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名家高手經驗談——伯納德·奧佩蒂特

巴黎巴銀行隸屬于巴黎巴集團,這是一家國際性銀行,在全球60多個國家設有分支機構。巴黎巴集團的總資產超過2690億美元。伯納德·奧佩蒂特是巴黎巴銀行全球股票衍生性交易的主管,主要是從事股票選擇權與指數選擇權等衍生性產品的交易,涵蓋所有的主要市場以及一些新興市場,例如:巴西、阿根廷、墨西哥與大部分的東南亞國家,現在又增加了匈牙利、俄羅斯與波蘭。

從下至上的分析:掌握勝算的專家

伯納德·奧佩蒂特強調主要的對象是個別公司,他研究一家公司,成為這家公司的專家。相反的策略則是從上至下,首先分析國家政策和產業,然后才是個別公司。伯納德·奧佩蒂特花費無數的時間研究交易對象,竭力掌握公司管理階層、股東、員工、往來銀行、債權人、債務人以及該公司股票交易者的心態。他盤算后續的可能發展與股價反應。通過這個角度切入,直接歸集資訊,勝算自然超過那些仰賴二手資訊的分析師。

個案研究:西北航空公司

“1993年,我們曾經介入西北航空公司。該公司在1989年曾經發生融資并購的事件。接下來,整個航空產業就陷入嚴重的衰退,整體損失高達數十億美元,西北航空的業績也一落千丈。從資產負債表中觀察,西北航空當時的銀行債務很高,但債券發行的數量非常有限(如果記憶沒錯的話,總負債大概是六、七十億美元,除了5億美元的債券之外,其余都是銀行債務)。由于短期內再度陷入困境,公司提出破產的威脅。公司高層分別與銀行集團、員工、供應商進行強硬的協商,只要商談對手將因為西北航空破產而受損,公司的態度就非常強硬。”

“西北航空開始贏得一些讓步。銀行同意取消利息費用,提供擔保品的的股價,波音公司也同意延遲飛機貨款的交付時間。為了取得這些重大的成果,西北公司擺出即將破產的姿態。每天,它們總是通過媒體放話:‘我們打算宣布破產。’這也是公司債券價格不斷下跌的原因。最后,1美元面值的債券價格只有10美分。”

“根據我的分析,公司不可能破產。我認為這一切都是嚇人的手段。當然,這種手段對公司非常有利,逼迫談判對手讓步。對于我們來說,從事債券交易沒有什么意義,因為規模實在太小。所以,我們開始買進西北航空的債務。當然,結果也可能賠得很慘,但我相信勝算更高。總之,我們認定西北航空正在玩弄嚇人的手法。”

“一旦談判對手讓步之后,一切都奇跡般地恢復正常。公司開始公布一些漂亮的數據,債券價格回升到平價,我們也賺進四、五倍的利潤。后來,公司掛牌上市,經營績效還是很理想。”

“整筆交易涉及許多基本分析。現代的基本分析需要進行動態研究,尤其是遇到這類的特殊情況。”

“歐洲迪斯尼是另一個非常類似的案例,當時,市場上有一種歐洲迪斯尼的可轉換公司債流通;當它們遇到麻煩時,就如同西北航空一樣,通過媒體制造各種雜音,渲染情況的惡劣程度。它們玩弄銀行、股東與每個人。但沒有觸及債券,整個事件的發展也完全相同,包括我們的獲利在內。”

“在歐洲迪斯尼的案例中,債券是可轉換債券,屬于衍生性交易工具。可能是這個緣故,讓我們有機會掌握價格混亂的交易機會,因為許多衍生性產品交易員不熟悉根本證券,而根本證券的交易者又不熟悉衍生性工具。如果年同時了解這兩方面,就能夠取得優勢。”

深入的策略性思考可以讓你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并因此而獲利。當然,情況未必始終如此。某個事件或許沒有大家忽略的資訊或隱藏的議題。另外,辛勤工作不一定能夠讓你產生特殊的見解。特殊的見解需要通過經驗的培育。經由媒體報導追蹤公司的發展,這是累積經驗的好方法。

* 了解所有的玩家,留意他們的言行。所謂玩家,是指具備不可忽略的影響力的人,包括團體在內,舉例來說,工會就可能是重要的玩家。

* 了解他們為了本身的利益,應該說些什么話;或者,他們說的話可能帶來什么利益。動機是什么?隱藏的議題又是什么?只要涉及利益關系,任何的談話都不可輕信。

* 誰是最大的損失者?

