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炒匯經歷:從1萬美圓到100萬美圓

  從1萬美元起家,到如今操作的資金逾百萬美元,37歲的程瑋將10年的人生和波譎云詭的匯市緊緊地綁在了一起。
  每天都在戰斗,所以10年中經歷過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戰役,既有日進萬元的完美戰績,也有幾乎輸掉全部家當的潰不成軍,但正是這樣的大起大落,才讓程瑋感到了匯市的無窮魅力。
  盡管至今仍不會看技術指標,可誰也不會懷疑程瑋是真正的炒匯高手。而正因為這樣的高手就在我們的身邊,我們才會更加關注他,為我們的讀者解開他們身上的許多秘密。
  有過日進上萬美元的酣暢淋漓,也有過口袋里只有1元錢的落敗,匯市的波譎云詭和無窮魅力為程瑋大起大落的人生做了最好的詮釋。
  十年前向親友借了1萬美元起家,但如今操作的資金已經逾百萬美元,其間更是經歷了幾乎輸光全部家當的一無所有。可誰也想不到,即使是從零也可以起步,程瑋不僅可以翻身、可以大賺更可以創造700萬美元的月交易量。雖然在業內人士的眼中一直不夠專業,可他在民間的聲譽使他早就被多家銀行奉為上賓。
  每天下午3點左右,程瑋都會按時走進他的“戰場”--工行999理財中心的大戶室,一臺電腦、一部電話、一張紙、一支煙就是他全部的工具。就在這并不豪華的方寸之間,他每天都和整個世界上無數雙無形之手較量,從鍵盤的一敲一擊中搶奪屬于自己的“戰果”。
  看似平靜,實則驚險。程瑋說:“我每天都在跟這看不見的手較量著,在猜測它的下一個動作是什么,它為什么會從我這里賺走幾千美元,我要怎樣操作才能把這幾千美元給奪回來。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熟悉它才讓我更有可能戰勝它。”
  “他的判斷經常是神來之筆,這一秒鐘決定購進英鎊,但下一秒鐘,他可能已經決定全倉吃進瑞郎,這種敏感是別人無法琢磨也無法跟進的,可能與他豐富的實戰經歷密切相關。”一起炒匯的“戰友”這樣描述他。

  不懂技術指標的炒匯“大戶”
  普通的外表,樸素的衣著,腋下永遠夾著一個略顯破舊的黃色皮包,走在大街上,你都很難把程瑋一眼認出來。這個每天操作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美金的炒匯大戶,平凡得如同街上每一個普通工薪族,只有走進大戶室,從工作人員無微不至的關照里,你才能些許感受到他的與眾不同。而你也千萬別小看他那個不起眼的黃皮包,里面裝滿了大疊的紙片,而紙片上密密麻麻記錄的,正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他的所有操作記錄。上面的每一個數字,都與他的財富直接掛鉤。
  而更令人無法置信的是,在工行999理財中心的大戶室里,程瑋是唯一一個看不懂外匯技術指標的“高手”,而且銀行的工作人員幾次力圖施教被他婉言謝絕,他相信自己的判斷勝過相信一切。但這絕對不表明他閉目塞聽,他幾乎每天要翻閱所有的報紙和財經網站,吸收一切與匯市有關或無關的財經信息,從那里獲得外匯炒作的靈感。他熟悉各類金融工具,對世界經濟形勢有著自己的見解,對幾大主要外匯國家的政治經濟政策了如指掌,也正是這些長期的積累學習,給予他對外匯市場獨特的敏銳。
  最近頗受關注的日元就是一個例子。幾個星期以前,日本公布短期景氣報告指數積聚了人氣,大部分的分析人士都看好日元,116的價位紛紛跟進,由于對日元下意識的偏愛,程瑋同樣吃進了日元。然而下午完成操作,凌晨回到家里,程瑋卻一直覺得心有不安,翻報紙看到了朝韓沖突爆發,程瑋幾乎下意識地決定將日元全部派發。果不其然,日元隨后的走勢一路向下,從高位跌至120。程瑋幾乎是逃過一“劫”。
