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61年蘇嚴打投機分子 炒匯者被赫魯曉夫處死

  癱瘓銀行外匯業務 導致領袖海外蒙羞

  蘇聯炒匯者被赫魯曉夫處死

  上世紀50年代后期,隨著蘇聯自由經濟政策的推行,各類民營和個體經濟如雨后春筍般出現。而一些好吃懶做的人也有了可乘之機,鋌而走險地做起了各種投機生意。對于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來說,專事投機倒把的黃牛黨如同毒瘤一樣討厭。1961年10月的蘇共二十二大后,蘇聯政府對牟取暴利的各類投機分子掀起了嚴打運動,其起因之一就是轟動一時的“羅科托夫炒匯案”。

  在美國人面前丟了面子

  揚·羅科托夫,1929年出生在一知識分子家庭,其父為列寧格勒某大公司經理。上世紀40年代末在大學法律系念書期間,羅科托夫就因反蘇活動被判勞改8年,后來受益于赫魯曉夫的解凍政策而獲釋。

  1957年夏,莫斯科舉辦了空前規模的世界青年聯歡節,羅科托夫也在此時找到了謀生新路,開始和外國游客做起了倒賣外匯的生意。當年官方規定的匯率為4盧布兌換1美元,旅游兌換率則是10盧布兌1美元。但來蘇聯的外國人若與外匯販子交易,一美元則可換到20至25盧布。羅科托夫拿到美元后,又以更高的價格轉手給急需外幣的本國人。

  此外,羅科托夫還用20盧布收購價值為9美元的沙皇舊金幣,然后在市面上以1500盧布一枚出售。隨著業務量的激增,羅科托夫成為莫斯科外匯黑市呼風喚雨的大腕級人物,以致國有銀行的個人外匯業務幾近癱瘓。

  1959年5月,美國經濟學家維克多·佩洛向米高揚抱怨說,他在莫斯科經常遭到一些人的糾纏,對方總是向其強行索買美元。后來在采訪蘇聯頭號理論家蘇斯洛夫時,美國著名記者艾伯特·卡恩更犀利地指出:“在社會主義國家的首都公然倒賣外匯,而警察對此竟熟視無睹,難道這是好現象嗎?”遭到外國記者詰難后,蘇斯洛夫頓覺顏面無光,隨即在政治局會議上發出嚴厲指示:“所有外匯犯罪統歸克格勃立案徹查!”

  清潔工助克格勃抓獲要犯

  此前,炒賣外匯的案子由內務部“打擊財產盜竊和投機倒把處”負責,因他們人手有限,且工作人員長相已被人熟知,便招募了一大群線人。莫斯科的高爾基大街有個最大的外匯黑市,這群線人為不引起外匯販子的懷疑,便在普希金廣場到民族飯店和莫斯科飯店之間來回溜達,弄假成真地同樣做起了炒匯生意。

  1960年夏天,克格勃開始介入外匯業務和走私案,但由于執法部門內部有人庇護,直到1961年5月調查才有了眉目。說起來這還是一個意外收獲。羅科托夫有個親信名叫法伊比申科,他把錢藏匿在了父母家里,結果有一次他父母家請的女清潔工在隱秘處發現了用報紙裹著的大量外幣,于是就把東西用網兜裝著交到銀行領賞了。第二天,兩名自稱大學生的年輕人找到清潔工家,哭訴著想索回屬于他們的“學費”。清潔女工十分警惕,連忙將情況報告了克格勃。克格勃工作人員拿出外匯販子的照片時,清潔工一下就認出來要錢的人就是法伊比申科。克格勃根據這條線索順藤摸瓜,一個有組織的倒匯網絡浮出了水面。

  得知法伊比申科被捕后,羅科托夫嚇得東躲西藏,并企圖轉移贓物。克格勃自有一套辦法,在各車站派出衣著光鮮的女人做眼線,使羅科托夫迅速落入法網。羅科托夫是在莫斯科的列寧格勒火車站被捕的,辦案人員從車站寄存處搜出了他存放的大量財物,其中有440枚金幣、12公斤金條和250萬外幣。

