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做外匯兩個月賺50億的經典故事!

??1994年我說的那句話:“……即使是瑞士銀行,美林證券,也是擔當不起的”,1998年夏秋之交,在包括索羅斯在內的美國幾只金融大鱷身上應驗了。

??本來嘛,日元在1995年上半年竄至79.75,這是歷史新高,是二次大戰后未有過的。一種貨幣,特別是象日元、英鎊、瑞士法郎這些強勢貨幣,不要說是幾十年不見的價格,即使是十年不見的價格,一旦出現,馬上進場。是新高,就大筆賣出;是新低,就大筆買進。這樣做,不是“100%賺”的問題,而是——肯定是、絕對是1000%地賺!

??1995年上半年那次,日元到80時我賣出,但是未能沉住氣,在回到90、每張單賺一千點時,我就將合約全部平了倉。但不久,日元就到了100的價位,把我氣得說不出話來。幸虧我不是周瑜,所以沒有吐血。這次雖賺了不少錢,我還是生了氣!不過,雖生了氣,卻也學了乖,就是我摸到了日元的脾氣。這日本人,會耍陰謀。沒有關系,咱早上不見面,晚上還會不見面嗎?有見面的日子的。你日元若再有那么一天,再給我像這次日元至極的機會,我就會沉住氣了。不賺你日元三千點一張單,我絕不平倉!

??當然,95年我不過是發的一個狠。哪一天才能再有這個機會?不知道。可能十年,可能八載。也可能像94年這次,需要從二次大戰至94年的漫長的五十年。不過也沒關系,如再給我碰著了,咱也不歡喜;碰不著,咱也不懊惱——這就叫“可遇不可求”。

??誰知,該派日元在我手上輸。機會來了,也不過過了4年,1998年6月,日元進入了139區,我按兵不動。我知道機會又來了,但是為了兜底給日元來一網,我靜觀其變。時刻都在注視著它,很有耐心地等待著。這時,全世界都在嚷嚷,東南亞一些國家的領導人向日本政府發火,我記得那時,有一天看電視,看到中國政府的李鵬在接見日本領導人時,也表明了中國政府對此有很大的意見。還有一些所謂的金融專家,在媒體上發表文章,說日元還要往下跌,因為日元每跌一元,日本的一些大公司就能得到一億日元的好處。

??透過這種種亂象,我估計日元差不多了,到頂了,不會再走了。

??既然估計日元不會再往下走,就得趕緊買,因為日元很狡猾(說這話不通,這意思,實際上是說操縱日元走勢的人很狡猾。)它一旦到底,稍微晃蕩個個把星期,然后說回就回,你追都追不及!

??從1998年7月31日上午日元突破144(具體的時間是當天上午9時23分,日元突破144,其時價位到144.02)起,我就時刻注意著它,144、145、146……然后又是144、145;或144、146,就是不回143,我知道它在迷惑人,那意思是想讓你感覺到,好象它不回去了,嚇唬你,好象還要向150、甚至是160挺進呢!當時有不少家報紙都是在跟著這么胡吹的。

??我等了八天,1998年8月11日,上午8時14分,日元突破147,而且是147.61,我覺得不能再等了,要當機立斷!因為事先我早已做好了準備,在有關的幾個市場都放足了錢,就等這一天、這一個時辰的到來。現在來了,好,我拿起電話,馬上買單。

??我共買單兩萬四千張,也就是總共做了兩萬四千張合約。

??買單,不是一個電話,一次就買了嗎?怎么說是“總共”,難不成你不是在一處買的單?

??對,我是在幾個外匯市場分頭買的單,并在一塊,是兩萬四千張合約。

??為什么要分幾個市場做買賣?

??因為我知道這一仗必勝,如在一個市場,打了這么個大勝仗,賺那么多,于哪方面的安全都不利。所以就兵分幾路。

??不過這一天還好。一般情況下,像這種多年不到的價位,往往是到達后,馬上就退回了,一退說不定100點,或300點。這一天,從8點11分,至9點35分,幾乎沒有動,因為9點35分的日元價位在147.43,只相差不到20點,等于沒有動。

??不管你是買賣多少,與外匯市場做買賣,快的時候,一分鐘就解決問題了。

??不過幾家市場的買賣之間總有一點耽擱,所以總共花了半小時左右,結束了三千億日元的買單。買單的價位不同,因為外匯市場的價位,說不定每分鐘都在變,都在跳。不過這天還好,變來變去,都是圍繞著8點14分時的147.61這個價位在轉,有時比這個價位高十幾二十點,有時比這個價位低幾點,大約平均下來,也差不多,九九歸一,還是在147.61上下。為了計算上的方便,咱們就一起算成147.61吧。

