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期貨狂生”許盛:從5萬到1300萬的傳奇

  NBA馬刺隊的當家球星——鄧肯是許盛的偶像。許盛喜歡鄧肯并不是因為他的多枚冠軍戒指,而是他在場上的穩定發揮。“鄧肯幾乎每場比賽的數據都很平均,得分20,籃板球10個。這組數據在當今NBA賽場上并不算最好,但是場場都能有這種發揮,就是他的可怕之處。”

  期貨市場是一個創造奇跡的市場。但我們看到95%的期貨投資者最終以虧損告別期市,而那些生存在5%范圍內的幸運者,有著怎樣的生存法則與投資訣竅,這似乎是一個謎。

  近日,《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走近上海一位期貨傳奇人物,聆聽了他將5萬元變成1300萬元的心路歷程,這或許能為上述謎題給出一些解答。

  5萬元起步 首戰遇挫初嘗風險

  今年28歲的許盛,已經擁有9年期貨交易經歷。從最初的5萬元,到今天1300多萬元,許盛仍然感到在這個市場生存如履薄冰,對他來說,這是一份需要用生命來面對的事業。

  1999年5月21日,許盛即將高中畢業,他作出了人生中第一個重要選擇——做一名職業期貨投資者。那天,他在一家期貨公司開通了自己的交易賬戶。當時,許盛已經擁有3年股票投資經歷,且賺到了“第一桶金”5萬元。

  而追溯許盛最初接觸金融投資市場的時間,則是1993年(13歲)。那時,許盛已經開始“研究”股票,開始給自己的人生定出了初步方向。

  促成許盛作出這一決定的,緣于1993年在舅舅家翻到的一本書。現在那本書的名字已不記得,閱讀內容也只是書的前言,大體意思是,股票市場是一個對大多數人公平的市場,對一個年輕人來說,選擇金融投資,可以減輕對社會關系的依賴,而通過個人智慧來創造輝煌。

  許盛說,他小學、中學的學習成績都不差,正是這本書和舅舅后來的引導給了他啟發。按照一般人的發展路線,考大學,找工作,依靠學校里積累的知識、能力來打工掙錢,在現在這個年齡也許還在為一套住房的首付款奮斗;而如果把同樣的精力投入到金融投資的研究上,則可以更加直接地創造財富。

  于是,許盛從1993年開始看股票K線圖,買認股證,1996年成為正式股民。而最終在1999年放棄股票市場,選擇期貨市場,許盛談了三點主要原因:一是1998年下半年股市出現回調,發現投資股票越來越困難;二是發現期貨市場具備多空雙向機制,即無論處于牛市還是熊市,期貨市場年年都可以賺錢;三是商品期貨價格當時處于低位,他相信期貨市場也存在“抄底”。

  1999年3、4月,許盛參加了一個期貨交易培訓班,然后在5月21日開始了自己的期貨生涯。

  不過,許盛的第一次戰役并不成功。他的5萬元起始資金,第一次交易買了10手大豆,價格在2000元/噸左右,結果每手虧損了20個點左右,總計虧損約2000元。

  許盛回憶,當時在期貨交易培訓班上,老師告訴大家,做期貨信心很重要。沒想到第一次交易便遭遇了虧損,這使他對這個市場的風險有了初步認識。更沒想到的是,在接下來的4年時間里,他的資金總是起起落落,直到2003年5月仍是4.5萬元,并沒有實現他理想中的“輝煌”。

  “我這4年就等于讀了一個大學,專業是期貨。”許盛笑著回顧了這4年歷程。事實的確很湊巧,1999年6月正是許盛高中畢業應該進入大學的時間,2003年7月恰好應該是許盛大學畢業的時間。恰恰就在2003年的這個時點,許盛的賬戶開始出現大幅增長。

