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索羅斯的反射理論

  我們談談你用在投資上的理論架構。你在《金融煉金術》里第一次寫出這一點,你指出這本書在你的思想中是一大突破,為什么這本書對你這么重要呢?

  這是我一生的力作,我人倒下去后,哲學就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

  不過讓每一個人困惑的,正好就是你的哲學,為什么會這樣?

  我的主要理念是,我們對所處世界的理解注定天生就不完全,我們對于作成決定所需要了解的狀況,其實是受這些決定影響。在參與其事者的期望和事件的實際結果之間,天生就有一種歧異。有的時候歧異小到可以不理會。但是有時候歧異太大,就會成為決定事件過程的重要因素。這一點不是很容易溝通的理念。

  我可以把主要理念用幾個字摘要說明——事實上,就是不完全理解(Imperfect understanding)。但是這個說法不足以傳達全部的理念,因為我說的不完全僅和我們的理解有關,也和我們所參與。設法了解的實際情況有關。實際情況受我們的了解所影響,它是一個移 動的目標。

  一方面,實際情況反映人的思想→這是認知功能;另一方面,人做出影響實際情況的決定,這些決定并非根據實際情況做成,而是根據人對實際情況的解釋做成——我把這一點叫做參與功能。兩個功能從相反的方向作用,在某些情況下,彼此會互相干擾,兩者間的互動以雙向反射反饋機能的形態表現出來。

  你為什么稱之為反射?

  你聽過反身動詞嗎?主詞和受詞相同,這是法文的特點。反射這個字也和反映有關,但是不應該與非自主性混淆。

  這些都寫在《金融煉金術)里吧?

  對我來說,《金融煉金術》是重要的突破,因為我設法陳述反射的理念,這個理念對我分析市場行為至為重要。但是,我的陳述并不完美,這本書一開始并不是非常成功,很少人知道我想說什么,我沒有得到我想要的知性反饋。然而仍然有一些令人滿意的意外,例如和朱肯米勒認識,他讀這本書后來找我,保羅·瓊斯(PaulTudor jones)也是一個例子,他堅持任何想替他工作的人必須先讀通這本書,少數人似乎弄懂了我的理念。

  現在我變成公眾人物,這本書開始被人認真看待,我開始得到一些有價值的反饋,從而顯示我所陳述的理論有一些弱點。我現在承認我在某些字詞的使用上相當不精確,甚至連“反射” 這個名詞也是一樣,我用它描述包括有思考能力的參與者參與其間的事件結構,也用它描述雙向反饋機能破壞事件過程和參與者的認知,以致造成不均衡的特殊狀況。

  前面一種是看待事情的方法,是具有普遍正確性的一般理論。第二種是指會間歇發生的現象,但是這種現象發生時,就會創造歷史。

  我們先探討你的反射一般理論。

  基本上,它和有思考能力的參與者角色有關,也和他的思想以及所參與事件的關系有關,因為他要設法了解自己身在其中,做為演員的狀況。傳統上我們認為,了解基本上是被動的角色,參與是積極主動的角色,事實上兩個角色彼此干擾,使參與者不可能根據純粹或完全的知識,做出任何決定。古典經濟理論假設市場參與者根據完全的知識行動,這個假設是錯誤的,參與者的認知影響他們所參與的市場,但是,市場行為也影響參與者的思考。在這種情形下要分析市場行為,和在“完全的知識”的假設正確的情況相比較,分析工作難多了。

  經濟理論必須從根本上來重新考慮,在經濟過程中,有一個不確定因素,大致上從來沒有人鉆研過。和自然科學相比沒有一種社會科學能夠產生確定的結果,經濟學也不例外。對于思考在塑造事件上扮演的角色,我們必須改采截然不同的看法。

  我們習于認為事件由一系列的事實構成,也就是在一組事件之后會出現另一組事件,形成永不中止的鎖鏈。在具有思考能力的參與者參與其間的狀況里,鎖鏈并不是由直接一系列的事實連接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