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5萬到150萬只用了11天

  一個真實的炒匯神話

  5萬到150萬,11天,一個炒匯的神話,在杭州誕生了。

  他叫李棟(化名),一個文靜的書生,光憑外表實在無法與“金融大鱷”聯系起來。

  李棟原籍杭州,早年留學加拿大并入了加拿大籍。此前一直在加拿大從事金融工作的他,在美國網絡炒匯的熱潮中開了戶(由于互聯網的普及美國網絡炒匯人數四年間增加了4倍),去年感悟國內機會多多,遂歸國創業。經過一番調查,發現還是金融投資有前景,于是潛心研究國內股市、期市,偶爾還炒炒外匯。

  這一炒,就炒出了大名堂。2005年12月8日到2005年12月22日,在短短11個交易日(除去雙休日),起初不到5萬元的資金,竟然漲到了150萬元,盈利近30倍。如果不是見到了他在中國銀行的存折取款記錄,很難讓人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前天,在臨近西湖的一個茶館里,他坐在記者面前,娓娓道來這驚心動魄的11天。

  出手前觀察了7個交易日

  時光倒流到2005年11月底。

  當時英鎊對美元的匯率在2005年9月5日創出階段高點1.8498之后,到11月28日跌到最低1.7065,已經連續下挫了2個半月,下跌幅度更是高達1430多點。憑著數百次的搏殺經驗,我知道這一輪下挫已經臨近尾聲,英鎊隨時都可能爆發一輪大反彈。

  也就在此時,傳來了美國房屋消費市場有所降溫的消息,引發了市場對美元的擔憂,而歐元卻適時傳出有可能加息的利好,引發歐元等非美貨幣走強。我覺得,此時的英鎊,作為高息貨幣,肯定會成為資金搶先追捧的對象。去年12月1日中午,我匯了5982美元到外匯戶頭。扣除手續費,最后到賬戶里的只有5937美元。

  果然,英鎊在11月28日觸底反彈后,連續四天走強,但是我一直忍住沒有出手。我在等待回調,就像一個武俠高手在等待對手出錯。只要一出錯,我就有機會。我知道,近6000美元的保證金,如果放大200倍全倉殺入,只要英鎊稍微殺個回馬槍,哪怕跌個50點(英鎊一天正常的波動在100點左右),這些本金也就打水漂了。過去有很多“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教訓,我必須忍住一切誘惑,克制著下單的沖動。

  12月6日、7日,英鎊在反彈了300多點后,終于露出“疲態”,開始節節下挫,最低跌到1.7293。上漲300多點,回調150多點,很符合“波浪理論”對第一波、第二波的經典描述,短期均線開始呈現多頭排列。我感到,最激動人心的第三波很快就要來了。

  12月7日美國時間下午1點,北京時間晚上九點,英鎊對美元創出1.7345階段高點,又下探1.7293低點,此后連續2個小時,英鎊對美元基本在1.7311—1.7338之間窄幅震蕩,波動幅度不到30個點,這對每天波動幅度在100點左右的英鎊來說,絕對可稱得上是“紋絲不動”。

  “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我暗自驚喜,“機會來了。”此時,已是北京時間8日凌晨0:10。家人早已酣睡,但我卻睡意全無,反倒越來越興奮。

  0:20,英鎊對美元匯率沖擊1.7344前期高點,并突破了1.7344點阻力位,我立馬在1.7345下了5手多單(1手為500美元)。看看勢頭不錯,我又打進了5手多單,但在敲“回車鍵”時,我忍了一下,隨手把5改成了2,這一切都發生在幾秒之內,追進的價位仍舊是1.7345。

  不到20個小時資金漲了2倍

  老天仿佛故意要考驗我的忍耐力,英鎊之后的走勢并沒有如我預計的那樣飆升,而是在上沖到1.7353之后,就出現了下跌,并且最低跌到1.7328,賬戶出現20%的浮動虧損。如果不是在下單前留了40%的資金,這波小回調早把我那近6000美元給吞沒了。“看來資金控制確實很重要,不然又要‘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時間已經到8日凌晨2點,但倉位一直在套與被套之間搖擺,英鎊罕見地在20多點的區間內繼續震蕩,并且一震就是五個小時。有好幾次,我都想割肉止損,但都忍住了。

  窗外漸漸明亮喧鬧起來,又一天開始了,但是英鎊還是在震蕩,困意不斷上涌,我橫了橫心,在1.7321設了止損位,然后關掉手機,拔掉電話線,倒頭就睡,“大不了就是虧掉6000美元”。