  蘇聯輿論要求嚴判

  1961年5月19日,莫斯科市法院開始了一場不同尋常的審理,吸引了全蘇聯人的目光。站在被告席上的是30歲的主犯揚·羅科托夫、法伊比申科和他們的幫兇。經蘇聯官方查實,幾年間經這一團伙倒賣的外匯和金幣價值2000萬盧布。當天,蘇聯全國性報紙都刊登了炒匯犯落網的消息。這一事件曝光后公眾反應強烈,紛紛要求嚴辦挖社會主義墻角的炒匯販子。

  《共青團真理報》和《消息報》在報道中對羅科托夫等人口誅筆伐,并使用了“吸血鬼”和“敗類”等表達義憤的詞匯。盡管報紙上打壓的聲勢浩大,但被告在法庭上卻有些滿不在乎,因為根據當時的法律,他們最多只會判3年監禁和沒收財產。到庭律師也一致認為,羅科托夫和法伊比申科的罪行并不十分嚴重,最多只夠判處8年有期徒刑。

  事實上在那個年代,每年被處以死刑的犯人并不多。早在1947年5月,蘇聯最后一次宣布過廢除死刑。但在1950年1月,官方對叛國者、間諜和破壞分子又恢復了死刑。而從1959年起,情節極其惡劣的謀殺罪也被處以死刑。到1960年,死刑的范圍進一步擴大,可判處死刑的罪行有:叛國、間諜活動、恐怖活動、破壞、搶劫、情節惡劣的謀殺、逃避兵役、遺棄、濫用職權、軍人欺壓百姓等,但對私下炒賣外匯并未做出任何規定。

  赫魯曉夫拿出狠招

  1960年后期,赫魯曉夫訪問西柏林時曾激憤地斥責說:“這座城市(指西柏林)已經變成了骯臟的投機泥潭。”西方有人則回擊說:“莫斯科已經變成了一個大黑市,這是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沒有的!”赫魯曉夫回來后馬上采取了措施,責令相關部門制定新法。

  1961年5月,針對侵吞國有資產和非法外匯交易罪,最高蘇維埃主席團頒布新的法令。當法庭按新令判處羅科托夫15年徒刑時,這批深感震驚的“黃牛黨”再也輕松不起來了。不過這還不是最終的結果,更嚴厲的懲罰還在后頭。

  1961年6月,到維也納出訪的赫魯曉夫會見了美國總統肯尼迪。在一次記者會上,赫魯曉夫憤怒譴責了西方資本家令人發指的殘酷。有記者舊話重提地反唇相譏道,共產主義的莫斯科而今并不優于資本主義的西柏林,莫斯科外匯黑市幾成歐洲投機圣地就是明證。赫魯曉夫聽后顯然又大吃了一驚,回莫斯科后當即傳來克格勃主席謝列平,詢問外國記者所說是否屬實。謝列平比劃著雙手為自己辯護道,克格勃正在盡全力剿滅這種骯臟勾當,法院近日將對一非法炒匯團伙進行正式宣判。

  從那一刻起,赫魯曉夫開始親自監督莫斯科市法院的審判進程。當得知外匯販子首犯只判了15年時,他決定親自出馬主持“正義”,并立即解除了莫斯科市法院院長的職務。1961年7月6日,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針對投機犯罪頒布新法,宣布對這類被告可以適用死刑。

  沒多久,7月21日的《真理報》報道說:“蘇聯總檢察長駁回了莫斯科市法院對羅科托夫的輕判。經重新審理,最高法院按照蘇聯刑法第15條第1款,宣布對犯有嚴重罪行的羅科托夫和法伊比申科判處死刑,一并沒收全部財產。”幾天之后,炒匯首犯羅科托夫和法伊比申科被槍決。又過了沒多久,另一重要外幣投機者、33歲的德米特里·雅科夫列夫也遭到了同樣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