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名家高手經驗談——戴維·凱特

年僅24歲的時候,戴維·凱特就成立了自己的交易公司,當時,公司的資金只有25000英鎊。現在,年紀36歲的他是凱特集團公司與凱特經紀公司的總裁,經營毛利增加到數百萬英鎊。凱特也是倫敦國際金融期貨交易所的董事。

“我到這里不是為了謀取生計,而是為了賺錢。”

背景

“我對于市場的興趣可以回溯到多年以前,中學經濟學課程安排了一段課外教學。我當時大約16歲。我們參觀倫敦證券交易所;那個時候,倫敦還沒有期貨交易所。市場似乎提供一些看起來很容易賺錢的機會,這引起了我的興趣;事實上,一切都是由此開始的。”

“最初,我并沒有做什么,但這次參觀在我的腦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學畢業之后,我到了一家會計事務所;一年后,我發現自己不適合這個工作。于是,我又開始到處尋找機會,當時的機會遠比現在多。1979年,我找到一家股票經紀商,擔任一般的辦事員。這是一份中學畢業生能夠找到的典型工作,公司叫做史密斯兄弟公司,現在并入美林集團。我是相當有沖勁的年輕人,‘我希望調到證券交易所的場內’,‘對不起,我們現在很忙,目前沒有空缺’,‘我真的想到那里,辦事員的工作讓我煩死了,實在不適合我’。這樣經過三個月之后,我在一家股票經紀公司找到工作,這家公司叫做基爾伯·艾略特公司。他們給我一個機會,1980年1月,我成為‘藍扣’,換言之,證券交易所內的經紀助理。我一直從事這項工作,后來成為證交所的經紀人,最后又成為場內交易員。”

“就象大多數人一樣,主要的動機是薪水。我們常常聽說這些人如何成功,怎么賺錢。聽說股票經紀人的住宅何等豪華,如何從股票交易中賺錢,這是吸引我的動機。不久,當我自己也成為股票交易的經紀人之后,我想這是很好的機會;我隨時查詢價格,撮合客戶的交易,但我想自己找些單子,建立自己的經紀業務(代表客戶進行買賣,賺取傭金),這才能創造收入。我希望掌握自己的命運。我不希望只是幫助別人查詢價格而已。所以,我進入辦公室,開始與客戶討論,希望找一些單子。”

倫敦國際金融期貨交易所

“如此經過兩年半之后,我聽到有關倫敦國際金融期貨交易所的消息。我竭力說服公司的合伙人買進一個席位。不幸的是,他們說:‘那些身穿花花綠綠夾克的人絕對不會成功的,那套玩意兒不可能在倫敦搞得成。’所以,他們顯然不打算討論這個話題。可是,我對這方面的興趣很濃,有一天,看到《金融時報》刊登的一個廣告:‘倫敦國際金融期貨交易所希望尋找交易人才’。這聽起來相當有趣。我安排了一些面談。沒有人對于倫敦國際金融期貨交易所有經驗,因為它根本還沒有成立。對于期貨交易有經驗的人都是一些商品交易員,例如:可可、糖、咖啡與石油。這些家伙的眼睛都長在頭頂上,股票經紀人對他們而言只不過是小兒科。我勉強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薪水較股票經紀人高出50%。我相當滿意。1982年9月,我進入場內,最初留在糖的交易場所,以便吸收一些經驗,然后成為藍扣。”

“在1982年9月,如果你一天能夠賺進200美元,就是超級巨星,如果你一天賠100美元,相當于天大的災難。這就是倫敦國際金融期貨交易所剛成立的情況——機構有兩個F,我有一個F(兩個F指LIFFE,一個F指LIFE)。我幫客戶撮合單子,想辦法找生意。不久,交易所又引進短期英鎊契約,這是銀行間市場的三個月期利率契約。這段時期內,我有了一些名氣,主要是從事利率的價差交易,交易內容大體上是同時買進與放空不同月份的契約。我建立起了一些經紀聲譽,從操作的觀點來說,客戶知道他們的撮合價格都不錯。這引起了我的興趣,也引起別人對我的興趣。他們看見我的表現,我也開始取得一些大機構的單子。當然,相對于目前來說,那沒有什么了不起的。”

