圣弗朗西斯科發生地震,城市遭到破壞,鐵路也陷入廢墟。聯太鐵路大跳水,不到天黑,利弗摩爾的身價已經升上百萬。

此后不滿一年,利弗摩爾在紐約股票交易所的股價崩潰之前,面對上行的價格再次逆行放空。之后的那段行情中,他每日的進項多達數十萬美元。

當然。他并非總能得手。1908年,他套在棉花市場,折了一百萬。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給他帶來了鋼鐵和石油上的厚利。他也“牛”了一陣子,因為他準確地預感到戰爭將帶來產業的繁榮,直到戰爭結束,復員軍人造成失業問題時才會出現熊市。

利弗摩爾以賣空聞名,實際上也因賣空而聚積了大量財富。盡管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早就針對賣空制定了詳盡的限制規定,但是利弗摩爾正當強大,就連他即將入市賣空的謠言也會真的引起股價下挫。到1925年,利弗摩爾的家當已超過2500萬美元。他擁有豪華的曼哈頓公寓、歐洲別墅、長島的度假房產、私人專列,還有當時鮮有耳聞的私人座機。

既富有又出名,他成為眾矢之的。報界頻頻攻訐,稱他為濫賭之徒、職業大熊、專事逆市掠奪的強盜。更糟的是他逆市操作卻連連得手,加上他放蕩不羈的生活方式,使他招致眾人更多的嫉妒。

整個20年代,他出入市場,以賣空斂財。1929年,他預測到即將發生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熊市。9月,他完成了一次劫掠的預演。10月24日,市場出現裂痕;29日市場崩塌,財富在升騰的蘑菇云中瓦解、消散。利弗摩爾和其他幾個人一直在放空。

擁有足夠支持他再過幾輩子長壽生活的財富,利弗摩爾繼續留在市場游戲中。不幸的是,他的好時光流走了。

1930年,情況改變了。說不清什么變化了,也說不清他頭腦中發生了什么,利弗摩爾開始上手就賠。他有許多家務問題,也許影響了他。或者也象優秀的運動員,一旦到達頂峰,下坡路就快了。總之,他突然變成進入冬眠的大熊。證券交易委員會也改變了許多關于賣空的規定。以前這是一場“讓買家小心”的游戲,現在卻變成“讓賣家小心”。1931年底,他的一半江山易手。1933年,另一半也葬送了。3000多萬在看似穩操勝券的交易中虧掉了。

利弗摩爾泥潭深陷。到1934年,他已酗酒成性。3月,他申請破產保護。他的債務高達226萬,而財產卻只剩下令人詫異的18.4萬。

為了應付難關,他于1940年出版了一本指導股票交易的書,但是顯然晚了十幾年。當他風頭正勁時,可能會賣出幾百萬冊,現在卻沒有人會喜歡輸家。1940年11月的一天,利弗摩爾走進雪利-尼德蘭酒店的洗手間,從口袋里摸出手槍,把自己的腦子打飛出來。他留下的字條上寫道:我的一生是個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