??有人說,你在外匯市場買進三千億日元,這要多大的資本啊!
?
??說來很簡單,沒有花我別的方面的儲備,就是上面講的在97年上半年,賣了四個月的小魚(即鰻魚苗),賺的五個億人民幣,就用它,在這第二年的98年8月又做起了外匯的買賣,買進了三千億日元。

??買賣外匯,同互聯網一樣,只要看準了機會,一個普通的小網撒下去,卻逮到了一條大魚,可以以小搏大。

??世界外匯市場的買賣,同平時銀行里的兌換外幣不同,銀行里需要十足金額,一對一;外匯市場既然是以小搏大,所以它只需要相當于買賣量的2%左右的保證金就行了。那么三千億日元的2%,就是六十億日元,又因為此時日元對美元的比率是147日元左右換一美元,所以六十億日元除以147,就是四千零八萬美元左右。

 

??而我97年那次賣鰻魚苗,四個月賺了五億人民幣,相當于六千萬美元多一點,就算六千萬美元吧,我一起都投進去了。

??全世界三大外匯市場,倫敦、紐約、東京(數倫敦市場最大,一天的買賣量,差不多就有三千多億美元。),以及低一個級別的二號市場如香港、新加坡、法蘭克福等,保證金雖有高下之分,不過大體上說,一張標準國際合約買賣量,都在十萬美元左右,而收的保證金,都是在二千美元左右。如以每張合約二千美元的保證金,我這一次做了兩萬四千張合約,保證金就需要四千八百萬美元。而按上面保證金占買賣量的2%算,是四千零八萬美元左右。雖然有差別,但外匯市場也不要你的保證金,最后算帳時還是你的,所以沒有人計較這事。有的市場,每張合約的保證金收兩千美元,好,就給兩千美元;碰到另一個市場,只收一千七百美元,好,就一千七。因為這只是一個約數,真正放的錢其實是愈多愈好。一般都是保證金的兩三倍,也有不止的。

??究竟需要放多少倍?因人而異。老扎的,比保證金稍多一些,夠它,也就是價位,在里面能轉身就行了;不老扎的,放十倍的兵力,照樣輸,甚至輸得精光,輸得跳腳。

??比如這一次,我放的錢是六千萬美元多點,大約是所需保證金的一倍半左右,最后卻贏了十倍左右,也就是賺了六億美元還要多一點;而美國的那些金融大亨如索羅斯們,全部都輸了,輸了相當于他們所放保證金的十倍都不止!

??這次戰役是一次有把握的仗。早在1995年那次,我碰到了二次大戰后日元的歷史新高,80,后來又到79,我馬上就順方向入了市,賣出日元。不久,日元就往下降。可惜沒有賺足,一張合約賺了一千點。在我平倉后,日元又降了一千點。這件事我放在心里,打了個埋伏。四年后的1998年8月,又來了一次二次大戰后的新低,跟95年掉了個個。我就把握十足地調兵遣將了。

??買單后,也就是算買賣量是買了三千億日元之后,我就穩坐釣魚臺,隨它日元如何表演,我高低不動。我不動,日元也不動,它始終沒有再下降逾過147一步,雖時有上升,也沒有超過140。好,那咱們就較量較量吧,看誰更能沉得住氣!

??在我大筆買進日元后的第二十三天,即98年8月31日,晚上,23點08分,日元升破了140,到達139.09!第二天即9月1日,日元更上竄至135.00。

??我自己沒有為所動。不過我知道,這時市場客戶的情況,一定是不外這兩種情況:賣錯了單或叫做反了的,如索羅斯等,這時會以為日元還會再回頭,甚至還在想,它不但還會回頭,可能回頭還會越過150!那就死守,結果當然是全軍覆沒;在142-145這區間買對了單的客戶,此時認為賺也賺得著實不錯了,于是紛紛平倉。這平倉的,平倉后,有的滿足了,就此歇歇了,他們沒有事。還有的雖平倉賺了,但又以為日元回到這兒后,還要回去的,就又來了一次銷單,這也上了大當。

??又36天后,98年10月6日16點09分,日元更升破130,此時到達129.37,我準備平倉。稍微考慮了一下,我認為日元還要升,因為日元往往是一瀉千里,往一個方向疾馳三千點,這是操縱日元的人,慣耍的詭計!

??如果不再向前也就是向上再升了,而是退回去了,而且是一退也是千點、甚至不止,怎么辦?