“經過三個月之后,某家我幫他們撮合交易的公司找上我,邀我入伙,薪水加倍,我答應了。這段期間,除了交易自己與客戶的帳戶之外,我們也開始提供造市的服務。這更提高我們的聲譽,因為我們就代表市場,我們提供市場流動性,也賺取經紀費用。如果我們的買/賣報價是1-3,別人提供的報價是1-4,我們可能說:‘好吧,我們的賣價降為2,’報價是1-2,這對于雙方都有好處。整個情況發展得不錯,客戶也滿意他們取得的價格。如此經過幾年——不僅幫公司賺了不少經紀傭金,交易帳戶的情況也不錯,我抽了不少紅利——我想如果我真的擅長此道的話,就應該自己來。于是,1985年,我成為獨立的場內交易員。”

“我買不起交易席位,因為這幾年累積的資金并不多。席位的價格是30000英鎊,我手頭上只有25000英鎊,而且我需要這筆資金當做交易資本。可是,我與先前的公司達成一項協議,我根據較低的費率幫他們從事經紀工作,低價換取他們的一個席位。這個安排可以說皆大歡喜:他們可以通過好價錢幫客戶執行交易,也把我當作一項產品,我則同時進行兩方面的工作。”

“1985年,在很自然的情況下,我成立凱特集團,沒有什么特殊的計劃,對于將來也沒有特別打算。現在,我們有100多位交易員,成績相當不錯。每隔一段期間,招募一位交易員,他做得不錯,于是我們又招募一位交易員,他的績效也不錯,如此逐步發展。”

“最初,我從事造市的活動——不斷提供雙向的報價。進行價差交易的時候,你同時買進與放空,想辦法這里賺一點,那里賺一點。假定行情是1-2,我們嘗試提供更好的報價,多賺個500美元或1000美元,通過造市活動協助客戶出場,另外也自己賺一點。如果每筆交易賺500美元,20筆交易就是10000美元。”

“現在的債券價差交易,三個月到期一次的契約,交易可能集中在一個星期之內,其它的時間就必須另外想辦法——這是屬于長期利率的部分。對于短期利率,你可以每天進行價差交易。由于利率很長一段期間美元大幅走高,價格波動率經常集中在較長期的部分。”

“除了價差交易之外,我們只做部位交易。當我最初從事價差交易的期間,美國利率高達14%,所以行情波動非常劇烈。現在,市場已經不再有這種程度的波動。我想情況可能會改變,若是如此,我會回到短期利率的市場。可是,就目前而言,較長期交易的獲利還是高于損失。”

“在典型的交易日里,造市活動必須提供雙向的報價,不斷買進與賣出,同時也通過造市活動累積部位。我們始終提供人們進場與出場的機會,但實際上也希望建立某種部位。提供市場流動性,我們可以創造獲利。我的獲利當中,大約有50%到60%是來自于‘6買進/8賣出’或‘8買進/9賣出’,這也讓我有機會建立真正想要的部位。另外,如果判斷錯誤,損失也不會太嚴重,因為整個過程中已經累積不錯的利潤。所以,即使看好行情,我也可能站在賣方,但一是長期的布局,一是短期的情況。”

如果一位造市商也希望建立部位,往往相當困難。如果某位造市者希望做多德國長期公債,因為他認為價格將上揚,但只要有人希望買進德國長期公債,他也必須賣出。因為只要有人詢價,造市者就必須提供買進與賣出的雙向報價,而且無法事先知道詢價者究竟想買進還是賣出。詢價者可能不接受某位造市者的報價,另外尋找更好的價格,但只要詢價者決定交易,造市者有義務根據報價進行交易。

[NextPage]

