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有勝算才出手:記期市、匯市兩棲

  一位職業炒家,入行初期屢戰屢敗,輸得一干二凈的噩夢一再重演,最窘迫時候身負沉重債務。而他臥薪嘗膽,最終從哪里跌倒還從哪里爬了起來,連續六年內年年豐收,每年收益均達到80%以上,成為真正的職業殺手。

  李斌,一個普通的名字卻擁有著絕非普通的經歷。

  “我1993年剛從北京首都經濟學院畢業就開始投身金融交易行業,記得當年10月份開始在一家期貨公司炒外匯(那時侯一些期貨公司還有外匯保證金交易),初入行基本上是瞎子摸象、胡做一氣。時至今日記得最清楚的是那年春節,1994年2月14日即大年初一,當時的日本首相細川護熙和美國總統克林頓因汽車、鋼鐵貿易談判破裂導致日圓當天大幅升值600點,而我之前持有沽空日圓的頭寸,結果當天爆倉。這也是我第一次重大挫折。”

  剛入行不久便將所有本錢虧得干干凈凈,李斌并沒有因此退縮。但不久國家將外匯保證金交易市場關停,他只能轉向期貨市場繼續拼殺,希望能一圓自己的成功夢。沒想到的是噩夢還在后頭。

  “后來再做期貨,自己已經沒有本錢了,轉而幫助客戶操作。經歷了327國債風波等一系列中國期貨市場發生過的幾件大事,期間賺賺賠賠,嘗過苦頭也嘗過甜頭。但在交易上仍舊是迷迷糊糊,不知為何賺錢也不知為何虧錢。”

  “記得那是1995年的事情了,當時幫一個客戶操作,說好虧損達到20%就停止交易。但真的虧損了20%時候,由于僥幸心理作怪,我瞞著客戶繼續交易。可想而知,在急于扳本的心態下結果會是怎樣——最后15萬元的帳戶上虧得就剩下4萬塊了。后來是紙包不住火了,客戶不依不饒,逼我寫下8萬欠條,說好一年后還清。要知道那時候北京平均工資才幾百塊錢,我要是去找一份一個月2000元的工作,即使不吃不喝3年也還不清這筆債。而只有期貨市場才能讓我快速掙錢還債,于是我決定還是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寫下欠條后(當時瞞著家人朋友,直到后來還清后才告知他們),我處于失業狀態,每天在家苦讀投資書籍,生活上就靠女朋友(現在的愛人)每月500元工資維持,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大半年。”

  “《投機智慧》——至今我仍在不斷向朋友推薦的一本好書,可以說是令我真正開竅的一本書。書中描寫的美國十位最出色的期貨外匯炒家,他們交易方法各不相同,但卻同樣有嚴格的風險管理和風險控制方案,沒有一位是依靠賭博獲得成功的。時至今日,一些朋友把外匯、期貨市場比做賭場,我還是會耐心的告訴他們——這絕不是賭場,純粹的賭是靠運氣的,而幸運之神不會一直跟著你。投資不過是一場關于如何衡量勝算的游戲,你所要做的是計算每一筆交易的風險報酬比,并判斷這筆交易是否劃算,然后投入你所能承受風險的資金,記住永遠給自己留下下一次交易的機會等等。”

  “關于投資理念,我總結出的體會記了厚厚的一疊筆記本。其中在媒體上發表過一篇《客觀基礎上的主觀性——期貨交易總體思想》,基本上囊括了1995-1996年苦思冥想后打開的思路:交易方法一定要具備客觀性,而任何人的主觀能動性的發揮應建立在客觀的基礎上。1996年下半年開始,我研究出一套程式化投資理論,實驗過程中初步嘗到了甜頭,當時客戶亦再給了我一年的還債寬限期,使得我有機會在1997年真正運用投資理論進入期貨市場。當時我真是一無所有,有的僅僅是這一套投資理論。”

  1997年李斌結婚,也正是從這一年起他步入投資的康莊大道。他不僅在短短一年里管理的資金規模從40萬達到1000多萬,當年還清債務,同時也迅速使自己奔向小康——房子、車子等等完全從期貨市場中贏取,并且連續六年至今保持80%的年平均投資回報率。

  在國內市場取得成功的李斌并沒有沾沾自喜,2001年又把眼光放到了國際市場。

  “不論是外匯還是期貨投資,其原理都是相通的。基本上市場以趨勢的方式運行,不管是什么利多還是利空因素最終都要反映到價格上,價格是市場最客觀的反映,我只要捕捉價格運行的趨勢變化就有機會獲利。而最重要的還是風險管理與風險控制這類老生常談的話題。我經常在一些投資聚會上講課,有趣的是很多朋友始終把目光放在我的交易方法上。事實上,在我的交易體系里,我認為方法對于能否從市場獲利的重要性僅僅占10%,其余30%是風險控制和風險管理的完整方案,那么還有60%是什么?——紀律,就兩字,我認為占了60%。計劃再好,沒有執行的保障則等同一張廢紙。”

  正是這樣,他在國內國際投資市場上同樣邁出了一大步。他于2003年4月開始的外匯交易,及至10月份收益已達140%。他在國內期貨投資上亦碩果累累,僅從十一長假過后至今,其投資收益率即達到45%。

  “滿招損,謙受益”。認識李斌的人都認為他是位樸實的人,從他那張憨厚的臉上永遠看不到一絲洋洋自得,最常說的一句話:“只要我一進入市場,就隨時準備好舉起雙手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