??到了這一步,已經賺了很大的一筆數字了,再丟掉它是有點可惜。這對我來說,也不難,熟嘛。熟,就能生巧。

??我馬上給有關的市場都打了電話,全都放了一個“即停、算帳”的價位,英文叫LIMITORDER,也叫做“電腦限價止賺單”,就是原來,也就是上次,我在這個市場買了多少張合約,現在請他們在某一個價位,給我來一個正好是相反的賣單,就是一到這個價位,電腦自動操作,就替我把上次買的單全部賣掉,清帳。

??我放的價位是132,就是日元現在在129,如果退到了132,我的買單全部賣出,清帳;如果日元從此后還就不回去了,往前再走,也就是往120、甚至是110方向走,怎么辦?那就走吧,走得愈遠愈好。

??在我放了LIMITORDER之后,第二天的最低價是130.70(10月7日早晨3點58分,日元到過一次130.70。)此后,便直上,上午7點58分,是127.90,上午10點54分,是125.63,12點53分,是122.80,晚上,20點04分竟然到了120.30!

??好,我得慶祝一下。

??我開了一瓶五糧液,沒有費事就喝光了。

??第二天,98年10月8日,捷報頻傳:

??上午7點30分,日元價位是122.90;10點17分,日元升至115.60,12點54分,當日元升至112.03時,我當機立斷,一梭子電話,把所有的合約全部平了倉。

??當然,在平倉前,必須把10月6日放的LIMITORDER(電腦限價止賺單)全部取消,然后再銷單平倉,就是把之前買的三千億日元全部賣出平倉。

??這一仗,漂亮。我這一仗結束后的四個小時后,16點45分,日元又回到了119.93。不過此后三天之內,也都沒有越過120就是。

??我在日元的價位是112.03時開始打電話,因為不是一個電話,而是要打好幾個電話,所以在打電話的過程中價位稍有變化,不過大致上都還是在112.03的附近。所以為了計算的方便,我們還是以112.03算帳。

??這一仗,賺了多少?

??賺了六億多美元,合人民幣五十億左右。

??97年1月至4月,第一次花了不過三十多萬人民幣,買了一噸鰻魚苗,之后總共做了4個月的鰻魚苗生意,就賺了五億人民幣。98年8月又以這五億人民幣出場,兩個月不到賺了十倍,五十個億的人民幣。一般說成績是不錯的。

??賺了六億多美元,是怎么算的?不復雜,大致上是這么算的:

??(1/賣價-1/買價)再乘以每張合約的金額——即買賣量:12,500,000日元。

??因為我的買價是:147.61,賣價是:112.03,所以,

??(1/112.03-1/147.61)×12,500,000
???=(0.0089261-0.0067746)×12,500,000
???=0.0021515×12,500,000
???=26893.75美元

??這是一張合約所賺的數字。因為我共做了兩萬四千張合約,所以,總共所賺如下:

???26893.75美元×24000=645,450,000美元

??傭金各市場不一,但也都是一來一回,也就是做雙單,一買一賣,一張完整的合約收幾十美元,有的是收32美元一個來回,有的是多一點,都不嚇人,就幾十美元的事嗎,總共也不過八十幾萬美元。

??我這人從小就不喜歡算零頭,喜歡算整數。比如做孩子的時候,我媽叫我去菜市場買菜,一條魚,賣魚的說八毛二。我說:嗨,別八毛,還帶個二,這零頭不好算帳,就整數吧,給你一塊錢。所以這六億四千五百四十五萬美元,你說它拐了多少個彎?太羅嗦,是不是?就六億美元吧。換算成人民幣,也就是五十個億左右。

??這一仗,不過花了我一個月零十九天的時間,就能賺十倍,就是六億美元,這錢啊,也太好賺了。

??是不是我絕頂地聰明?
???
??不是。
???
??那為什么能取勝?
???
??究其原因:

??第一、我的經驗比較豐富,在外匯市場,滾打了不少年了;外匯市場以外的社會上的所謂社會經驗,也比較豐富。

??第二、是我的心理素質好,只要認準了方向,之后任它日元怎么耍盡了花招,我自巍然不動;這一點,很多人后來差點氣死,因為他開始也看準了方向,但是進去不久,經不起日元的蠱惑,很快就“變節”,就是又換了個大方向,結果是很嚴重。

??第三,我不悖常理辦事,多年不見的新高,或者是多年不見的新低,只能逢新高就賣,逢新低就買,而絕對不能是相反,如果相反,管你什么索羅斯,或羅斯索,都非死不可!更不待說那個小不點兒的霸菱的李森了。這本不是什么深奧的大道理,誰都懂,最起碼像索羅斯這樣的人,那是肯定懂的,但是世界上往往就是這樣,很多人都懂的常識性的道理,極其平常的道理,一到了關鍵的時候,別說是一般人,連索羅斯都不懂了。

??不知道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