* 誰是最大的受益者?

* 對于每個利益集團,他們希望發生的最佳、次佳與第三種結果是什么?

* 每個利益集團操縱事件發展的著力點與影響力在哪里?

* 每個集團對于每個結果的反應將如何?如果某個人這么做,其他人的反應與后續的發展可能如何?

通過這種方式思考公司事件,這顯然是一種技巧,需要時間來培養。可是,這也可以增添交易的趣味。最后,請記住,對于奧佩蒂特來說,價格受到公司事件的驅動,而公司事件又是由某些有權力的人塑造的。權力就代表影響力。因此,在整個價格變動的因果關系中,你首先應該考慮:“誰具有影響力?”務必記住,對于某家公司或特定情況,很多人都具有影響力。永遠要保持開放的心胸與客觀的立場。如同奧佩蒂特所描述的故事,市場往往是一場權力的游戲。西北航空的案例涉及許多人,包括銀行在內。權力與影響力不斷流動,這使得你在追蹤公司事件的過程中更困難,也更有趣。

[NextPage]

動態分析

伯納德·奧佩蒂特介紹了一種非常有趣的觀念。“基本分析非常重要,但我所謂的‘動態分析’也是如此。你想知道某家公司究竟發生了什么,某個人究竟做什么,目的是什么,打算什么時候做,能夠做到什么程度。任何事件背后都必定有一段故事,你必須了解這段故事。”

根據伯納德·奧佩蒂特的看法,公司事件不可能在真空狀態發展,必定有來龍去脈,務必了解整個因果關系與背景。

“就股票交易來說,我認為技術分析有99%是胡扯,這種說法或許不適用于外匯、大多數的商品、指數和利率。技術分析在后面這幾個領域內相當重要,因為這幾個市場并沒有統一的正確做法,即使你的操作相當不理想,結果也可能勝過全然不理會。可是,我還是要強調一點,盤算背后的故事很重要——誰打算做什么。”主角或許不是銀行、公司的供應商與股東,而是政府、供/需關系與生產者。

“條條大路通羅馬,你也可以單獨通過技術分析賺錢。雖然我個人不知道怎么做,但我相信可以辦到這點。”

在西北航空的個案中,奧佩蒂特采用的就是動態分析。他希望知道其中的“故事”。動機何在?影響的著力點在哪里(換言之,誰是主角)?分析之所以屬于動態,因為情況不屬于靜態。他所關心的不是去年的損益表和資產負債表。奧佩蒂特處理的是活生生而正在發展的對象,隨時可能產生變化而對股價構成重大的影響。

可是,動態分析未必始終是最適用的分析工具。伯納德·奧佩蒂特隨著不同情況與交易類型而改變分析的方法。這點很重要,你必須了解自己交易的市場類型與時間架構。舉例來說,在流動性高的市場中進行當日沖銷的交易,技術分析顯然較基本分析更恰當。從另一個角度說,如果交易的基礎是建立于某個國家未來幾個月的經濟展望,采用基本分析應該更適當。

“我從事許多不同型態的交易。舉例來說,可轉換的套利就是其中一種。這屬于比較純粹的衍生性交易,動機可能是買進隱含價格波動率而放空歷史價格波動率。這類交易比較適合采用技術分析。對于風險套利來說,交易性質則截然不同。” 

