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馬田·史華茲:知錯就改

  以下為作者和馬田·史華茲的答問記錄,問為作者,答為馬田·史華茲:

  問:其他投機人士,主要在什么地方出錯。

  答:加死碼。

  問:有什么不妥。

  答:等于自殺,以我的例子而言,假如拖延做出斬倉的決定,或者加死碼。當日損失可能達到五百萬美元。

  問:預早定下止損盤,嚴格執行豈非十分重要。

  答:是成功的不二法門。

  問:海軍的訓練是否助你一臂之力?

  答:海軍訓練期間,我學會了處于任何逆境,都要保持清醒,反應敏捷去面對困難。

  問:可有什么戒言值得一提。

  答:格言!要保留主動權。對,事實上,撤退也可以算是進攻的一種方式,最低可以保留實力,不會任人魚肉。

  問:87年股災之后,閣下表現如何?

  答:87年是我純利最多的一年。

  問:87年10月19日閣下壯士斷臂在未造成大的災難之前安全脫險,當時可曾想到應該反手沽空。

  答:有,但回頭一想麻雀亂飛的時候關鍵在于如何保存資金,是否混水摸魚,反而是次要的問題。

  問:以退為進?

  答:關系個人的習慣,每次遇到困難,我都會注重防守,先穩守,伺機出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問:當日如何度過波濤洶涌的時刻?

  答:第一時間平倉離場,照顧家人,下午一點三十分,道瓊斯工業指數已經下跌275點我去銀行保管箱取回金條。半小時之后,在去銀行提取現金。

  問:可有其他保險措施?

  答:購買短期票據,總而言之,做好一切預防措施,事實上當日股市瀑瀉是我平生第一次遭遇。

  問:當時曾經顧慮銀行可能倒閉。

  答:理所當然。

  問:有什么根據。

  答:銀行與經紀之間。當時形勢極為緊張,星期二早上,整個金融系統可以說是到了崩潰的邊緣。能夠安然度過,實際上是天大之幸。

  問:股災當日,閣下成為驚弓之鳥,可有其它因素,令你特別提高警惕。

  答:1929年經濟大蕭條家父剛巧大學畢業其后十年的艱苦生活令人不寒而栗,因此不得不盡量持有現金,應付可能到來的艱苦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