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機會殺手杜肯米勒:“看準了,就要做一頭勇敢的豬”

  在斯坦利·杜肯米勒(StanleyDruckenmiller)為索羅斯旗下的量子基金(QuantumFund)開始工作不久,由于準確判斷了美元的弱勢前景,他大量沽空美元買入馬克。市場的發展對他越來越有利,杜肯米勒也感到很驕傲,并來到索羅斯的辦公室談起這筆交易。“你建了多大的倉位?”索羅斯問杜肯米勒。“10億美元。”“你把這也叫倉位?”索羅斯不屑地反問。

  這是華爾街的一則經典問答。在金融大鱷索羅斯的耳提面命之下,斯坦利·杜肯米勒學到的最有價值的投資心得,并不是弄清楚投資的對錯,而是清楚自己在投資正確的時候是不是能夠乘勝追擊,投資失敗的時候是不是能及時止虧。在杜肯米勒剛剛加盟量子基金的時候,索羅斯對他最大的批評,就是盡管對于市場大勢判斷準確,但沒有能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機會賺取最大利潤。

  一旦準確判斷對了市場形勢,就該大舉殺入。杜肯米勒根據索羅斯的建議,把投資外匯的倉位再翻一倍,最終大筆獲利交割。“一旦你對某筆交易極端有信心時,就應該敢于扼住機會的咽喉不松手。”在杜肯米勒接管量子基金的5年期間,該基金的年報酬率上升至40%,甚至超過索羅斯于1969年至1988年管理量子基金年平均報酬率為30%的業績,其中1989年至1993年的年度報酬率依次為31.6%、29.6%、53.4%、68.6%與72%。

  在加盟量子基金之前,杜肯米勒曾任屈佛斯基金公司的基金經理。屈佛斯基金創紀錄地為他設立了7只基金,再加上之前他自己設立的瑞格遜基金,杜肯米勒在同一時期管理的基金達8只之多。其中最有名的“積極主動策略投資基金”,自他設立開始至杜肯米勒離開屈佛斯為止,一直業績卓越。杜肯米勒的管理風格,也從傳統的單一持有股票組合,轉向債券外匯和股票相互組合的混合型投資戰略,靈活地在這些市場上進行買入多頭和沽出空頭的多樣化交易。

  “看準了,就要做一頭勇敢的豬。”杜肯米勒堅信,要有超人一等的基金業績,必需靠兩件事,即“保本”和“擊出全壘打”。杜肯米勒已經繼承了索羅斯的狠辣風格,深信積極進取才是獲利之道。他認為,嚴格控制投資風險和看準時機大舉獲利,才是基金保持長遠業績的投資之道。基金收益在達到30%至40%收益后,如果仍具有信心,就應該力爭達到收益100%;如果能把一些接近100%收益的年頭連在一起,同時能避免虧損年份,就可以真正達到杰出的長期高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