很棒,因為你熱愛交易;你熱愛交易,因為你很棒

不論在普遍的行業還是特定的交易領域內,凱特都展現出成功所需要的特質。投入、毅力與自律精神都屬于第二天性。具備這些特質的必要條件是對于工作的熱愛。對于所作所為,凱特都充滿活力與熱忱。他相信自己可以達成目標。在這種情況下,很難不具備熱忱。事實上,凱特不認為自己是在“工作”。

凱特的熱忱涉及兩個層面:工作內容與就業形態。很多人不喜歡他們所做的工作,因為他們不是自己當老板,不是勤奮工作的直接受益者。對于凱特而言,兩者相互配合,但不是因為他很幸運,而是經過審慎安排。喬治·蕭伯納曾經說過:“必須謹慎取得你喜歡取得的,否則將被迫喜歡你所取得的。”克里斯托夫·莫里也有類似的說法:“只有一種成功——按照自己的方法渡過人生。”

“現在,我專門從事長期利率的交易,包括:十年期債券、英國公債與德國公債。這是目前最有趣的市場,最可能發生大行情。我到這里不是為了謀取生計,而是為了賺取,享受工作。”

“那種單獨承受一切的感覺,讓我覺得興奮——你是自己的老板,掌握自己的命運,完全取決于自己。交易實際上很單純,結果不是賺錢,就是不賺錢。我不需仰賴別人。當你幫其他人工作時,如果賺錢,別人給你紅利,如果賠錢,你領薪水。自己當老板,我就是績效的衡量標準,我就代表自己的價值,不多也不少。”

“如果我明天想休息打高爾夫球,我就能夠辦到,這就是交易生涯的妙處。而且,沒有人知道明天將發生什么。其他的人呢?不論專業人士還是一般受薪階級,幾乎每天都是例行公事。每天都處理一些類似的瑣碎雜事,你走進辦公室,愉悅就從窗口離開。”

戴維認為自己與其他交易員都是異類,他們不希望在大樓的第50層工作,幾乎知道退休的時候可以領多少薪水……。

“就象任何專業領域內的名流一樣,律師每年的收入可能是七位數,頂尖交易員的收入也很高。雖然我懷疑律師行業是否象交易一樣有趣。沒錯,其中涉及壓力,但也沒有壓力。壓力是由緊張造成的,緊張消失之后,壓力就不存在。你可以建立龐大的部位而制造壓力,然后你開始擔心香港或東京當天晚上將發生什么。舉例來說,如果其他交易員持有我目前的部位,他們恐怕徹夜難眠,覺得非常不自在,但我一點問題也沒有。如果一個部位讓我覺得不自在,我就會再三琢磨。如果我覺得很輕松,就不在乎任何可能的發展。我知道自己的想法,至今判斷是否正確,那我就不知道了,惟有時間才能決定。這一切完全都在我能夠處理的范圍內。今天晚上,我準備與一位肉類進口商出去,他不知道我放空英國股價指數而做多英國公債,他也根本不想知道。”

雖然充滿熱忱,但凱特也能夠“切斷”,他認為這種“及時停手”的能力很重要。那些熱愛工作的人經常會過渡沉迷,最后耗盡心力。讓自己的心智與身體得到合理的休息,才能避開危險的狀況。可是,必須謹慎,交易員也可能不喜歡自己的工作內容或就業形態,他們可能說服自己暫時停止,但實際上是為了避開自己厭惡的東西。

“每天的過程中,一位優秀交易員必須能夠‘及時停手’。如果你勉強留在場內交易,其他的人可能趁虛而入。他們并不是故意如此,純粹是潛意識的行為。由于交易不順利,你自然就認為其他交易員都與你作對。另外,為了讓心智獲得休息,你也需要暫時停止。我想,這樣才能夠成為更好的交易。即使是貝比·羅斯和狄馬喬也不會永遠想著棒球和板球。” 