其他的人想些什么

在交易或其他競爭性的場合,你隨時都必須了解情況為什么是目前的狀態。價格為什么是這個水準?今天的成交量為什么偏低?為什么某家銀行買進這家公司的股票?為什么那家銀行賣出股票?為什么公司的總經理買進額外的股票?如果你不了解周圍的情況,就不太可能知道局面的發展與其中的緣由。不論你認為明天的價格將變動或維持不變,如果不能掌握今天,就不可能了解明天。

“我經常提醒自己:‘我是否完全清楚自己的所作所為?我對于情況的掌握是否優于競爭對手?他為什么采取這個行動?如果我買進,他為什么賣出?他在想些什么?’如果我不知道競爭對手的思路,就覺得渾身不對勁。這屬于反向思考。我絕對相信你應該與群眾背道而馳。可是,如何衡量群眾的共識,這確實有些困難。另一方面,群眾的共識也可能是對的,以美國市場最近的多頭行情來說,群眾的共識確實沒錯。”

“我必須了解對手的想法,以及我與他的想法差異究竟在哪里。答案可能很簡單。舉例來說,他們考慮的對象可能不是隱含價格波動率。如果我認為自己是買進偏低的隱含價格波動率,但對手的想法不是如此,那我就知道對方的行為動機,如果我仍然相信自己的看法沒錯,那就夠了。”

這類綜合性的思考程序也是風險管理的適當工具。如此可以確保你沒有疏忽任何的環節,完全知道自己為什么建立某個交易部位。因此,下單之前,你應該掌握這類的信息,清楚自己的預期是什么。一旦部位建立之后,才能夠應對隨后的發展,才能夠斷然采取行動。

采用瑞士方法對待未平倉部位:客觀而中性

伯納德·奧佩蒂特對待未平倉部位的方法,我稱之為“瑞士方法”,因為他隨時都清楚自己必須把情緒拋到一邊,保持客觀而中性的立場。

每位交易者都知道,一旦部位建立之后,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從這個時候開始,一切都是真正的現實,不再是熒幕上閃爍的數據或帳面上的數字。期待將影響預期,情緒將干擾理智,客觀變為主觀。

部位開倉之后,就會開始尋找平倉的機會,結果將是獲利或損失。每種情況引發的情緒都不相同。舉例來說,如果部位發生損失,許多交易者期待情況會突然好轉,他們很恐懼,不愿意接受損失的可能性。你有責任辨識這類的情緒,然后斷然割舍。你的決策必須建立在公司相關分析的客觀推理之上。

面對未平倉部位,務必留意自己的反應。如果沒有清晰的思路,可能會太早或太遲出場。處理未平倉部位的關鍵在于出場時機。當然,你有時候也會考慮加碼,但最關心的問題通常還是出場。在這種情況下,你必須保持開放的心態于客觀的立場來對待未平倉部位。

“智性上的誠實是關鍵所在。在思考上,每天都必須重新開始。你必須忘記部位的損失和成本。每天都是嶄新的一天。每天都是從頭玩起。今天之前的盈虧都已經埋單了,你又回到起跑線。帳戶中沒有預期的獲利和損失,每天早晨都是重新來過。”

“你必須對自己非常非常誠實。千萬不可欺騙自己。不論倉位承擔巨額的損失或累積重大的獲利,你都必須誠實面對自己。欺騙自己也是人們在市場上發生虧損的主要理由。我很樂意看到情況正是如此,否則我們就很難穩定獲利。”

如同伯納德·奧佩蒂特強調的,當你嘗試從客觀的角度評估未平倉股票時,情緒總是會產生干擾。

“對于一位優秀的交易員,如何控制‘心’的能力,其重要性遠超過如何運用‘腦’。情緒是最棘手的部分,即使一個部位可能讓你一敗涂地或賺進數百萬,你都必須保持完全客觀的立場。”

[NextPage]

