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羅杰斯:分辨牛熊

  問:羅先生,閣下在1982年邁德國股票的時候,牛氣沖天,究竟有什么根據?

  答:德國股市最近一牛市在1982年8月開始,82年之前上一個牛市的高點在1961年創下的,從62年由高峰急瀉,其后基本處于橫向狀態變動不大。

  問:既然變動不大,如何分辨牛熊。

  答:德國經濟持續向好,從價值觀衡量是值得買入的市場。

  問:還一句話說,你買入市價低于真正價值的股份,作為長線投資。

  答:比喻貼切,事實上,無論從事任何賣賣,事先我都盡量確定不會遭受損失,才付諸行動。

  問:假如買入物有所值的物品,即使出現差錯的話以不會有所損失。

  答:對,與四度空間的買賣原則相同。

  問:請恕我提出一個直接的問題,德國經濟看好,而股票偏低的情況的情形根本已經存在一段時間,1971年由此情況,假如太早買入,豈非守株待兔。

  答:問的好,1971年1982年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分別。

  問:請進一步解釋?

  答:82年德國股市出現了催化劑,領到股價恢復生機——德國大選。

  問:請解釋1982年德國的大選,對股市有什么意義?

  答:當時我相信執政黨將會在大選中失利,而反對黨上臺的話必定改變政策,大力鼓勵投資。

  問:大選之前,投資氣氛如何。

  答:基本上處于冬眠狀態,資本家多數安兵不動,將大型的資本性投資計劃押后,等待政策的改變。

  問:大選的結果可曾令到你坐立不安?

  答:根本不放在心上。

  問:市勢如何發展。

  答:反對黨獲勝當日,股市立即爆炸性上升。

  問:假如反對黨失利,可想到受到損失。

  答:即使大選失敗股市局面沉悶的局面不會造成嚴重的損失。

  問:總而言之,信心十足。

  答:對。我認為牛市即將來臨,而且最少會持續上升兩三年。

  問:看來閣下每次入市,都是信心堅定,不勝不歸?

  答:對。

  問:閣下經常抱有十足的信心,否則不會輕舉妄動。

  答:對平常時間,最好靜坐,等候入市機會。

  問:越少買賣越好。

  答:對,因此,我不認為自己是一位炒家。我只是一位機會主義者,等候機會的出現,在信心十足的情況下才重棒出擊。

  問:羅先生的買賣,是否全部以基本分析作為基礎。

  答:是。

  問:圖表分析是否占一席之地。

  答:另有用途。

  問:閣下炒賣以基本因素分析為準,圖表分析自然退避三舍,究竟圖表分析在閣下買賣方面占有什么地位。

  答:圖表可以提供入市的靈感。

  問:不明白。

  答:舉例說。期貨圖表中顯現一些,V字型急升或瀑布的市場,反映市場已經到達瘋狂的程度。

  問:別人瘋狂,你便反其道而行之。

  答:對,遇到瘋狂的市場,我通常都會仔細觀察,看是否有機會。

  問:可否舉出實例?

  答:可以,兩年前,當大豆直線上升到9.6美元之后,我便入市沽空。

  問:沽空的理由何在?

  答:前一個晚上于一班炒家聚會,其中一個人大放厥詞,喋喋不休的列出應該買入大豆的理由。我的反應是我不知道看好大豆的理由是否充分,但當大市進入瘋狂階段的時候,是絕佳的沽空的機會。

  問:如何把握入市的時機。

  答:等待市價以跳空方式上升。繼續出現多個跳空之后,沽空的機會自然成熟。

  問:是否等到出現轉向的訊號,例如單日轉向。才選擇行動。

  答: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單日轉向,或多日轉向。

  問:換一句說。無招勝有招。

  答:我的格言:買入低于價值的物品,沽出瘋狂的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