  “這四年帶給我許多磨礪,許多反思,也從中摸索出適合自己的交易系統和操作理念。這四年真的很關鍵。”許盛說。

  重建操作規范 紀律性至上

  2003年,許盛更換了一家期貨公司。他發現最初開戶的那家公司存在諸多不規范之處,如客戶沒有自己在交易所的交易代碼、借培訓之名發展客戶并收取高額手續費等。

  許盛在注重公司的規范的同時,開始反思自己的操作規范。此時,他已經意識到紀律性的重要,也認識到遵守紀律需要的是刻苦訓練。而這已經開始進入到許盛今天對做期貨的理解:做期貨就是做自己。

  談到“做自己”,許盛認為這完全是一個需要系統性描述的玄妙的東西,這或許是做期貨的最高境界,也是必經之路。

  許盛自稱是一個籃球迷,不僅愛打籃球,也喜歡看籃球賽。在這次采訪中,許盛大量引用籃球場上的人和事來表達自己的期貨理念。

  NBA馬刺隊的當家球星——鄧肯是許盛的偶像。許盛喜歡鄧肯并不是因為他的多枚冠軍戒指,而是他在場上的穩定發揮。“鄧肯幾乎每場比賽的數據都很平均,得分20,籃板球10個。這組數據在當今NBA賽場上并不算最好,但是場場都能有這種發揮,就是他的可怕之處。”

  許盛對鄧肯進行過研究,發現鄧肯原來是學心理學的。“鄧肯穩定的賽場表現離不開穩定的心理素質與比賽心態,也是球技已經達到穩定發揮水平的體現。期貨交易需要的就是這種心理品質,這種穩定的交易系統。”

  許盛認為,要形成一套穩定的期貨交易系統,往往需要五六年的時間。而穩定的心理品質,則需要持之以恒的鍛煉,甚至說,做期貨就是在做人,如何克服自己的貪婪、恐懼以及懶惰,如何永遠在這個市場面前保持謙卑。

  事實上,期貨市場的紀律性主要指“資金管理”、“嚴格止損”等風險控制要求以及“重勢不重價”等投資理念。“這都是些大道理,在培訓班上老師反復講的就是這些,但真正做起來實在太難。”許盛說。

  不少人眼中的期貨市場,是一個充滿暴利可以“一夜致富”的市場,他們的操作是看著盈利下單,這些人大多收獲爆倉的結局;少數人眼中的期貨市場,是一個處處布滿陷阱的市場,他們的操作首先是如何避開這些陷阱,求得在這個市場的生存,然后捕捉哪怕是一年才出現一次的機會。當然,這種機會也是符合自己的交易系統、在嚴格風險控制之下的機會。

  談到這一點,許盛說起自己在籃球場上的表現。“從中學開始,我打籃球永遠是第一個回防的人。可以說,我在進攻的時候,就想到被對手斷球的情形。”

  在期貨交易上,許盛說自己很少去關心每筆交易可能實現的最高權益,想得最多的是這筆交易可能出現的最大虧損。在準備好最大虧損的情況下,才會擁有一份恬淡從容的交易心態。這種心態有助于克服因為行情出現意外而被強化的貪婪或者恐懼。

  “有時我賺了錢,但心情并不愉快;有時我虧了錢,卻心情不錯。我心情的好壞取決于是否嚴格執行了戰術紀律,有時執行紀律可能虧錢,沒賺到意外賺到的錢;有時不執行紀律,賺到了不該賺的錢,這種僥幸獲勝非常可怕,一個人的紀律性可能因此受到破壞。”許盛表示。

  “永遠不要讓對手比你更努力”

  作為一名職業投資者,許盛前后有過兩句座右銘。第一句是剛進入期貨市場時寫下的“正因為曾經渺小才成就偉大”。現在改成了“永遠不要讓對手比你更努力”。

  看起來,曾經的座右銘更多帶有勵志的功能,而現在的這句話十分樸實,卻很實在、實用。許盛在這9年里,一直用行動在實踐這一句話,這也是他創造奇跡的主要原因之一。

  許盛的努力,可以用偏執來形容。而他選擇了這樣的態度,有他實實在在的理論基礎:“你既然選擇了期貨這樣一個你死我活的市場,就必須付出比對手更大的努力。期貨是一份嚴肅的事業。