  “日本離朝韓最近,美國的軍艦就在日本沖繩,因此可以想象,一旦朝韓發生戰爭,日本是首當其沖受到影響的國家。”如此一條對別人來說可能不會引起太多關注的消息,卻觸動了程瑋炒匯的敏感神經。對待匯市,程瑋有自己的直覺和理由。他在第一時間內將日元換成了瑞士法郎,因為每次戰爭消息出現,瑞士法郎總是最受歡迎的幣種。當時很多人對此不以為然,因為幾乎所有的技術指標都有向上跡象,幾乎所有的消息也都是利好,但等到事實證明的時候,他的幾個同伴已經深陷其中。
  “炒匯最忌諱的是跟風,卻缺乏自己的判斷。這樣既無法找到合適的入場時機,也無法判斷恰當的出場機會,最終的結果就是給別人'抬轎子',而如果恰趕上高位買進底位套牢,則損失更為慘重。技術指標對于初進匯市的人有著重要意義,然而這種意義也就是只能是指導的層面,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直覺和判斷。我有一個朋友就是這樣的,剛開始根據技術指標操作,一天內賺了200美元,有些欣喜若狂,兩個星期不到的時間,就因為跟風聽消息損失了幾千美元。”程瑋很懂得這個市場的制勝之道,他絕對不跟風,近乎固執地堅持著自己的判斷。
  “我做過幾次這樣的比較。我自己先綜合分析各類消息,在心里下一個判斷,然后再請相關技術人員根據技術指標下一個判斷,如果兩者相同,操作的時候會更有底氣,如果不同,依舊按自己的判斷。實踐下來,常常是我的判斷勝算更高。”說這些話時,程瑋顯得相當自信。

  日元戰役盈利14%
  1994~1995年,日元從120升至105,1995年4月19日,最高甚至到過79.75,程瑋踏準這波行情,獲利1500點,幾個月盈利14%以上。
  程瑋炒匯十年,在前五年,基本上都是在跌跌撞撞中前進的。“炒匯的技巧不可能一蹴而就,很多時候,程瑋也在花錢買教訓。”程瑋在工行999理財中心的客戶經理告訴記者,“但和別人的最大不同是,他更善于總結,他幾乎每天都要給自己一天的操作經歷做反思,從中吸取經驗教訓。別人炒匯可能是在玩票,但程瑋不同,他是用全部心思在炒匯的。”
  1988年,由于單位不景氣,22歲的程瑋從市百四店離職,開始另謀生路。在隨后的兩年時間里,程瑋的身份是飯店老板,擁有三家連鎖店,每天凌晨5點起床到三家店里巡視,晚上9店打烊結算一整天賬目。“有人說,開過飯店的人可以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但我恰恰相反。飯店經營得并不成功,管理員工、清查賬目在我來說是很困難的事,我比較喜歡單槍匹馬地做點有挑戰意義的事情。”1993年,程瑋認識了匯市。
  “那時北京路上的交通銀行開出了外匯寶業務,我就隨便過去看看,覺得興趣很大,恰好家里有國外親戚寄來的1萬美元,我便嘗試著自己炒匯。”由于炒匯在國內剛剛興起,匯率波動非常劇烈,點數也高得驚人,但毫無金融專業基礎、對匯市一無所知的程瑋還是從中發現了巨大的樂趣,“我是職業學校畢業,沒學過經濟,當然也不懂金融,什么都是在摸索中進行的。看看報紙、電視的財經新聞,根據簡單判斷就出手,也不曉得什么匯市波動規律,贏了就賺錢,虧了就割肉,幾年下來,也是小有輸贏。可能是匯市早期入場的人比較少,沒有現在這么多所謂的‘陷阱’,過去你只要買好一個幣種,然后能坐得住,基本上就可以賺錢的。”
  老匯民都知道,炒匯都必須經歷花錢買教訓的過程,而程瑋的前五年也就這樣摸索著在輸輸贏贏中過來,直到1995年,他踩準了歷史上非常有名的“超日元升值”行情。
  1994年年底,經歷過一輪暴漲行情的日元跌到低點120,而與此有關的世界經濟背景是,日本對美貿易出現大額的貿易順差,美國氣急敗壞地通過“胡蘿卜加大棒”的政策迫使日元升值,但日本央行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日元堅決不升值。在這種局勢下,很多匯民對日元升值不抱希望,但程瑋全倉殺入。這場日元升值大戰的結果是雙方長達幾個月的貿易談判,而每談判一次,日元就升一點,日本為了干預升值外匯儲備不斷增加,但一切仍舊無濟于事,日元升至105,1995年4月19日,最高甚至到過79.75,程瑋踏準這波行情,獲利1500點,幾個月盈利14%以上。