充分發揮運氣,掌握獲利機會

頂尖交易員會充分發揮自己的運氣。如果建立一筆理想的交易,他們不會輕易放棄。這可能意味著你在強勁的行情中買進。他們會讓獲利繼續發展,非常自信地加足馬力。

“我記得一個重要的日子,1987年‘黑色星期一’的大崩盤。這是一個非常美妙的早上。我原本打算回家,不想繼續留在那里閑逛。然后,我的一位經紀人犯了錯誤,與清算所之間產生爭執,金額高達78萬美元。就是因為我在那里閑逛,才看到整個過程。現在,10點之前的美妙日子轉變為最倒霉的一天,因為我必須對整個事件負責。所以,‘美妙時光’在幾個小時之后演變為‘老天!不要!’。最后總算擺平了,非常幸運我還能夠在這里說這段故事。這段經驗讓我對于經紀行業產生截然不同的看法。雖然我還是慢慢扳回來,但你應該了解我為什么對于經紀業務不再熱衷。”

“在這些大行情中,某些交易員的運氣不佳。我想,在某種程度內,問題是‘你必須創造自己的運氣’。如果你在行情的底部附近進場,經常很容易就結束倉位。如果德國公債下跌到47的低點,我在50買進,這完全是運氣。所以,你必須充分發揮自己的運氣,價格可能由50上漲到60或70,最后可能在80出場。這就是所謂的發揮運氣,也是頂尖交易員與一般交易員的差別。如果你很幸運建立一個好部位,就必須讓它充分發揮,榨取可能的每一分錢。當然,你不能坐著等運氣,還必須培養感覺,知道隨后的可能發展。”

“你不會站在一列加足馬力的火車前面。當然,如果一筆交易已經動能不足,檔在它前面倒沒有什么問題,但如果它加足馬力前進,你應該跳上去,搭一段順風車。可是,火車不會永遠前進,最后會遇到上坡,速度會慢下來,這個時候必須知道下車的時機,因為當火車翻過山頂,它會以同樣的速度向下沖。這個時候,你必須當個反向思考者(持有的看法與一般大眾相反)。你必須知道什么時候采取什么行動。事實上,我不能完全掌握時機,但正確的時候必須多于錯誤。這也正是我能夠活到現在的原因。”

“如果你在10元買進,然后價格上漲到20元,你或許會出場,或許會說:‘這段行情漲得很快,我先賣掉一半,另一半的目標設定在30元。’有時候,你可能說:‘我在20元出場,如果行情漲到30元,讓別人賺’。這一切都完全取決于你的感覺。”

“帽客只看見蠅頭小利。當然,這并不代表他們是差勁的交易員,這是他們的交易風格。有些人只能夠從這一步看到下一步,有些人能夠從這個水準看到下一個水準。我想,這是一種你擁有或不擁有的能力,完全不能傳授。總之,這種能力存在于你的系統內,或者不存在。”

當凱特持有一筆理想的交易(換言之,在顯著的行情中提供充分的獲利潛能),他不會一次進場或出場。他會根據自己對于進一步獲利潛能的看法,分批處理。就是通過這種方法,充分發揮自己的運氣,掌握獲利的機會。

假定某位交易者在15元買進,上檔目標設定在20元,如果隔天價格就飆漲到20元,他可能在20元加碼,目標調整到30元。交易員需要具備速度與彈性,以及果斷力。交易員不能夠因循茍且或頑固倔強。

當然,這意味著凱特在單筆交易中愿意投入龐大的交易資本,他不遵守分散投資的原則,也不設定單筆交易的最大資金百分比(通常每筆交易投入的資金不應該超過總資本的5%到10%)。對于凱特來說,交易沒有法則;如果某筆交易正確,那就是正確,頂尖交易員斷然抓住機會。

[NextPage]

頂尖交易員的特質

結果

在戴維·凱特的眼里,頂尖交易員的主要特質可以濃縮為兩個字:“獲利。獲利越大,交易員越優秀,就是這么簡單。沒有所謂不能賺大錢的偉大交易員。以板球來說,優秀的選手都屬于國際級的選手。縣市的選手可能不錯,但稱不上偉大。偉大的選手必須象貝比·羅斯與狄馬喬,他們才是最頂級的選手。除了獲利程度之外,從其它角度衡量交易層次都沒有意義。獲利才是這場游戲的精髓所在。”