  回憶起1999年進入期貨市場的情形,許盛頗有感慨。那時家里沒有電腦,沒有行情軟件,只能到期貨公司的交易廳去下單,兩人一臺電腦。他發現,大部分投資者做期貨并不認真,不認真研究基本面,也不認真分析行情,喜歡帶著賭博的心態去交易,賭對了就賺大錢,賭輸了就賠得很慘。可以想象,一個天天參與賭博的人,總有大虧的那天,其結局并不會好。這也可以解釋,為何期貨市場長期是95%的人虧損。

  許盛還了解到,除了散戶交易廳是這樣外,就連坐在大戶室的人也并不刻苦。他們經常一邊打麻將,一邊看行情,每天資金總是大起大落。

  “那時交易條件落后,但給了我近距離觀察交易對手的機會。期貨是一個零和甚至負和游戲,既然對手如此草率,豈不是給了刻苦努力的人成功的機會?”許盛說。

  從此,許盛開始精心安排自己的作息規律、交易計劃。每天早上7:30起床,用一個小時時間復習前一個交易日的總結與當天的交易計劃。這部分內容是許盛最看重的,他每天收盤以后至少花3個小時時間來復盤,認真總結當天交易的得失,為明天的交易擬定計劃。許盛會把這些內容寫在紙上,包括當天為何下單、為何考慮增倉、為何想到止損、明天要特別注意什么信息、如果出現某種情況應該怎么處理等,對于一些特別重要的內容,他會用五角星畫在前面,并注明“特別關注”。

  目前,許盛家里已經保存了高達數米的此類交易提示單。在他看來,這些提示單已經成為他的制勝秘方。

  此外,許盛還投入大量時間研讀各類投資書籍,認真總結各個期貨品種的歷史交易數據,做到對每個品種的行情特征爛熟于胸。9年來,他堅持天天盯盤、復盤,至今沒有一次像樣的旅行,只是在去年的一個周末去了一趟海南,其他節假日時間仍然呆在家里。

  許盛說,有兩本書對他影響最大。一是約翰·墨菲的《期貨分析技術》,二是史蒂夫·尼森的《日本蠟燭圖技術》。前者堪稱期貨技術分析的經典教材,寫得很全面,重在灌輸正確的投資理念;后者更加注重細節,對技術分析的闡釋更加深入。許盛以學習打籃球為例,前者教人運球、投籃、傳球等基本功,后者可以細化到戰術細節。當然,學習這兩本書必須結合實戰操作,因為書上的內容也不是完全正確的。

  對于刻苦訓練,許盛舉了中國籃球隊“神射手”王仕鵬的例子。這位曾經在世錦賽上用一個壓哨三分為中國隊力挽狂瀾的年輕人,天天晚上帶著面包到籃球館練習三分球。

  “做期貨也需要這樣的精神。只有刻苦訓練了,才能對各種行情做到心中有底。只有心中有底了,才能具備最佳的競技狀態,才能在關鍵時刻做到止損。”

  交易方法萬變不離其宗

  談了風險意識,談了刻苦訓練,許盛最后交流了自己的交易方法。歸納起來還是那12個字:把握趨勢、資金管理、嚴格止損。

  “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交易系統、自己的操作策略。但任何方法都離不開這12個字。”許盛說。

  在許盛看來,做期貨是完全可以盈利的事情。只要做好資金管理,做好嚴格止損,然后根據自己的認真分析判斷出趨勢。每次都沿著這樣的操作模式去努力,一定能把握住機會。

  其中,止損是期貨交易最難的事情,也是期貨交易幾乎唯一的不二法門。翻開許盛的交易記錄,他的成功是由許多次小虧損加上許多次小盈利以及少數大盈利組成。正是有了“嚴格止損”這項法寶,許盛從來沒有出現過大幅的虧損。

  要做到嚴格止損,許盛強調這不是一句口號,而是經過刻苦訓練的結果。這好比一個人的額頭被人用槍頂著,有人處于疲憊或麻痹狀態,感覺不到這是危險,結果釀成大錯;而長期刻苦訓練的人,其風險意識與心理準備處于最佳狀態,會立刻發現這就是危險,從而得以逃生。