面對損失

面對帳面損失,交易員必定會承受重大的壓力與恐懼。

“承受壓力與恐懼,這是很重要的經驗,如此可以避免重蹈覆撤。恐懼是一種情緒,經常干擾判斷;同樣的道理,陶醉的心情也會影響判斷。你必須保持絕對中性的立場。”

所以,當你面臨損失時,不要排斥恐懼的經驗。可是,你必須善用這類的恐懼感,藉以防止未來的損失,千萬不要因為恐懼既有的損失而越陷越深。當你查閱新價格的時候,不應該擔心損失的程度,或期待情況可能好轉。

“面對新的價格,你必須問自己一個問題,假設你還沒有建立倉位,是否愿意在這個價格買進?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就應該賣出。你必須非常客觀地看待未平倉部位,如果你還沒有建立倉位,現在是否愿意建立倉位?持有未平倉部位的過程中,新的資訊可能影響相關的預期。可是,你必須誠實面對自己。這是心態的問題。當倉位發生損失而出現新的消息,千萬不可以跟自己討價還價,欺騙自己情況已經發生變化,價格可能上漲。總之,跟自己打交道務必誠實,這是關鍵所在。”

如何處理獲利

如同期待的心理一樣,還有另一種情緒障礙往往造成不能客觀分析未平倉部位,交易員經常擔心未實現的獲利可能消失。

“‘迅速認賠而讓獲利部位繼續發展’,這種說法雖然有點陳詞濫調,但也是不變的真理。許多人都剛好背道而馳。大家都希望獲利,內部的規定也經常鼓勵這么做。很多人都把未實現的獲利視為不存在。他們認為,獲利了結才代表真正的獲利,在此之前都是假的;認賠出場則相當于承認錯誤。”

同樣地,交易員必須拋除這種“必須獲利”的情結。反之,問題的癥結在于:建立倉位的根據是否正確。為了保持客觀的態度,伯納德·奧佩蒂特的考慮重點在于倉位的相關預期。

“如果預期中的事件沒有發生,我就出場。至于出場究竟是獲利還是虧損,完全不重要。一旦發現自己判斷的情節出現錯誤,立即出場。還有另一種類似而比較容易處理的情況,如果我預期發生的時期都已經發生,也應該獲利了結。這兩種情況都相對容易應付,但事態的發展介于兩個極端之間,那就比較麻煩了。”

必須以客觀的心態處理未平倉部位,這就是伯納德·奧佩蒂特強調的重點。這意味著你必須專心留意某些癥結而忽略另一些問題。你必須留意的重點是:

* 預期的情況是否已經發生?

* 面對目前的價格,你想買進還是放空?

* 建立倉位當初所預期的行情發展,目前的實現機率是否仍然相同?

你必須忽略:

* 倉位目前已經承擔多少損失?

* 倉位目前已經累積多少獲利?

* 建立倉位的成本。

* 期待行情可能朝有利的方向發展。

交易:藝術與科學

“我想科學訓練是一項正數,雖然有時候也會造成妨礙,因為金融市場并不存在諸如物理與數學之類的真理。

可是,就思考的邏輯結構來說,科學訓練還是有正面的助益。科學家必須誠實對待自己。這個領域內沒于打混仗的余地。如果某個試驗的結果不行,那就是不行,不能打馬虎眼。事實就是事實,不能憑空捏造。”

可是,縱使盡量客觀,但交易畢竟不是機械性的行為,其中存在相當大的技巧發揮空間。瑞士人擅長于制造漂亮的手表,不是嗎?

