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外匯自動交易系統堪比交易員

  “從今年2、3月正式啟用自動交易系統以來,我的實戰成果基本符合預期,最好的賬戶至今盈利20%多,大體跟手動操作相若。6月份以來重大新聞不斷,匯市動蕩劇烈,客觀上提供了自動交易系統較理想的用武之地。”美國華爾街Spark FX外匯投資公司高級外匯交易吳灝(Allan Wu)近日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專訪時對新上馬的自動外匯交易系統表示滿意。

  時髦的技術前沿陣地

  自動交易系統在目前的全球外匯市場上是一個越來越時髦的技術前沿陣地。吳灝在數學和計算機編程領域中都學有專攻,因此他很早就在研發自動交易系統,但由于時機不成熟,一直沒有投入實戰。

  “當時有個朋友把我研發的一個自動交易系統賣給一家基金公司,居然賣了25萬美元,那家公司專門收購各種交易系統進行測試和二次開發,并根據其結果和系統的特性投入不同比例的資金操作,有點像‘基金的基金’(FOF)那種操作模式。”

  為了感謝吳灝,那位朋友送給他30多個自動交易系統,他隨即投入緊張測試,“從中挑選了3~4個。我挑選的重點是那種獲利概率和空間都比較大的系統,但它們一般會是暴漲暴跌,下一步我鑲嵌入自己編寫的縮小回撤率的程序,以提升整個系統的收益風險比。”

  在吳灝看來,自動交易系統首先是電腦下單系統,“但不同的是每個Modeling(即交易系統的下單決策模型)包含不同的策略及組合,有點類似于股票中的板塊概念”。

  吳灝目前常用的Modeling有5個,它們有特定的策略設置,跟蹤不同的貨幣對行情。Modeling也有長線、中線、短線之區別。短線Modeling有時自動下單非常頻繁,有一點小利潤或許就會平倉。而長線Modeling則可能下單間隔時間非常長,必須要有一段豐厚的波段差價才會平倉。

  這5個Modeling在吳灝看來相當于指定了5個風格不同的外匯交易員實時下單,它們共同組成了吳灝目前使用非常順手的自動交易系統。“我會根據客戶不同的風險承受能力和偏好選擇不同的Modeling組合,或者風格激進,或者以保本增值為主。”

  克服人腦思維缺陷

  吳灝認為自動交易系統一定程度上克服了人腦固有的思維缺陷,“有時候某個交易員會有慣性思路,在市場走勢與他吻合時不斷賺錢,但市場總是變化的,而且永遠是對的,錯的只有他自己。一旦思路出現死角,虧錢便隨之而來。而自動交易系統相當于提供了多種備選思路,根據市場在每一階段的不同特征自動調整策略,以達到多樣化和對沖風險的目的。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何況我聘請的是5個專業級外匯交易員呢?”

  5個Modeling同時投入實戰,有時候在下單上會出現彼此反向操作的情況。比如一個Modeling著眼于中長線而給某個貨幣對開了一個多單,另一個Modeling卻在相同或差不多的價位獲利平倉,甚至于反向開空單。這從自動交易系統整體來看就是對沖、沒有利潤或降低獲利程度。吳灝認為不同的外匯交易員操作理念不同是很正常的事情,某一時點雖然局部有“空耗”現象,但將時間拉長之后市場風險和波動率被相對鎖定在一個可以接受的區間之內,不至于離趨勢太遠。特別是當產生6月份伯南克講話引起的大行情時,可以進一步鎖定利潤。

  “我編寫的一些嵌套程序則致力于縮小回撤率。例如英鎊/日元貨幣對6月26日跌得很厲害,因為它是跟美股同方向走的,美股大跌它自然不能幸免。但那天一個Modeling還開了兩手多單,回撤程序在這個單子滿足回撤率后自動平倉,而且其他Modeling特別是短線Modeing都判斷對了方向,因此當天我還是獲得了穩定的收益。”

  有時必須人為干預

  自動交易系統里面究竟寫了點啥?吳灝表示這對于交易員而言相當于黑匣子,究其內涵無非是對均線系統買賣信號的描述以及一些常用技術指標的組合等。很多時候它們將飄忽不定的人腦思維決策固定為模塊,以減輕人腦的決策負擔,并在人腦不工作時抓住稍縱即逝的機會。

  “人為干涉有時候是必須的,比如中長線Modeling進場點有時候就選擇得不是太好,一進場就會虧100個點左右,但時間放長了一看已經盈利300多個點了。因此在不同的Modeling同時下單某一個貨幣對時我一般不會主動干預,而假如一個Modeling頻頻下單或突然下大單而我又覺得那個進場點不理想的時候,就必須去果斷干預。”

  吳灝追求的是長期穩定的復利增長,這與華爾街私募外匯基金操盤手徐世維的思路不謀而合。徐世維告訴《第一財經日報》,他使用外匯自動交易系統的結果一般是,有幾個月可能小贏,有幾個月可能微虧,但如果出現了像6月中旬那樣的重大趨勢性機會的時候,良好的自動交易系統會忠實地將階段性利潤一分不差地放進你的口袋,而那往往就是半年甚至全年的利潤指標。

  “所以資金越大越應該采用自動交易系統來分擔交易員的勞動量。但如果有人告訴你他的自動交易系統能夠像提款機一樣每個月從匯市提出5%的利潤,那么你多半要仔細思考一下是哪個環節出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