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威斯坦的故事:出師未捷

  以下為作者和威斯坦的答問記錄,問為作者,答為威斯坦:

  問:閣下如何踏上投機市場。

  答:1972年開始,當時小弟本來任職地產經紀。由于一位朋友是期貨經紀介紹入行。

  問:近朱者赤。

  答:朋友的影響較少,事實上,小弟本身早已充滿投機細胞,家父好賭精于計算賠率,再加上小弟對于數學及科學的興趣,投身炒賣行業看來似乎是必然的發展。

  問:第一次買賣經驗,成績如何?

  答:印象深刻,畢生難忘。

  問:成功或是失敗?

  答:一敗涂地,記得我以8400美元開立帳戶,依照經紀行的專家建議入市購買秫米好倉,三日之后變輸去7800美元。

  問:你的經紀朋友推薦你依照專家意見入市?

  答:對,他同樣是受害者。

  問:錯誤的根節在那里。

  答:事后檢討秫米經歷了長時間的上升,早已呈現過渡買入的現象。當時跟風買入秫米,失去了先機。一個小小的回吐,便足以致命。

  問:其他理由。

  答:買入和約張數太多,沒有足夠的資金。

  問:實際上,資金管理亦出現問題。

  答:太過心急入市,希望一朝發達的心態,成為慘敗的幫兇。

  問:當時對市場認識有多少?

  答:可以說一無所知。

  問:對不起,請容許我再次問及你的傷心事,第一次涉足投機市場,注定失敗?

  答:理所當然,想當年翻開一本圖表書籍猶如電視的測試圖形對我來說全無意義。

  問:期貨市場的風險認識有多深?

  答:只知道獲勝的機會甚微。

  問:為什么不做好準備才投入戰場。

  答:急于求變,變成欲速不達,當時我對地產經紀的生涯感到厭倦,指想早日脫離苦海。

  問:輸去的金錢占你財產的比例是多少?

  答:是我所有的積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