誰能夠賺最多的錢,誰就是贏家。交易手勢再漂亮,夾克顏色再鮮艷,這都沒有意義,唯一的關鍵只有——錢。

“貝比·羅斯是否更擅長于投球?狄馬喬是否更擅長于打擊?許多人擁有不凡的身手,就是不能在重要場合表現。瘋狂的大行情就是重要場合——你的重要場合。這就是你應該有所表現的時候,績效是以賺錢多寡來衡量。市場上有許多偉大的技術分析師,但他們不是偉大的交易員。你告訴他們,這里有機會,立即進場交易,但他們就是辦不到。他們知道應該瞄準哪里,但就是沒有辦法扣動扳機。”

根據凱特的定義,成就與偉大,只能由賺錢多寡來衡量。賺錢畢竟是交易的惟有目的。“很多人把成功定義為判斷行情的準確程度。對我來說,這個定義大有問題,完全忽略獲利的重要性。每100筆交易中,即使正確99次,如果最后的結果仍然發生虧損,這又有什么意義呢?如果你不能賺錢,就必須停止交易,擁有再高明的技術分析技巧又如何呢?”

反應靈敏

“反應靈敏代表一切。必須保持彈性,隨時愿意翻空做多或翻多拋空。反應靈敏,保持彈性,而且能夠堅持正確的決策。如果判斷正確,就必須窮追猛攻。如果在50元買進,一般交易員可能在55元賣出,優秀的交易員愿意在60元或70元繼續加碼,數量或許稍少,但他們會充分掌握機會,或許最后在90元賣出。只要搭上順風船,就要扯足順風帆。”

凱特展現的另一項成功特質是沖勁。他強調果斷與明快的重要性。交易員必須果斷,反應靈敏,而且還必須保持開放的心胸,隨時愿意重新評估倉位。就如同領袖需要勇氣一樣,交易員也需要勇氣持有龐大的倉位。

凱特集團如何挑選交易員

戴維·凱特了解,自律精神與專注投入可以彌補才華不足。

“我們聘用交易員的時候,十分重視自律精神與生理條件。如果交易員非常投入,成功的機會就很大;即使不能成功,他們至少已經盡力了。我們的板球隊不需要那種姍姍來遲、懶得聽教練指導、打球不專心的選手,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不能得分。這類選手如果具備才華,更容易產生挫折感。可是,你可能是那種技巧不特別杰出的選手,但總是準時到場,注意教練的指導,全神貫注,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擊出的球可能都落在30或40碼,那些心不在焉的人,或許可以擊出100多碼,但結果還是抱鴨蛋。我們寧愿你穩中求勝。在這種情況下,你的睡眠不會有問題。當然,對于你來說,交易或許不象許多故事所描述的那么有趣,大家可能認為你很沉悶,那又如何呢?我們對于這些瘋狂分子沒興趣。我們對于這些捉摸不定的沖動選手沒興趣。我們要的是穩健的交易員。”

與生俱來還是后天學習?

凱特認為,頂尖交易員是天生的,很多特質都不能學習。雖說如此,但一般交易員也不是全然沒有指望。他同意經驗可以提升交易的技巧,投入與熱忱也有很大的助益。即使不具備特殊的才華,我想凱特的意思也不是叫你立即打包,從事別的行業。我相信交易的自律精神是可以培養的。具備自律精神與一套交易法則,就能產生自信,最后必然可以成功。

“我想,天生技巧是一種你具備或不具備的素質。你永遠就是你。我會考慮一些技術性的問題,但不會花太多的時間;我希望知道別人的想法,但接下來就看自己的。我會觀察他們,但不會追隨他們。如果他們的看法符合我的意思,我就接受,否則就不接受。關于經濟狀況的未來演變,我可能會有某些看法,但這些看法十之八九都不對!我想,頂尖交易員不會在意報紙上的新聞,因為報紙上都刊登昨天的新聞。你在這里,目的就是創造明天的新聞,那為什么要在意昨天的新聞呢?報紙刊登的消息能夠告訴你什么別人不知道的東西呢?如果報紙對于交易有任何幫助的話,我建義你看《太陽報》,關鍵是第三頁的封面女郎。另一個秘訣是看看晚上電視劇的內容,如果很精彩,代表明天的行情將上漲。”

