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郭富拿的故事:寓工作于娛樂

  布魯士.郭富拿是現今最大的外幣炒家,入市的市場包括現貨和期貨市場,1987年郭富拿為自己及他的忠實擁護者贏得超過三個億美元。在過去十年之內,郭富拿的投機基金每年平均增值87%,換一句話說,以復利計算,1978年以二千美元加入郭富拿的投機基金,十年后可以增值至一百萬美圓。

  問:你在美國市場買賣時間之外,亦經常在外地加入戰斗?

  答:時間既是金錢,我不會浪費任何可以賺錢的機會,事實上,在家,甚至郊區的度假屋,我都有報價機方便隨時買賣,同時我聘請二十四小時輪時的職員。

  問:職員的主要職責是什么?

  答:在預定的范圍內買賣,遇到重要時候,例如英國首相辭職則要立即通知我。

  問:閣下夜間炒做的次數是否頻密?

  答:多不勝數。

  問:你總不能二十四小時,不停買賣,請問如何安排每日的工作,達到與私人生活互不沖突的目的?

  答:普遍而言,我有早上八時至下午六時或七時買賣,遠東市場亦非常重視,可惜在下午八時開始營業,遠東市場上午段一直炒至本地時間下午十二時為止,當市場形勢需要時,我亦會加入戰斗。

  問:亦既是說,你徹夜不眠?

  答:相距徹夜不眠的情形不遠,實際上,我亦會在東京市場小休時上床睡兩個小時,后繼續作戰,不停作戰對我來說較為有趣,緊張刺激兼而有之。

  問:可以看到市勢的波浪形式,由一個國家滾到另一個國家?

  答:比喻極為貼切。外匯市場是刺激的游戲,贏錢機會垂手可得。可以說是遍地黃金,另一方面分析國際間的政治及經濟形勢,亦系一件特別另人興奮的工作,配合日夜不停的買賣,根本上可以另你樂此不疲。

  問:看來你的工作方式,似乎偏向于不停的游戲,閣下是否同意?

  答:事實上管理龐大的資金,日夜不聽的炒賣,對我來說,并非沉重的工作,除非輸錢,我始終會認為是工作。

  問:可否作一個比喻?

  答:市場分析等如一個多度空間的棋盤,可以提供智能上的興趣。

  問:閣下留意的世界市場甚多,當然不會放過各類型的經濟報告,對于投資界的通訊是否亦會兼顧?

  答:有,例如波浪大師伯撤特,史域,戴維斯。

  問:你是否利用該等通訊作為相反理論處理?

  答:我不會自視過高,當大勢出現長期性的上升或下跌時,上述專家都不會在某一段時間之內分析正確,否則也不會為市場接受。

  問:然則,訂閱多類的通訊作用何在?

  答:如果大部分專家意見相同而市勢并不配合,便會構成值得注意的訊號,在這情況下,我知道大部分專家看好將會做出錯誤的決策。

  問:看好的時候市勢向下,而你找到看淡的基本因素,可以加強你做淡的信心。

  答:信心實足。

  問:純粹訂閱市場通訊,是否足以帶來勝利?

  答:或者可以,但我認為重要在投機市場獲利,個人的信心更加重要。如果單憑他人的意見入市,可能難以貫徹始終。

  問:在眾多的通訊之中,何表現突出,可否向投資者推薦?

  答:馬田史域,馬田的股市分析極為中肯,風險管理亦系上選,最重要的馬田不是以預測未來做為標榜他認為只是跟隨市勢,理智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