  “日元是最刺激的幣種,我一直這樣認為。而且我那時得出的經驗是,只要買進日元,即使套牢,不管3個月、6個月還是9個月,你總會有機會解套出來,也就是這個判斷讓我有了全倉壓入的信心。”
  日元的準確操作讓程瑋平添了無窮信心,也讓他的資本金有了大規模上升。有了這次經歷,程瑋的膽子和胃口越來越大,用他的話說是“越來越貪心”了,他開始向親戚朋友融資,尋找下一波行情賺錢的機會,但沒想到的是,這波行情讓他經歷了大悲大喜,體驗到了炒匯的真正刺激所在。

  歐元戰役歷時4年,盈利30%
  1999年歐元誕生之初,在兌美元1.17:1的時候買進,歷時3年多的痛苦煎熬,在0.83時幾乎輸掉全部家當和借來的錢。但其間通過幾次交叉匯率的操作,以及低位反復時的買入,使整體成本降到0.9左右。因此當歐元反復到0.9以下時全倉買入,并不斷增倉,最后在今年兌美元1.18:1的時候放掉,贏利30%以上。
  日元一役讓程瑋增添了不少底氣,而在經歷了一次次的大戰后,底氣更演化成自信,甚至是別人眼中的“一意孤行”。誰都沒想到,程瑋的歐元一役能夠打上4年多,而更讓人想不到的是,他居然能“哪里跌倒哪里爬起”,硬是從歐元身上賺出大錢。
  1999年1月歐元誕生之初,幾乎所有的人都看好,認為它是唯一可以和美元抗衡的幣種,在1.17:1的時候,程瑋將自己炒匯多年的全部家當都壓在了歐元的身上。
  “我一直比較貪婪,全倉壓進是我的一貫思路,那次炒歐元,當然也不例外。”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歐元從最高位的1.17一路下滑,最低跌到0.83,程瑋在夢魘一般的日子里,輸掉了30%還要多。“其實輸的遠不止這些,由于不斷補倉,我持續地從親戚朋友那里借錢補倉,整體投入的資金不斷增大。輸了30%,其實已經相當于輸掉了我的全部家當。”程瑋第一次有了恐慌的感覺。
  而更讓人感覺不到希望的是,這種跌勢幾乎綿延不盡,看不到底部。很多一起炒匯的朋友開始動搖了,那時股市相對較好,他們便把資金投向證券,后來陸續有人炒國債、房產等等,但程瑋沒有動。“我比較死心塌地,過去周圍人經歷過股票認購證、國債期貨等種種的瘋狂,我都絲毫沒有動搖過,一心一意地炒外匯。那時都沒動,更何況現在被套住的時候,要知道,只要我割肉出來,我前幾年所有的積蓄就全部輸光,我不甘心,而且我看好歐元,相信它能夠撼動美元強勢。”
  但挺下去的代價是非常可怕的。由于十幾萬歐元的資金都是從親戚朋友那里融資,程瑋必須為這筆資金付出代價,而這只有再去借錢,“我幾乎把能借錢的地方全部借過了,有一天到銀行時,口袋里真的只有1塊錢,只好買兩個包子,中午一個、晚上一個。”這段經歷留給程瑋難以磨滅的記憶,他徹底體會了“借錢”的所有困境,他幾乎每天都在想盡各種辦法說服親戚朋友相信他對大勢的判斷,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在低位時繼續吃進,從而降低他的歐元買入成本。
  這種局面堅持到2002年,終于來了一次大轉機。2001年12月31日,歐元紙幣現鈔發行的前一天,所有的人都在狐疑現鈔發行之后歐元的走勢,程瑋卻繼續大舉殺入,通過多方融得的資金已經讓他的盤子變得越來越大。“要知道三年來我并沒有閑著,通過中間幾次交叉匯率的操作,以及低位反復時的買入,我的歐元整體成本已經降低到0.9左右,因此當歐元從0.83反彈到0.97時,我已經基本解套手握現金了。當它反復到0.9以下的時候,我繼續全倉買入,而且相信我的朋友也來支援,如此不斷增倉。”這樣做在當時許多匯民看來都是風險極大的,“那時在交行,所有的人對歐元都已經心灰意冷,碰都不想碰歐元一下,主要是幾年跌下來,大家的心態全亂了。但我相信歐元的行情要么不來,來了就不得了。”由于記憶深刻,程瑋如今說起來仍然深有感觸,“今年行情果然來了。我的基本判斷是當歐元漲到1:1時只有小幅回調,行情就可以看到1.1:1,而如果再出現小幅回調,就可以大膽看到1.2:1,結果證實了我的推測,我在1.18:1的時候放掉,贏利30%以上。”
