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索羅斯:一個非道德投機者

  他表示,尋找恰當的時機投資中國

  不久前,喬治·索羅斯到訪中國,央視經濟頻道對這位79歲的老人有一個最新的專訪。主持人問得尖銳,老索答得干脆,很值得投資者深思。

  “我沒賺多少錢”

  芮成鋼(央視經濟頻道主持人):“我記得2003年我們采訪您時,您告訴我們說,相比自己投資,您更有興趣從事慈善事業,幫助世界上那些實行經濟開放的國家,現在還是這樣嗎?”

  索羅斯:“是的,2007年8月,我決定重新出山,因為我看到金融風暴即將來臨,我很擔心能不能保住我畢生的資本。今年初,我又恢復到退休生活,所以我現在又自由了。”

  芮成鋼:“在賺了很多錢以后?”

  索羅斯:“我沒賺多少錢,我只是保住了我的資本,賺得不多。”

  芮成鋼:“您一定在這場金融危機中賺了不少錢。回顧歷史,您似乎總是能安全度過危機,并對市場和資本主義提出一些最根本的看法,您能大概講講您的這些看法嗎?”

  索羅斯:“我對市場的看法與大家公認的看法不同。我的第一個看法是,我們并不真正了解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我把這叫做易錯性;第二個看法是,我們對世界的了解并不符合真實情況,我把這叫做反思性,這就是我的兩個主要看法。”

  “我的投機無所謂道德”

  芮成鋼:“如果說的不對請您糾正。我所看到的是,像您這樣的專業投資人在亞洲金融危機中所采取的非常大膽的行動,其中最有名的是您對英鎊和泰銖的攻擊,而這也成為您職業生涯的一個著名案例。如果有所謂的‘對’、‘錯’道德標準,您認為您對英鎊或泰銖的攻擊,以及您對港元的攻擊,是對還是錯?”

  索羅斯:“實際上我決沒什么錯。人們很難理解這一點,因為我在金融市場進行投機,是按照通行的規則來做的,如果禁止投機,我也不會投機。如果允許投機,那我就會投機,所以我實際上是參與者,一個金融市場的合法參與者。我的行動無所謂道德或不道德,這里沒有所謂的道德問題。”

  芮成鋼:“那么您把它稱作非道德?”

  索羅斯:“我稱其為非道德,是因為這里沒有所謂的道德問題。如果我違反規則,那我就是做錯了,但我沒有違反規則,我采取的行動有時會出現驚人的結果,這不是我的責任,這是制定游戲規則的人的責任。而且事實上,我更關心讓規則正確,因為事實上我希望市場運作良好,我只是一個市場參與者,這是我的職業。”

  芮成鋼:“中國人對那些所謂的攻擊還記憶猶新,比如對港幣的攻擊,當時的香港特區財政司長官曾蔭權還有任志剛一起制定計劃來對對沖或抵消潛在的風險。您認為那是一個失敗的政策嗎?”

  索羅斯:“不,我認為他們為保護港幣做得非常好,事實上,我的攻擊(如果你稱之為攻擊的話)并沒有成功。”

  芮成鋼:“回顧過去是否有更好的方法來解決這樣的問題呢?”

  索羅斯:“沒有,這就是市場功能。就像我說的,我真的沒有錯,當這一切過去后,我不感到內疚。”

  “我的判斷不總是對的”

  芮成鋼:“最近很多經濟學家,認為股市的上漲,都是經濟復蘇的虛假指標,他們同時建議投資者在這個特別時期要非常謹慎。您如何解讀這樣的看法?”

  索羅斯:“現在有了反彈,可能只是一點點反彈,如果一定要做個猜測的話,我認為可能你是對的,當它趨于扁平時可能會再次下降。”

  芮成鋼:“沃倫·巴菲特說過一句人盡皆知的話,‘每個人都在看好中國市場’,還記得那句話說,當其他人貪婪的時候,你要恐慌;當其他人恐慌的時候,你要貪婪。您有類似這樣的語錄跟我們分享嗎?”

  索羅斯:“沒有,我并不接受這一看法。事實上我的判斷并不總是對的,其實我想說我判斷錯的時候很多,因為總是判斷精準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賣得太早而買得太遲。我犯過許許多多的錯誤,我比多數投資者業績更好的原因,可能是我不斷自省并且努力修正錯誤。”

  芮成鋼:“中國觀眾想知道您下一步的舉動是什么?您有興趣增加在中國的投資嗎?比如說通過上市公司的形式?”

  索羅斯:“還得看機會吧。因為中國的投資限制比較多,所以操作起來有些難度,但我肯定會尋找恰當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