“其中也涉及股票走勢。有些人是艾略特波浪專家,有些人相信甘氏理論、相對強度或市場輪廓,這似乎取決于當月的流行。可是,每個交易日結束,你就必須面對高點與低點。你必須決定是否讓行情穿越這些價位,究竟應該順著行情還是逆向操作。一切都必須由你決定。面對當時的行情,必須由我擬定正確的決策。你會得到一些直覺。”

凱特告訴我們,他的看法完全來自于觀察,不會被動采納別人的解釋,自行思考行情的隨后發展:這個新高點的買盤是否減弱?是否出現相反的力量?價格波動是否劇烈?多頭是否后勁不足?空頭是否準備反攻?價格走勢可以提供許多資訊:對于消息面的反應、到達的價位、停留的時間……

可是,你怎么知道何時應該繼續持有獲利部位?你怎么知道行情何時反轉?你如何判斷進場與出場的時機?如同大多數天才交易員一樣,凱特說他完全靠“感覺”,這種感覺來自于眾多因素的綜合評估。凱特不專注于某特定因素,其中涉及幾個理由。第一,他本身就能夠影響行情,決定是否讓價格突破;換言之,他本身就是市場指標沒有考慮的行情影響因素之一。第二,凱特每天都必須進行大量的交易;所處的環境不允許他坐在電腦前面分析快速變動的行情。另外,沒有人能夠否認一點,行情受到許多因素的影響,包括技術面與基本面的因素。所以,評估未來價格走勢,首先應該觀察各種影響因素的可能征兆,不應該專注于少數幾種因子。

“市場上有許多優秀的交易員,但你就是你,你沒有辦法真正改變自己。當然,經驗也是不可或缺的東西。你曾經有過某種經驗,如果類似的情況再發生,就可以立即掌握機會。可是,這種類似的情況可能發生在好幾年之后。總之,你必須具備某些先天的能力。有些交易員的表現確實不錯,能夠穩定賺錢,但他們絕對沒有辦法成為頂尖的玩家,因為他們欠缺必要的能力。每個人都會反應,你如何反應才是關鍵所在。他們沒有勇氣押下全部或大部分的賭注。他們對于蠅頭小利就很滿意了。當然,也有人敢奮力一搏。某些人也有勇氣押下所以的賭注,但他們并不是優秀交易員,結果他們的賭注立刻被一掃而光。”

我希望知道凱特交易能力的更深層心理根源:究竟是孩童時期的某些經驗,還是父母的影響?結果相當令人失望,我沒有找到答案。我從幾個不同的角度提出問題,但這些嘗試顯然沒有成功。對于類似的問題,凱特總是重復相同的回答。他總是盯著你看,含蓄的沉默迫使采訪人改變話題。這或許是因為他的個性使然,不希望讓交易能力藉由某種沒有根據的理想化孩童經驗,套到羅曼蒂克的無聊心理架構內。我采訪戴維·凱特的整個過程可以歸納為性感手槍與耐克廣告詞的結合:不要理會那些狗屎——盡管做!