“交易的藝術成分遠遠超過科學。當交易員擬定一項決策,他絕對不可能完全了解該項決策背后的每項立論根據。你必須日夜思考行情的可能發展與交易的對策,但到達某個節骨眼上,就必須扣動扳機。擬定交易決策之前,你可能考慮千百種細節,如果我提出一個問題:‘你為什么買進這個而賣出那個?’你恐怕沒有辦法說出個所以然來。當然,你可以提出一些理由,但絕對不是完整的答案。你的決策可能是來自于最近三天的綜合思考,所以要花三天的時間才解釋得清楚。許多因素都存在于潛意識的層面。你不確定哪項因素促使你扣動扳機。從這個角度來說,藝術的成分超過科學,因為你沒有辦法充分說明行為的動機。選擇權交易涉及許多科學成分,必須同時具備科學的訓練與藝術的修養。這也是為什么很難找到優秀的衍生性產品交易員的原因。”

[NextPage]

頂尖交易員通常厭惡風險

受到媒體與一些丑聞的影響,一般大眾認為交易員喜愛承擔風險,樂于投機與賭博。可是本書采訪的每一位交易員都不承認自己偏愛風險。

“我非常厭惡風險。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寧可賺取穩定的10,000美元,絕對不會考慮成功機率l0%的100,000美元報酬。就經濟學的術語來說,我個人的效用函數明顯向原點凹。”

所謂的交易風險,當然是指價格波動率而言。談論價格波動率勢必涉及機率的概念。根據某特定股票的歷史價格波動率,我們可以估計該股票到達某目標價位的發生機率。因此,風險、價格波動率與機率局于不可分割的觀念。優秀的交易員會等待勝算最高的機會——換言之,有利走勢發生的機率最高而不利走勢發生的機率最低。另外,不同于業余的交易者.優秀的專業交易員了解一點,風險與報酬之間并不必然維持正向的線性關系。某些情況下.你可以發現風險極低而報酬極高的交易機會。

“重點是你必須從理性的角度處理風險,而且還要一些想象力。優秀的交易員知道如何與何時承擔風險,也清楚如何與何時避開風險。有些風險你必須承擔,有些風險你不可以承擔。關鍵在于如何區別這兩者。你不需承擔重大的風險,就足以贏取重大的獲利。許多交易機會蘊含著可觀的獲利,但風險并不持別高。研究相關的市場行情與交易對象,或許必須花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但實際投入的資金未必承擔太大的風險。。

“有一個關于經濟學家的故事。這位經濟學家與朋友在紐約的街上走著,他的朋友看到人行道上有一張百元大鈔,于是指著鈔票說:‘教授,有一張百元大鈔!’經濟學教授冷漠地回答:‘不可能,如果真是百元大鈔,早就被入揀走了。’可是,我認為有許多低風險的賺錢機會。”

分析風險與機率

對于一個部位,伯納德·奧佩蒂特如何分析風險與機率呢? “雖然我知道部位發生特定的損失之后就會出場,但我還是認為投入的全部資金都完全承擔風險。另外,我也會考慮部位某個獲利百分率的發生機率,然后評估我所承擔的對應風險。我會考慮可能結果的機率分析,例如:采取某項行動可能有50%的機率如何發展,或不采取行動可能有50%的機率如何發展,或50%的小賠對應50%的大賺。你必須了解最后結果的機率分配概況。”

分析一筆交易的可行性,伯納德·奧佩蒂特把所有投入資金視為風險資本。他知道部位頂多只會發生特定程度的損失(例如:15%),即使最大的損失設定為15%.他還是認為整體投入資金都全部承擔風險。然后,從這個角度評估各種可能結果的機率分配,分析對應的報酬潛能。惟有通過機率分配的架構,才能掌握報酬的概念。

舉例來說,如果建立某個選擇權部位,起始價值為10,000美元.風險資本就視為10,000美元。為了評估風險/報酬比率,伯納德·奧佩蒂待分析部位最后結果的機率分配。如此可以了解相關風險提供的報酬潛能。(從數學角度來說,把發生機率視為權數而匯總各種可能結果,然后比較這個報酬期望值與風險。) 