  等我一覺醒來,已經是中午12點。一看賬戶,還沒有“爆倉”,但仍舊在盈虧線上掙扎。不過我心里越來越有底了:這么長時間的窄幅震蕩,跌又跌不下去,后市肯定會漲。

  北京時間8日下午5:20,趁英鎊重新漲到1.7380,我大著膽子加了3手多單。這個時候賬面的浮動盈利已經接近50%。

  英鎊果然適時而動,一舉突破了1.7400的整數關口,向1.7500進發,賬面盈余從50%、100%、150%不斷向上跳動,但我依然屏住氣。在突破12月6日1.7451點前期高點時,英鎊又是震蕩了五個多小時。但這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之內:根據波浪理論,我判定英鎊這波上漲當為第三波,而第三波的漲幅至少會有相當于第一波行情漲幅的60%,也就是說這第三波行情至少將上漲180點,而此時的英鎊,才漲了不到100點。

  看到英鎊順利突破1.7500,我利用浮動盈余,一口氣開出了25手多單。

  “一定要沉住氣,絕不能再像過去那樣在大行情來臨前‘揀了芝麻丟了西瓜’。”我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些。

  此時,賬面浮動盈余已經突破1.4萬美元,浮動收益率高達1.3倍。我起身打開了窗戶,深深呼吸了一下冬日的冷風,讓自己胸中的喜悅冷卻一下,也好讓頭腦冷靜一些。

  沒曾想英鎊在創出1.7559高點后走弱,賬面浮動盈利不斷下降,我看到已突破180點的漲幅,第一目標位基本達到,就在1.7532果斷平掉了5手多單,其余2手繼續留守。看看賬面上已出現9350美元的利潤,我放心地睡了。

  下午五點多,看到英鎊還沒有止住跌勢,想想臨近周末,下周一開盤很可能又將下跌,我就在1.7479、1.7477相繼平掉了剩余的5手多單。一看賬戶,資產已經多達2萬美元。在20個小時之內,資金漲了2倍多。

  提早做空11個小時虧掉16萬元

  12月12日,周一,英鎊在低開后繼續上攻,1.7600、1.7700的心理關口不斷被突破,剩余25手多單的浮動盈利不斷往上跳躍,我又大著膽子在1.7514—1.7703點位開出了30手多單。

  到13日凌晨2點多,英鎊反彈高度突破400多點,根據波浪理論,已經屬于中等強度的反彈,并且上面又碰到半年線。此時,我判斷英鎊階段性回調的壓力很大,就陸續平出了所有倉位,賬面盈余激增到10.8萬美元。最初的6000元漲了18倍之多。

  我有些激動,晚上想了很多,18倍,確實打破了自己以往所有記錄,但是否可以沖擊更高記錄呢?接下來的機會在哪里呢?

  我翻看了其他幾個非美貨幣,發現歐元跟著英鎊反彈之后,也遭遇了半年線的壓力,又面臨1.20的整數關口,加息的消息也不明朗。我心頭一亮:既然這輪行情的“龍頭”品種英鎊都走弱了,那么作為跟風的歐元,很有可能跌得更兇!

  “做空歐元,或將徹底改寫自己的盈利記錄!”我越想越興奮,最后只躺了3個小時,就憋不住了。好不容易熬到美國那邊開市,我就趕緊將賬面上5萬美元轉到了歐元賬戶里。

  我都開始有點崇拜自己了。

  這次,我一口氣在英鎊上建立了30手空單,在歐元上建立了20手空單,結果六個小時不到,就輸掉了2.6萬多美元。

  突然間,我想到了美國幾位交易大師的話:“不要試著去預測市場,永遠只做趨勢的跟隨者。”“是啊,我怎么能把這個市場當成自己的‘提款機’呢?”

  11個交易日,17.99萬美元

  恢復了平靜,我下單也跟著謹慎起來,雖然是看空,但單子則由原來的20手縮減到了2手、3手、5手。漸漸地,賬面盈余又開始上升,英鎊和歐元的走勢也慢慢如我所預計的那樣,緩慢下跌。可是只要把單子開到10手、20手以上,行情就又反復起來,賬面浮動盈余又跟著縮水。

  15日之后,歐元下跌的趨勢開始明朗,短期均線呈空頭排列,我才逐漸加大倉位,賬面盈余逐漸上升。

  20日,我判定英鎊、歐元即將進入下跌行情的第三浪,就大著膽子建立了近30手空單。歐元果然如我所想象的那樣,下跌速度明顯快于英鎊。憑著良好的心態和準確的判斷,賬面盈余不斷飆升。

  當美國時間12月21日晚上7點(北京時間12月22日凌晨3點左右)左右平掉所有倉位時,看到賬戶上的總資產,我還以為自己眼花了:17.99萬美元!這就是說,自己在短短11個交易日內,資產已經翻了30倍。

  在激動之余,我又計算了一下這11天以來的累計虧損,居然也有8萬多美元。起身推開窗戶,迎著冷風,我閃過一個念頭:“如果不是過分自信,我是不是可以賺得更多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