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威斯坦的故事:王子復仇

  以下為作者和威斯坦的答問記錄,問為作者,答為威斯坦:

  問:相隔多久才東山再起。

  答:大約六至七個月在該階段努力工作,一個星期工作七天時間,存得24000美元做為資本。除去四千美元做為生活費用之外,以二萬美元開戶,展開王子復仇記。

  問:炒賣技巧,可由改進?

  答:再次投身投機市場之前,已經做好準備功夫,例如,曾經對黃金市場做深入的研究,此外學習圖表分析技巧,分清過渡買入或過渡沽售的市勢等等。

  問:可否進一步解釋?

  答:以過渡沽售的市勢來說,我發現如果儲備由足以應付兩次催收按金通知書的資本,可以伺機買入。除非經濟出現根基上的大逆轉,獲勝的機會甚高。

  問:假如遇上一面倒的大勢豈非糟糕?

  答:幸運之神,助我一臂之力,可以說,再次入市初期,買賣技巧還不成熟,能夠保持不失,運氣占有極大的比重。

  問:第二次投入市場成績好轉,閣下說依賴幸運之神眷顧,看來過于謙虛,究竟有什么方法令你脫胎換骨?

  答:第一,市勢呈現較為明顯的趨勢,易于琢磨,其次當時圖表分析經常立下大功,形態分析非常可靠可能是圖表分析尚未深入民間的關系,市勢的發展可以是循規蹈矩。

  問:圖表分析成為你的武器?

  答:實際情況是邊做邊學,從戰斗中取得第一手資料增進功力。

  問:風險管理方面,是否有所改進?

  答:仍未有整套計劃,純粹依賴靈感,入市后感覺需要平倉,便立即平倉。

  問:是否每日都不停的進行買賣。

  答:日夜不懈。由于過分投入,身邊的朋友逐漸離去,寒舍墻壁四周都占滿了各類圖表。剩下的友人可能是我為神經病。

  問:投機買賣,根本上是全職的工作對嗎?

  答:是與本人分不開的心魔,日日夜夜陪伴我。

  問:睡覺時也時刻記掛炒賣盤口?

  答:夢中也經常相遇午夜醒來,非常自然的便開始盤算次日應該如何買賣。

  問:可以二十四小時不停的買賣的話,是否愿意加入戰斗。

  答:假如人生不需要睡眠,我樂意日夜不停的炒進炒出。

  問:是由于金錢的誘惑。

  答:是戰勝市場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