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一名“外匯分析師”的轉型

  今年5月,在摩根士丹利研究部工作了12年之久的史蒂芬辭職加入了藍金對沖基金公司,由一名外匯分析師轉型成為投資者,用他自己的話說,“金融危機讓我下定決心轉型”。

  史蒂芬日前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他這輩子都無法忘記金融危機全面爆發時的情形,“整個摩根士丹利都震驚了,因為沒有人預料到美國的次貸危機會最終演變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機”。

  史蒂芬來自中國臺灣,在倫敦工作已近20年。雖然他的普通話不夠流利,但他還是堅持用普通話跟記者交流。他說,摩根士丹利受金融危機的沖擊很大,危機發生后,公司的文化和管理模式幾乎都變了,上至公司管理層,下至普通職員,大家都在經歷著人生中最大的變革,“現在的摩根士丹利與兩年前完全不同了”。

  他說,這種變化讓他“無法接受”。于是,他依依不舍離開了摩根士丹利,離開了他一直鐘愛的研究外匯市場的分析師工作。他直言:“這次金融危機終于讓我作出了離開摩根士丹利的決定。”

  從金融危機爆發到現在的這一年期間,他目睹很多銀行被金融危機“沖撞”。不過,史蒂芬似乎并不太同情銀行的遭遇,他堅決認為,銀行應該反省,這次危機之后,銀行再也不能利用以前的那種過度冒險的方式賺錢了。

  而且,他也痛恨銀行業的高薪文化。他說:“金融業不應該那么賺錢,這個制度不對,該改。”但是,他認為,政府要做的不是限制薪酬,而應該尋求一個很公平的機制,必須避免“拿了錢就走人”的短期行為。

  離開摩根士丹利之后,他將自己多年積累的研究經驗有效地用在了他現在所從事的外匯投資上。他對記者說,他現在已經從“外匯分析師”轉成了“風險投資者”,這兩種工作所需的技能是完全不一樣的,后者需要更強的判斷力和果斷的決策。

  不過,他說,他的投資策略很謹慎,“我并不贊同那些過度冒險的行為,確實是那些行為導致了金融危機的爆發”。在記者看來,他十分相信自己對外匯市場走勢的判斷。他說:“只有比別人擁有更準確的判斷才能保證自己的投資獲利。”

  雖然史蒂芬轉型從事投資,但他并沒有忘記“老本行”。無論他平時的工作有多繁忙,都不會忘記完成每周一篇的分析報告,提出自己對全球經濟形勢和外匯市場走勢的觀點。他說:“這是幫助我理清思路和提高判斷力的有效辦法。”

  他說,他所做的外匯投資與全球經濟形勢緊密相關,不只是要關注一些國家,而是整個世界經濟,畢竟現在是全球化的時代,“這是我從這次金融危機中學到的一個很重要的經驗教訓”。

  作為投資者,在這次金融危機之后,他更堅定了他的投資策略,即投資重點必須要放在中國、巴西等新興經濟體,“它們沒有在這次金融危機中受到內傷,它們的體質很好,但是美國和英國等國家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休眠期才能愈合它們的內傷”。

  他把目前的世界經濟比喻成剛出院的病人,而這個病人還靠大量的藥物維持著體能,“藥還要給,而且需要多少給多少。不過現在銀行不需要藥了,但是消費者還需要藥物,需要經濟刺激措施來拉動內需”。他相信,隨著藥量的逐步減少,這個病人也將會慢慢康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