  正所謂敗也歐元、成也歐元,當年歐元讓程瑋幾乎賠上了自己和向親戚朋友借來的全部家當,而如今,歐元的大幅反彈又讓他抓住了獲利機會,從而使他的資金“雪球”越滾越大。

  短線戰役月收益超過30%
  因為交易量大,利用銀行推出的點數優惠政策調整作戰策略,以短線操作,獲利40點、50點也可以及時撤退,通過增加操作筆數來進行利潤累積,今年7月,交易量突破700萬美元,交易的次數達到43次之多,一個月的收益在30%以上。
  “交易規模的增加促使我有了短線思路的想法,來享受銀行推出的點數優惠。畢竟歐元一役打得時間太長了,有些筋疲力盡。”走出歐元旋渦的程瑋開始專炒短線,這個大戶室幾乎人盡皆知。今年的整個7月,程瑋的交易量突破了700萬美元,交易的次數達到43次之多,幾乎每天都有進出,而且他偏好大倉吃進,每次交易額都在十幾萬美元以上,不看技術指標也很少聽行家分析,一旦主意拿定從不猶疑。記者采訪的時候坐在旁邊觀察了幾天,頗有些心驚肉跳,而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在43筆交易過后,程瑋的資金量只見上漲,從來沒有“割肉”、“受困”之類的情況出現,一個月做下來,盈利1萬美元以上,月盈利率達到3%。也正因了這些不俗的戰績,他的心態更加穩定,操作起來也顯得游刃有余。
  “炒匯純粹是一場心理戰。它能引起你的貪欲,跌下去的時候你希望它跌得沒底,找不到機會進入,漲起來的時候你又希望漲個沒邊,尋不到機會出逃,于是永遠陷在這個旋渦里。而事實上,對于個人來說不能做底當然也無法做頂,只能做中間的那一部分,因此關鍵是要有自己的心理價位,比如獲利3%了結,一旦到了這個價位,克服一切誘惑及時出場,落袋為安。等待下一波行情到來。”對于做短線,程瑋有自己的心得。
  交易活躍的底氣就是對美元不抱希望,因此逢高派發成為程瑋的慣常思維。“打了八年交道,我已經摸出美國央行的真正心理,他們實際上并不想走強勢美元的路線,而只是延緩它的跌勢,他們在極力促使人民幣升值,從而緩解本國制造業給大選帶來的壓力。而且從經濟上來說,盡管美國經濟出現復蘇,卻也只是大病初愈,需要相當長時間的調養,因此所謂的美元強勢還未到時機,稍微漲到一定高度,政府就會把它打壓下來。摸準了這個思路,就可以大體了解美元的漲漲跌跌,在操作上也更加放開膽量,尋到美元高位大膽派發購進其它幣種,等到美元回落時再迂回,尋找投資機會。” 
  而選擇短線更現實的原因,是來自點數上的優惠。目前,為了吸引大額交易客戶,多家銀行都推出了自己的點數優惠政策,如工行就參照美元1萬、5萬和10萬的基準設置三檔點數優惠,例如起始金額的點數單筆為40點,而如果你的交易資金在10萬以上,便可以享受到來回才只有20點的優待,你的獲利空間也便大大增加。隨著自己操作資金量的不斷增加,程瑋就利用點數優惠調整了自己的作戰策略,以短線操作,獲利40點、50點也可以及時撤退,通過增加操作筆數來進行利潤累積,如此下來,一個月的收益也在30%以上。
  如今銀行間交易點數名折暗扣的競爭逐步激烈,程瑋的短線思路也就越來占到優勢,然而如此帶來的另外一個影響也讓它在操作上越來越謹慎。“資金越來越多,每一步動作也就越來越審時度勢,點數過低的一個負面作用是,我出逃會越來越頻繁,因為我獲利的可能性越來越大,過去賺了40點才走,但有點數優惠,我可能賺了30點就不敢久留了。”