資金管理

風險分析與管理的工作,不僅僅局限在價格波動率與機率上還包括資金管理。

“你必須設定嚴謹的資金管理制度。絕對不允許自己越陷越深。你可以采用某種最大連續損失的規定,或設定某個風險值。你也可以采用某種操作法則,例如:‘損失不可超過某個限度’。你必須具備這類的心理規范,任何時候都不可以承擔設定范圍之外的風險。你必須確定自己不會被三震出局,這點很重要。情況很容易失控,必須有明確的規范。”

設計資金管理的制度,你可以考慮下面幾點:

任何單筆交易中, 我能夠承擔的最大風險金額是多少?換言之,每筆交易最多能夠承擔多少損失?請注意,一系列的交易可能連續發生損失,為了保留交易實力,每筆交易我最多能夠允許多少金額的損失?

一旦交易部位建立之后,我最多準備承擔多大百分比的損失?某些人利用‘風險值’(value at risk)的觀念擬定這項決策,這是根據所有末平倉部位可能結果的機率分配而計算的數值,代表部位承擔的風險總金額。

分散的投資組合

分散投資是風險控制與資金管理的相關議題。

“一般而言,在特定的風險水準下,通過分散投資可以提高報酬率。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對于特定的期望報酬率,如果不進行分散投資,你將承擔較高的風險。如果比較l000個部位與10個部位,分散投資的效益就非常有限了。如果由1個部位分散為10個部位,效益非常明顯.但由10個部位分散為100個部位,應該不會有太大的額外效益。分散投資存在一個最佳的水準,超過這個水準之后將帶來反效果。

伯納槐·奧佩蒂持雖然相信分散投資的效益,但也不主張過度的分散。分散投資是提高風險/報酬比率的有效方法。可是,如果投資組合的部位太過于分散,你可能照顧不過來,反而提高損失的可能性。采取分散投資的策略,必須記住:

●如果個別部位都承擔相同的市場風險,就不能提供分散投資的效益。

●個別部位的規模必須類似。如果九個部位的規模都是10美元,第十個部位的規模為10,000美元,這類的分散投資沒有太大的意義。

●個別部位的價格波動率應該類似。讓我們考慮10,000美元的三個月期英鎊存款期貨契約與10,000美元的長期公債部位,兩者顯然不可相提并論。

[NextPage]

頂尖交易員的特質

對于金融交易的熱忱

關于頂尖交易員的特質,伯納德·奧佩蒂特首先指出交易員需要對于金融市場充滿熱忱。

“首先,他必須對于相關市場充滿興趣,希望了解其中的一切。這是大多數交易員欠缺的特質。一般人認為金融市場非常枯燥無味。即使他們認為交易很刺激、很有趣,但經過一段時間之后就厭煩了,因為交易涉及太多的研究與分析,需要耗費很多時間,你必須了解市場為什么出現這種行情,你必須判斷誰買進而誰賣出,他們的動機何在。無時無刻追求這些問題的答案,必須具備非凡的耐心、精力與欲望。”

“最重要而最經常欠缺的特質是對于市場的熱忱態度與執著精神。大多數的人都‘一心數用’,一方面從事交易,一方面想著其它的事,盤算如何花錢享樂。”

市場的熱忱來自于交易的動機。奧佩蒂特接著討論動機問題。

“你必須有學習的自然欲望,想要成功,希望賺錢。這方面的沖動必須來自于本身,而不是你的老板和客戶。這種欲望與熱忱必須原來就存在,不能強求,不能假裝。”

奧佩蒂特認為,欠缺動機經常造成失敗。不少頂尖的交易員都相信這套理論。

“在相當大的程度內,人們之所以失敗是因為他們希望失敗。基于某種理由,他們希望懲罰自己。在潛意識里,很多人不希望獲勝。我不認為他們自己知道這點。他們往往把失敗歸咎于運氣不佳,但實際上是態度的問題,完全與運氣無關。”

勇氣

奧佩蒂特認為,勇氣是頂尖交易員的第二項心理素質。

“必須有相當大的勇氣才能夠承認自己錯誤。必須有相當大的勇氣才能夠面對自己的損失,不會怨天尤人。必須有相當大的勇氣才能自行承擔錯誤的責任。”