[NextPage] 

如何處理失敗,請教贏家

如何處理虧損和失敗,這方面的專家顯然不是人生的輸家,而是人生的贏家。贏家處理失敗的經驗更豐富,因為他們總是能夠站起來,不斷克服失敗。輸家中輸過一次,這也是他們成為輸家的理由——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再站起來。

“我是虧損專家,虧損的次數很少人比得上。對于我來說,賺錢帶來的快樂程度,遠不如虧損所造成的沮喪感受。我自認為應該賺錢,一旦因為缺乏自律精神而發生虧損,你會對自己感到非常生氣。”

身為領導人,凱特展現出成功的自信心。如同愛默生說的:“自我信賴是成功的第一秘訣。”凱特承認,損失讓他氣憤自己,因為他認為應該賺錢。他的成功與他對自己能夠成功的信心之間,可能產生良性的互動吧。

“當然,你一定會發生損失,我知道自己經得起損失,也應該發生損失,但損失的數量才是問題的關鍵。遇到麻煩的時候,如果損失超過合理的程度,這是因為缺乏自律精神,因為你沒有堅持應有的行為,這才是關鍵。許多交易員沒有專注于本身設定的目標,不能夠排除期待、恐懼與貪婪之類的情緒。”

“你完全清楚自己準備承擔的風險程度,如果實際的損失超過你準備接受的程度,這就讓人非常懊惱了。舉例來說,假定我在這筆交易中準備承擔1000英鎊的風險。結果,你損失3000英鎊,那就錯了。我只準備損失1000英鎊,但我失控了,讓情緒取代客觀的判斷,我知道自己產生期盼的心理。這才是我懊惱的原因。我明明知道‘不該這么做,應該堅持自律精神’。”

所以,對于凱特來說,損失是因為缺乏自律精神,聽任情緒干擾而沒有專注于目標。解決任何問題的第一步驟是承認問題存在。許多非專業交易者拒絕承認問題存在。凱特能夠坦然談論虧損發生的原因,沒有任何托詞與借口,這正是他展現的專業能力。自我分析與自我對話是凱特用來改正錯誤的技巧之一。

“永遠都有發生松懈的時候,但你必須及時修正。我們經營一所交易員訓練學校,他們到這里接受我們的指導,我們提供建議。可是,我能夠向誰討教呢?我只能夠跟自己對話:‘你究竟在干什么?回到根本的原則,按部就班慢慢來。’這屬于一場心智戰爭。你只需要說‘去他的’,把虧損置之腦后,開始另一天。就是如此,這是你所必須接受的。可是,你必須確定好日子多于壞日子。我想,如何處理虧損的問題。重要性遠甚于如何處理獲利。獲利會照顧自己。你可以讓獲利永遠累積下去,可是,你不能讓虧損持續累積。你讀過的每本交易手冊上都這么說。問題是你不能妥善管理虧損,所以你被三震出局。總之一句話,迅速認賠,讓獲利持續發展。我從這句話中受惠良多,也嘗試把這句話灌入我們交易員的腦海中。”

發生虧損的時候,凱特的積極心態讓他能夠把虧損置之腦后。不是自憐地舔著傷口,而是理性地回到交易根本原則。正因為這種交易方法,凱特的成功不需要太高的成功率,因為具備自律精神,因為能夠斷然認賠,敢于讓獲利持續發展,所以他經得起偏低的成功率。

交易計劃與風險管理是防范損失的另一些技巧。將龐大的資本投入某個部位,交易員需要勇氣。如果犯錯,必須立即扭轉。如果部位處于獲利狀況下,交易員必須站穩。如何面對持續發展的獲利,困難程度遠超過持續累積的損失部位。當損失持續擴大時,有多少交易員會因此而不知所措——因為恐懼、貪婪、期待與自尊而癱瘓?當獲利持續發展時,又有多少交易員會揀起銀牌,轉頭就跑?自信與勇氣來自于交易策略的自律精神,例如:預先設定的停損。

“我們嘗試灌輸交易員一種有用的心態。設定交易的目標,盤算你每天或每個月準備承受的最大損失;面對損失,必須果斷處理,絕對不可以抱著期待的心理。很多人把差勁的一天演變為災難的一天,完全因為缺乏自律精神。很多人因此被三震出局。如果遇到差勁的一天,就接受現實,但我明天還會再回來。如果你具備自律精神,就經得起許多差勁的日子。不要告訴自己每天準備賺多少。如果今天賺了500英鎊或1000英鎊,不要說夠了,我要回家了。如果當天的交易順利,就應該把獲利擴大為2000英鎊或4000英鎊,堅持在場內。必須把豐碩的一天演變為最棒的一天。”

虧損部位可能大逆轉

一個虧損部位可能因為行情波動而逆轉為獲利部位。應該如何處理這種可能性?