  操作失誤突圍戰盈利1500美元
  操作失手后的“底線”是突圍出來的時候資金量一定要大于成本線,除了要調整好心理價位,更要找好“避雨”貨幣,這是交易取勝的關鍵所在。最近以高位買進英鎊后,經過三筆交易以后將最初買入英鎊的200073.98美元變為201562.98元,不僅全身而退,而且盈利接近1500美元。
  程瑋不是“匯神”,他當然也有操作失手的時候。8月初,他就曾通過1.6174的匯率買進過英鎊,第二天又在1.6141的價位上繼續跟進10萬美元,但英鎊之后一直下跌到1.6131,比1.6174時跌了43點。這筆交易是在他與記者的交談過程中完成的。
  在另一間大戶室,記者和程瑋的一個“戰友”說起被套的事。“他沒問題,他肯定已經把退路想好了,他會有很多個方式突圍出來。”這個“戰友”說起程瑋不無佩服,他把程瑋的這種“突圍”歸為多年經驗形成的直覺,別人很難效仿。值得一提的是,他自己被日元“圍困”已有多日,但他相信日元后勢于是一直等待。
  “操作失手再要贏利而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程瑋告訴記者,“但我不習慣割肉,其實在做出這筆交易之前,我已經想好退路了,也就是操作失手該怎么辦。我的底線是突圍出來的時候資金量一定要大于我的成本線,這很重要,因為成本一旦失,心態就容易混亂,接下來潰不成軍也在意料之中了。”
  程瑋最終還是突圍成功,在經過三筆交易以后,程瑋將最初買入英鎊的200073.98美元變為201562.98元,不僅全身而退,而且盈利接近1500美元。以下是他的操作實錄:
  100073.98美元 / 1.6174=61873.36英鎊
  100000美元 / 1.6141=61954.03英鎊
  共計123827.39英鎊被套
  突圍第一步:通過交叉匯率將英鎊換成歐元 123827.39英鎊/ 0.6985=177276.15歐元
  突圍第二步:將歐元再次換回美元     177276.15*1.1370=201562.98美元
  程瑋介紹說,突圍的要點之一是填平匯價。在高位買入某種幣種之后,發現它有下跌趨勢,只要你總體上判斷該幣種有走強反彈的一天,你仍然可以在較低價位時跟進,這種操作有點類似于炒股時的“補倉”,從而適當降低自己的止損點。例如在1.6174時買進,在1.6141時“補倉”,買進歐元的成本點就可以下降為1.6159左右,從而更容易突圍。
  突圍的要點之二是心理價位,也就是說跌到什么時候決定逃走。這當然基于對該幣種走勢的基本認識,但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心理價位,不能讓它無休止地跌下去,“我的心理價位是100點,要套到100點以上,是無論如何都要逃了。”
  突圍的要點之三也即突圍的關鍵則是做“交叉匯率”,匯市通用的說法是“避雨”。但在幾個幣種之間找好一個“避雨”的地方卻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許多人跟風聽消息被套以后,就會亂了陣腳,盲目買進另外一個幣種,卻再次被套,一次次被迫割肉。”一位外匯交易中心的客戶經理這樣告訴記者。
  程瑋選擇“避雨”貨幣的準確性是他交易取勝的關鍵所在,對于如何選擇交叉匯率,他的理論是“幣種聯動”。“任何一個幣種在大跌的時候,總會有一個或幾個聯動幣種跌在它之前,而先跌的往往容易提前跌到底部,你可以通過交叉匯率躲到這個幣種‘避雨’,一旦瞅準原有幣種也跌到底部醞釀反彈的時候,再通過交叉匯率反做回來,也就成功突圍了。”程瑋的這種操作策略可以達到雙贏的目的,在“避雨”幣種底部的時候買進,享受該幣種上升時的獲利從而降低止損成本,而在原貨幣跌到底位時重新殺回來又能趕上又一輪升勢,因此獲利也是水到渠成。加元、瑞士法郎常常成為程瑋的“避雨”幣種,“尤其是瑞士法郎,盡管波動很大,但9.11以后它的風險就不是很大了,畢竟恐怖活動攪得美國不安寧,世界許多地方的戰爭隱患也使得瑞士更象是避風的港灣。”

