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海特的故事:三大戒律

  以下為作者和海特的問答記錄,問為作者答為海特:

  海特管理的特色,在于平淡中顯示出真功夫,默默耕耘,依照既定方針辦事,不求精彩的表現,但求平穩的長期增長。買賣戒條方面,主要有三大規則,現分別介紹。

  問:不懂咖啡的人,安然度過大市,而號稱咖啡大戶的特級炒家則慘敗輸去一億美金理由何在?

  答:大炒家不懂得或者輕視風險管理的問題。風險的問題處理不當,要知道一次意外就足以致命。

  問:閣下如何處理風險管理的課題?

  答:敝公司管理基金的政策非常保守。第一戒條是任何單一買賣,均不能夠損失超過戶口凈值的1%。

  問:限制是否過嚴?

  答:非也,針無兩頭利,根據上述策略,敝公司肯定不會出現驚人的戰績,但將損失金額限制在1%之下,任何個別買賣出錯,實際上無關痛癢,對于整個大局肯定不會大帶來災難性的影響。

  問:要在平穩重顯示出真功夫?

  答:對,將風險減低,同時持之以恒,對于基金經理來說,是絕對重要的守則。

  問:可否提出反面教材,以資說明?

  答:我認識一位出色的基金經理,其客戶突然提取一半的資金,該位經理本應將買賣張數減半,但為了表現自己,并沒有減低入市的注碼。

  問:后果怎樣?

  答:戶口凈值急跌至原來總金額的20%。

  問:風險管理重要不可以掉以輕心,是嗎?

  答:是最重要的課程,處理不當,隨時可能被淘汰出局。

  問:請問第二項戒條,是什么?

  答:順勢買賣,永不作出越軌的行為。

  問:趨勢是你的朋友,人盡皆知,跟隨電腦訊息入市實非輕而易舉的事。

  答:說來容易,但人性的弱點在于喜歡突出個人表現自己,英雄主義極易帶來不必要的損失,因此敝公司幾個主要伙伴,已經白紙黑字簽署協議,聲明必須跟隨既有買賣系統辦事,決不容許出錯。

  問:過去幾年,成績如何?

  答:成績有目共睹,每年均保持平穩的增長,事實上,多年以來,敝公司從來沒出現低劣的買賣。

  問:低劣的買賣?買賣可以分類?

  答:買賣可以分成四類,贏錢的,輸錢的,好的,及低劣的買賣。

  問:不論白貓黑貓能夠贏錢的便是好貓?

  答:非也, 輸錢的買賣不一定列為低劣的賭注。

  問:不明白,請進一步解釋。

  答:舉例說,某一次買賣,輸贏的機會率是五五波,而賠率是1賠3,可以作為好的買賣看待,結果即使是輸錢,也不能將該此買賣列為低劣的決策。

  問:換言之,順勢買賣之外,風險報酬比率是重要的考慮要點。

  答:投機市場帶有賭博的性質,賠率的高低也要重點考慮。

  問:長期計算,是否有利?

  答:以保險業原則衡量,經過無數次買賣之后,在統計學上必可以占優,可以說穩操勝券。

  問:第三條規則是何方神圣?

  答:為了減低風險,敝公司盡量分散投資。

  問:如何分散投資。

  答:第一,敝公司買賣的合約種類,肯定比任何一間基金管理公司多,第二敝公司不依賴任何一種自動買賣系統。

  問:豈非自相矛盾?

  答:買賣系統也有長線及短線之分,兼容并蓄之下,互相抵消之后,也是保險學的原理取勝。

  問:除了上述三點外,可有其他秘訣?

  答:個別市場波動幅度,也在監督之列。

  問:波動幅度越大,獲利機會豈不自然增加?

  答:擔風險也相對大增,并非敝公司樂于上手的市場。

  問:請問如何處理?

  答:基本上可分為三類交易市場,以交通燈來比喻,綠燈的時候迅速入市;黃燈的時候根據電腦訊號平倉,但不開新倉;紅燈的時候立即平倉觀望。

  問:請舉出實例,作為引證。

  答:1986年,咖啡由1.30美元沖上2.80美元,再跌回1美元的水平。

  問:波動幅度極大,自然出現紅燈,請問當時如何處理手上的合約?

  答:手上的好倉在1.70美元時沽售完之后,洗手不干。

  問:換言之,錯過了獲取暴利的機會。

  答:敝公司的政策是平穩中求增長,波濤洶涌的市場并非理想的投資對象,寧愿錯過機會,也不想冒不必要的風險,是敝公司的第一戒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