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丹尼士的故事:不可逆市買賣

  丹尼士除了依賴自己的判斷入市買賣之外,亦設計了一套電腦程式買賣系統,由于投機買賣經驗豐富,丹尼士的買賣系統根據實際需要厘定,再擺設止損盤方面,加入了眾地莫企的原則。因此再多年的投機買賣當中,該系統亦占有重要地位。

  問:假如閣下的入市靈感,與自動買賣系統的意見背道而馳,請問如何取舍?

  答:按兵不動直到兩者互相協調,方考慮入市買賣。

  問:自動買賣系統主要是跟隨大市趨勢運作?

  答:是。

  問:換一句話說,當出現轉角市的時候,永遠不會站到正確的一方買賣,但以閣下身經百戰的經驗,極有可能已經感覺到了市勢快要逆轉。再這種情況下,假設自動系統建議沽空,閣下是否愿意改為買入?

  答:我不會,我會選擇暫時離場,不買不賣。

  問:閣下寧愿等待市勢證實已經轉變,才入市買賣?

  答:通常情況下是,我會跟隨市勢的主流趨勢買賣,但在自動買賣系統未曾發出平倉信號之前,我已經根據自己的直覺先行平倉。

  問:逆市買賣的經驗,可否簡略談一二?

  答:基本上,是投機買賣的大忌,希望各位切莫以身試法。

  問:閣下曾經嘗試過?成績如何?

  答:當然有,但效果往往不大理想,其中最值得記載的戰役是在1974年于六十美仙的價位拋空期糖。丹尼士在七四年拋空期糖,入市價位六十美仙最高升至六十六美仙,七個月后下跌到十二美仙以下,以美金一千一百二十元計算,丹尼士買賣張數以千張為單位衡量,自然極為驚人,實際上,此類逆市買賣經驗并不愉快。

  問:類似逆市拋空期糖的戰役,可曾帶來巨大的利潤?

  答:我可以舉出十個類似的故事,但總計來說,可能虧損。

  問:七四年拋空期糖是罕有的例子,期糖爆炸性的上升在六十美仙沽空,我相信擁有無比的勇氣。

  答:誰說不然。

  問:期糖的另一個突出的市況是,跌至成本價以下,閣下可曾再次逆市買賣?

  答:有,在期糖的熊市期間,我曾經在六美仙的價位上嘗試買入,該次經驗,慘不堪言,在六十美仙拋空期糖的利潤,遠低于在六美仙買入期糖帶來得損失,兩者綜合計算,出現大赤字。

  問:在該價位買入,下跌幅度是否已經受到限制,為何不抗戰到底?

  答:在期貨行業之內,可以沒有底線,真正最低的價位為零,因此期糖可以跌到兩個仙,或者一個仙,沒有人可以長期于市勢對抗。

  問:因此,閣下亦不得不放棄投降?

  答:要在投機市場爭一日長短,仍以順勢買賣為上。

  當時丹尼士買入價位是每磅六美仙,但仍然不能堅持到底,負偶頑抗,其中問題出在期貨合約的益價,在期貨合約的熊市階段,遠期合約的價位必定高與進期合約,因此當轉購入七月份合約時,可能要付出一美仙多的溢價,即以四美仙沽出三月份合約,而以五美仙購入七月份到期合約,七月份到期之前,類似形勢再次出現,換言之,逆市買入期糖合約,每次轉期均要付出額外的溢價,令損失增加,形成財息兼失的局面,丹尼士對上述困境輕描淡寫的說:你被迫在三美仙沽出舊合約,然后以五美仙購入遠期合約,其后,糖價又在跌至三美仙。似乎甚為滑稽,但身受其害者經驗慘不堪言,最后只有放棄投降。期糖另一特性是,當市勢轉入平衡市的階段時,溢價形勢會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變成近期合約高于遠期合約。

  問:閣下在六美仙的低價購入期糖遭遇滑鐵盧,在期貨市場內可有其他類似的例子?

  答:俯首即是。

  問:愿聞其詳。

  答:1972年之前,大豆期貨上落幅度狹窄,每次上升五十美仙之后必定回吐,事實上,大豆升或跌五十美仙投機者都可以放心反其道而行之。

  問:當時大豆最高價表現如何?

  答:大豆低于四美圓一蒲式耳。

  問:1973年大豆市價表現如何?

  答:大豆突然沖破四美圓大關,大部分市場人士均認為機不可失,由于大豆在四美元的高價,相等于期糖跌至六美仙的價位處境相同,盲目相信歷史的人,誤以為大豆升幅有限,齊齊沽空。

  問:后果如何?

  答:大豆升勢一如升空火箭,價位瀑升三倍,再短短四五個月的時間內攀升上十二點九七的高峰。

  問:沽空者豈非傾家蕩產?

  答:假如逆市買賣,再欠缺嚴密的資金管理制度下隨時可能因此一次意外致命。

  問:要時時警惕?

  答:對,不可能發生的事,也要步步為營,最安全的時候,也是最危險的關頭。

  問:可有其他的意義?

  答:在投機市場打滾二十多年,我領悟到任何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或成為事實的機率極低的市勢,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因此,必須時刻提高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