“沒錯,可能。這取決于你介入多深。舉例來說,假定我在10元買進50口契約,必須考慮一個問題:如果明天價格下跌到5元,我是否仍然愿意做多?完全取決于個別情況。是否向下攤平?你或許比較希望針對獲利部位加碼,在12元的價位加碼。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唯一的法則就是沒有絕對的法則。完全取決于靈敏反應與彈性。”

凱特不受迅速認賠法則的拘束,因為他了解這個法則涵蓋在一個更高法則之下:如果你判斷錯誤,才應該立即出場。雖然虧損通常都代表判斷錯誤,但未必始終如此。你對于最終價格走勢的判斷可能正確,只是需要較長的醞釀時間。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出現不利的價格走勢,或許應該在更低的價格繼續買進。重點是你必須知道其中的差異:只是暫時的不利走勢而最后必定回升,或者價格下跌代表你的判斷錯誤。對于凱特而言,答案來自他對于行情未來發展的直覺。

可是,凱特所謂的“感覺”,實際上是一套系統;系統中的直覺成分高于機械部分。重點是:你必須擁有一套自己覺得自在的系統,而且必須具備執行這套系統的自律精神。沒有任何一套系統是絕對正確的系統。

[NextPage]

學習如何處理獲利

這可能是不太尋常的議題,因為我們都認為自己知道如何處理獲利,但凱特非常明白地指出——如何處理獲利的重要性更甚于如何處理虧損。在交易過程中,很多人都把資金流入視為薪水,幾乎代表他們應該得到的東西。

“你必須把獲利當作虧損的準備金,這是我覺得非常重要的態度。很多人,當他們賺錢的時候,開著跑車兜風:

‘看看我,車子價值45000英鎊,房子價值20萬英鎊。’

‘貸款呢?’

‘18萬英鎊。’

‘可是,你到底想說什么?’

‘我很會賺錢。’

‘萬一發生虧損呢?車子與房子不是都飛了嗎?’”

“這就是很多人的問題,賺錢的時候,他們很棒。可是,他們從來不會未雨綢繆。他們認為明年賺的錢可以支付貸款,但明年可能沒有收入。我始終保持一種心態:沒錯,錢是在那里,但只要我還留在這里,這些錢就不是我的。我只是暫時幫市場保管這筆錢而已。”

“一般來說,我認為應該保留相當程度的流動資金。當然,資金沒有必要存入交易帳戶,但你必須隨時能夠動用這些資金。很多人有錢就花,一旦交易不順利的時候,問題就來了。”

關于獲利,凱特還是沿用一個法則:獲利會自行照顧自己;獲利不同于現金。很多人經常搞不清楚,認為他們有權力繼續取得獲利。教訓:花錢必須謹慎。市場是一位嫉妒而善變的潑婦——當她放款的時候,隨時可能要你清償,而且利息很高。

交易戰術

* 交易不是做苦工。你必須樂在其中。如果辦不到這點,找出其中的理由。

* 記住“暫時停頓”,重新充電。

* 如果建立一筆理想的交易,必須確認這點,扯足順風帆,盡可能榨取獲利。

* 評估進一步獲利的機率,分批進場與出場,這是保障既有獲利而持續追求獲利的好方法。

* 必須保持“由多翻空”或“由空翻多”的彈性。

* 自律精神與專注投入,可以彌補先天的才華不足。

* 觀察行情,培養后續發展的“感覺”。對照過去發生的一切,累積經驗。

* 信賴自己成功的能力。

* 面對虧損部位,堅持自律精神。

* 預先規劃損失的最大程度。

* 相對于獲利,損失需要更多的照顧。

* 把損失置之腦后,繼續前進。專注于未來而不是過去。

* 留意獲利能力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