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郭富拿的故事:接受挫折

  布魯士郭富拿是現今最大的外幣炒家,入市的市場包括現貨和期貨市場,1987年郭富拿為自己及他的忠實擁護者贏得超過三個億美元。在過去十年之內,郭富拿的投機基金每年平均增值87%,換一句話說,以復利計算,1978年以二千美元加入郭富拿的投機基金,十年后可以增值至一百萬美圓。

  問:當今世上閣下稱得上數一數二的期貨市場大炒家請問遭受接二連三的挫折時,如何處理感情上的創傷?

  答:感情上的負擔,的確難以忍受,在任何一日,我都可能輸出以百萬計的金錢,如同身受,根本不可能繼續炒下去。

  問:換言之,金錢上的損失,不在另你感到困惑。

  答:唯一可以另我感到不安的是低劣的資金管理手法,除此之外,間間歇歇的我會安然接受一兩次極大金額的敗仗,只需入市之前考慮周詳,買賣策略正確,輸錢無話可說。大豆的戰役,從跨期買賣一變而成單頭好倉,是畢生難忘的教訓,另我深深領悟到風險管理的重要性。

  問:入行多年,可曾有輸錢的記錄?  

  答:有,1981年,輸去資金的百分之十六。

  問:理由何在?

  答:一半由于自己的錯誤,另一半則歸咎于市場本質的變化。當年是我入行以后,商品期貨出現的第一個熊市,由于本質上的變化,一時難以適應,成績自然不如理想。

  問:慣于牛市買賣,另你偏向好倉?

  答:實際上情形并非如此簡單,熊市主要特點是,市勢會急劇下跌,然后出現快速反彈,我的錯誤在于太遲沽空,因此在市勢反彈便會迫使離場。

  問:特別的教訓,可否總結一下?

  答:熊市的策略,應該是等候高位沽空。

  問:1981年你曾經輸去16%,該年的失利可曾打擊你的信心,或另你重新檢討作戰的策略?

  答:徹底檢討風險管理制度,81年失利的原因,其中一環在于我持有太多的互相關聯的合約,因此81年后我每日都檢討手上盤口的總風險。

  問:閣下主要炒賣外匯,請問是否利用銀行與銀行之間的現貨市場或期貨市場。

  答:是。

  問:何解?

  答:第一銀行與銀行之間的現貨市場變現能力高,第二買賣成本低,第三可以二十四小時,不停買賣符合需要。

  問:外匯買賣占你炒賣的比重若干?

  答:平均來說,大約50%至60%的利潤來自外匯買賣,可以說舉足輕重。

  問:買賣外匯的對象,是否涉及五個重要貨幣之外的雜幣。

  答:只要買賣活躍,對手充裕的貨幣,我都樂于沾手,因此,歐洲貨幣,包括瑞典丹麥貨幣在內,均為炒賣的對象。

  問:芝加哥期貨市場是否尚有其他不足之處?

  答:有,例如進行交叉盤的買賣,由于期貨合約金額一早已經定下,不能為所欲為。

  問:何不利用買賣合約張數成就

  答:總不如在現貨市場買賣方便及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