面對損失,交易員經常不能坦然接受。他們不相信這一切是因為自己的錯誤,總是希望把責任歸咎于老天爺或其他的人。在《雪山盟》一書中,海明威回憶他如何失手而沒有打中獵物。他可以責怪向導驚動獵物,但他沒有這么做。相反,他認為“如果你還有一點本事的話,任何差錯都是你本身的問題。”頂尖的交易員一定對自己負責。另外,一位頂尖的交易員也有安然扮演少數分子的勇氣。

“持有一種與大多數人不同的看法,這也需要勇氣,可是,你的看法與群眾不同,并不代表你一定能夠賺錢。不過,如果你能夠脫離群眾而堅持自己的看法,這是很重要的特質。某些情況下,這代表勝負的關鍵,讓你掌握絕佳的機會。最佳的交易機會必定無法獲得普遍的認同。其他人可能認為你很愚蠢,但你必須對自己有信心,而且對自己說:‘這就是我想做的,我相信自己的看法。’當我達成一個非常難以讓其他人認同的結論,完全違反傳統的看法,這種過程代表非凡的歷練。我知道自己的看法正確,斷然根據這種看法建立部位,然后我成功了。這種歷練可以讓你相信自己,讓自己知道你可以看到別人所不能看到的事物。”

許多交易者欠缺這方面的勇氣。每當某些權威性的投資通訊提出不同的看法,他們的信心就開始動搖。看到報紙上的某篇報導,他們忽然拋棄先前的所有研究結論。哲學家威廉·詹姆斯的一段話或許可以鼓舞一些勇氣。他在《實用主義》一書中寫道:“當一套新理論出現的時候,最初被批評為荒謬,然后逐漸被接受,但仍然被視為明顯而不重要的理論;最后,人們體會到它的重要性,連那些原來的反對者都宣稱自己是這套理論的創始人。”

優秀交易員必須相信自己的能力。他們花費無數的時間發展交易系統,研究交易的對象,一旦建立部位之后,他們專注于自己建立部位的理由。如果他們聽到謠言而提早結束部位,這相當于沒有進行任何的研究或發展任何的系統。他們可以采用一套追隨謠言的系統。

許多交易者在潛意識里就準備讓媒體的評論來決定他們的部位,因為這可以把責任轉嫁給別人。任何損失都是媒體的錯,獲利當然是歸功于自己的交易技巧。把別人的主意擺在自己的看法之前,這往往也是為了逃避責任。這經常是因為自信不足,尤其是在連續損失之后。為了解決這方面的問題,首先必須讓自己獨立承擔所有的盈虧責任。你必須發展一套自己有信心的系統。惟有經過測試,發現它確實有效,你才能對系統產生信心。如果系統的操縱績效不理想,就應該設法改善或放棄。

接下來,伯納德·奧佩蒂特又提出金融交易領域內所需要的另一種勇氣,但運用的機會希望不要太多。

“必要的情況下,你需要有勇氣投下龐大的賭注,因為這可能代表一種轉折點,你知道這是一個不容錯失的機會。總之,某種機會一旦出現,你必須投下龐大的賭注,這需要勇氣。”

開放的心胸

奧佩蒂特認為:“開放的心胸代表一切。”這是交易成功的第三個關鍵特質。他舉了一個例子。

“1987年大崩盤之后,我正在紐約從事選擇權的交易。當時,我沒打算建立單純的方向性部位,而考慮履約價格之間的套利交易。舉例來說,11月份與12月份到期的選擇權價格幾乎完全相同。套利交易的機會非常多,實在令人覺得意外。任何不忙著補繳保證金而還具有資金實力的人,幾乎都完全專注于方向性部位,或針對價格波動率操縱。在這個案例中,我沒有追隨群眾,這就是我所謂的開放心胸與中性立場。當然,前述的套利機會現在已經不容易發生了,因為電腦的運用太普遍。”