  炒匯是他的生活主題
  一間房間、一臺電腦、一部電話、一張紙、一支煙,六個“一”組成了程瑋的全部炒匯生活。
  除了歲月留在臉上的痕跡,從程瑋平靜的笑容里,你根本無法感受到炒匯十幾年的經歷和滄桑,他可以一邊和你談天說地,一邊卻開通匯市的交易電話,尋找最佳的下單時機,十幾萬美金的交易在談笑之間完成,坐在旁邊的人驚心動魄而程瑋卻平靜依舊。
  他承認當操作失誤的時候,當然也有焦慮和不安,但這種心境更多的時候會被冷靜所取代。做短線并沒有讓程瑋感覺輕松,相反,他的壓力變得更大。“資金越來越多,擔子就越來越重,而且炒匯不同于炒股,一年365天,如果你離開匯市一星期,你就會對它的規律變化毫無感覺,處處受困。而時刻關注它的變動,我就能清晰地知道莊家的操作思路,知道它一個拐點之后的下一個拐點是什么。”
  程瑋無疑是個勤奮的“炒手”。每天下午3點左右來到大戶室,晚上十點到凌晨三、四點鐘正是紐約匯市變動最大的時候,程瑋的思維也常常在這種時候變得異常活躍,這種生物鐘的完全顛倒讓他無法得到真正的休息,37歲的年紀,看上去卻明顯比同齡人顯出更多滄桑。“我有每天總結的習慣,臨睡前總是要徹底整理自己一天的操作思路,賺了錢很是欣慰,輸了錢要研究對手,這些壓力充滿了每天的生活。”逢到節假日、公休日,程瑋唯一的愛好是伺候兩只愛犬,“給它們洗洗澡、吃吃藥,一天的生活也就很快過去了。”
  炒匯幾乎是他生活的全部,這種狀態使得他至今仍然是單身一人。“其實有的時候想起來,覺得這些年炒匯代價也挺大的,周圍的同學朋友都已經結婚生字享受天倫之樂,而我的大多數時間卻在和屏幕上的數字打交道。別人有時候問我是從事什么職業的,我告訴他們是金融投資,是炒匯的,通常他們會恍然大悟,說原來是‘黃牛’啊!”
  但他并不否認,目前的這種生活正是八年前剛剛開始炒匯時設計好的,“完全按我設想的在推進”,他這樣總結。最近一兩年來,有人建議他出書,有人建議他開辦培訓課堂,都被他拒絕了,他甚至從來沒有買過一股的股票。“我沒有那么多的精力。”他的愿望是能在炒匯上有所成就,從而不斷滾大自己的資金量,“要是能在未來做一些匯市的研究,就會更好些。”

  炒匯高手幾大特征
  專一:專注于外匯,幾乎沒有一天離開盤面,培養了對匯市波動的良好感覺
  敏銳:行情來的時候,往往是跌得最厲害的時候,壞消息最多的時候,良好的判斷和更大的膽量,方是求勝的關鍵
  冷靜:莊家放好消息的時候,是最應該冷靜的時候,幣種沒有根本的好壞,很大程度上是炒家的運作,每一次波動背后都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操縱
  果斷:匯市隨時隨地在變化,一旦猶豫,容易錯過時機

  程瑋眼中的各種貨幣
  美元:弱市已經成為基本趨勢。美元貶值對本國出口大有好處,大大有利于美國經濟的復蘇,因此美元一旦有強勢走向,馬上就有不利消息出來打壓,形成相對穩定的波動格局。逢低買入,逢高派發,為操作短線提供有力基礎。
  歐元:作為唯一可以與美元抗衡的貨幣,中長期完全看好。歐洲各方面都比較好,金融體系也相對穩健,而且施羅德已經宣布歐洲經濟開始復蘇,國際資本有可能大規模流向歐洲。未來將以歐元為主線,進行迂回操作。
  日元:波動最大,獲利最大風險也最大。最重要的是緊跟日本央行操作,央行一出手,堅決派發。人民幣不升值,日元不可能升值,日元下跌得到美國的支持。
  加元:最適合用來”避雨“的幣種,漲幅跌幅都非常有限,屬于溫吞水的小幣種
  瑞士法郎:最常賺錢的幣種,波動很大。而且9.11以后瑞士法郎的風險不大,各種動亂、恐怖活動、戰爭對它來說都是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