  而做好資金管理,也是經過刻苦訓練戰勝自我的結果。許盛舉了一種極端的行情,即一個品種在種種明顯的利好情況下直奔漲停,且預計明天肯定繼續上漲,他仍然不會把倉位提高到40%以上,因為期貨市場的意外是永遠存在的。

  采訪期間,恰逢武漢一位叫萬群的期民的故事被業界熱議。萬群在今年這輪豆油大牛市中,資金從4萬元變到上千萬元,再從上千萬元變回5萬元。她的操作手法是滿倉持續做多,快速實現資金翻倍,但也因為行情大回調,吐出了所有利潤。許盛認為,哪怕萬群在此輪牛市最高點全部出貨,保住了這上千萬元,將來也會賠個精光。因為錯誤的資金管理模式注定了在期貨市場慘敗的結局。只要方法錯誤,不遵守紀律,任何行情都會一敗涂地。

  最后,對于趨勢的判斷,許盛也認為是刻苦訓練的結果。只有經過認真研究,才能對基本面、技術面、資金面等各種因素產生判斷。同時,要恪守“看不懂的行情不做”的理念。只有市場出現了自己熟悉的交易系統的機會,才去捕捉它,要耐得住寂寞。這好比拳擊運動員,只在對手出現自己熟悉的套路時出拳,其他時間都雙手護頭防御。

  許盛說,預計再過5年,中國期貨市場的專業投資者會越來越多,那時的交易對手水平會越來越高,這對自己的操作會增加難度。但只要堅持刻苦訓練,堅持正確的操作理念,相信能在這個市場上一直走下去。

  許盛實戰記錄:成敗一念間

  許盛介紹,在他的投資生涯里,有數次“戰役”值得回味。其中最遠的一次是1999年7月,最近的一次是今年2月。

  1999年7月19日,許盛在1919元/噸的價位買入了15手大豆期貨5月合約。當時許盛還是一名新手,入市不到3個月。憑借在股市上3年多的投資經驗,許盛認為大豆價格已經被低估。在1950元/噸下方買入大豆是基本安全的。

  不過,大豆期價并未出現如許盛預料的那種上漲,相反掉頭往下。許盛按照“嚴格止損”的要求,一跌到止損位便砍倉。不過,大豆期價盡管反復下跌,但從技術走勢看,并未改變向上的趨勢。于是許盛又重新殺入多單,結果遭遇莊家繼續兇狠的洗盤。就這樣一共來回了四次,許盛止損了四次。終于在第五次多單進入后,期價出現了意料中的上漲,且走出一波單邊牛市,最高達到2202元/噸。

  上漲過程中,期貨公司曾勸許盛在2019元/噸平倉,但許盛堅持認為目標價會在2150元/噸以上,拒絕平倉。后來事實證明許盛的判斷是正確的,在這波行情里,許盛每手賺到250個點,即2500元,15手共獲利37500元。

  此次操作帶給許盛三點收獲:第一,建立了期貨投資的信心,這對于日后的操作具有重要意義;第二,實踐了“重勢不重價”、“嚴格止損”的理念。堅信行情趨勢,同時在必要的時候嚴格止損。止損并不可怕,關鍵是保住了自己的資金,為下一次操作留下機會;第三,不輕易受旁人的影響,只相信自己的技術判斷。

  今年春節后的第一個交易日(2月13日),許盛等來了白糖啟動的機會。在春節前,許盛一直在觀察這個品種,他經歷過2007年7月份白糖從3400元/噸的上漲,也跟蹤了年前的一次回調。春節前,南方雨雪天氣帶來了白糖減產的預期,盡管具體數據尚不明朗,但正是這種不明朗的局面給了投機資金炒作的機會。于是,許盛密切關注節后資金的動向。果然在2月13日這天,盤中走勢出現明顯的增倉放量上行,這是典型的做多資金大規模入場的信號。

  這天,許盛堅決地下了400手多單,當天白糖期價封于漲停,隨后幾日白糖期價瘋狂上漲。在這波行情里,許盛平均每手獲利600點,總計盈利24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