這屬于套利的機會,因為不同履約價格選擇權的價格相同,但根本資產不同,選擇權價格最后必須拉開。

“研究金融市場的發展史或一般歷史,可以培養開放的心胸。觀察各種事物,某些事物之間變得比較不相關,另一些事物變得更相關。”

很少人會把歷史研究列為交易成功的必要修養。可是,如果我們深入思考,還是能夠體會其中的道理。奧佩蒂特舉例說明許多頂尖交易員的不同操縱層次。市面上有一些歷史相關書籍,另外,還有一些十九世紀的企業經濟發展史,這些大學參考書或許能夠引起你的興趣,它們大多討論目前重要產業的早期發展,例如化工產業。這些書中提供許多精彩的內容,說明某些產業、某些地區與某些國家何以興盛與衰敗的理由,解釋變動的原因與變動的過程。

[NextPage]

停損出場

如同交易新手一樣,伯納德·奧佩蒂特進行一些“如果……就……”的情節分析;換言之,如果某種情況發生,他怎么反應,如果另一種情況發生,又怎么反應。這類的計劃涉及明智的停損。

“建立一筆交易之前,我會決定各種情況的反應對策。這往往涉及停損的設定,但我一律采用心理停損,絕對不會實際設定停損。我知道場內交易員最擅長的技巧就是觸發客戶的停損。我又時候也會設定目標價位,但不經常這么做。”

伯納德·奧佩蒂特提到,場內交易員經常故意觸發停損,賺取輕松的利潤。每個人都知道交易大眾可能在哪些價位設定停損——整數價位,例如10。假定某支股票的報價是11-13;換言之,買進價11賣出價格為13。這個報價代表造市者愿意在11買進,在13賣出;反之,一般交易大眾愿意在11賣出,在13買進。這種情況下,一般交易大眾很可能把停損賣單設定在10,造市者也很容易估計這類的停損價位。因此,造市者可以把價格壓低到10-13,吃掉價位10的停損賣單,然后在13賣出。這也是為什么伯納德·奧佩蒂特不愿意實際設定停損的理由。

“在某些市場中,設定停損是很好的習慣,尤其是流動性高的市場。當然,設定停損也可能因為行情反覆而受害。最重要的原則是‘不要欺騙自己’。保持開放的態度,隨時可以改變主意,這方面的彈性很重要。不要讓累積的獲利或損失影響你的判斷能力。另外,承認自己犯錯的能力也很重要。停損很有用,可以迫使你產生自律精神。”

換言之,如果沒有實際設定停損,你必須有足夠的自律精神,在必要的情況下斷然停損出場。你必須誠實面對自己,進行客觀的分析,評估自己是否應該出場。

交易戰術

* 追蹤關鍵玩家的活動,掌握公司事件的內涵。

* 哪些人與哪些因子可能影響股票價格?如何影響?動機何在?

* 隨著時間架構與根本證券的不同,你必須調整分析方法。

* 務必考慮其它市場參與者正在想些什么。

* 瑞士方法:不帶情緒地對待交易對象——客觀與中性。

* 損失:每天都是由零損失開始。

* 損失:誠實對待自己,否則就必須開支票給伯納德·奧佩蒂特先生!

* 損失:你是否愿意在今天的價格建立部位。

* 損失:感受恐懼的壓力,避免重蹈覆撤。

* 客觀并不代表交易沒有藝術的成分。

* 你不需要承擔重大的風險,就足以贏取重大的獲利。

* 風險與報酬的關系如何?

* 對于任何一筆交易,設定最大的損失金額。

* 分散投資,但分散的程度不可以超過自己的管理能力。

* 頂尖的交易員必定對自己負責。

* 頂尖的交易員有勇氣認賠,承認自己錯誤。

* 具備遠離群眾的勇氣,如果你的判斷正確,可以提升自我信心。

* 采用心理的而不是實際的停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