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查理·芒格 與巴菲特雙劍合璧

  巴菲特大兒子的眼睛是雪亮的,“我爸爸是我所知道的‘第二個最聰明的人’,誰是No.1呢?查理·芒格。”

  巴菲特與芒格這對黃金搭檔創造了有史以來最優秀的投資紀錄“查理把我推向了另一個方向,這是他思想的力量,他拓展了我的視野。”巴菲特這樣評價他的伙伴。

  在過去的40多年里,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ntt)和他的伯克夏·哈撒韋(Berkshire Hathaway,BRK.A)公司過于耀眼,即便聰明絕頂、傲氣十足的金融天才都無不懷著崇敬之情研讀“股神”巴菲特的一言一行。巴菲特身后那道閃閃的光暈,幾乎遮蔽了他周圍所有的人。

  但巴菲特大兒子的眼睛是雪亮的,“我爸爸是我所知道的‘第二個最聰明的人’,誰是No.1呢?查理·芒格。”

  聽到這句話,查理·芒格(CharlesT.Munger)一定會感到很欣慰,45年來跟巴菲特相識相知的一幕幕場景想必會霎時浮現心頭。作為巴菲特的合伙人和摯友,他擔任著伯克夏·哈撒韋公司的董事會副主席——與巴菲特一起坐在伯克夏股東大會的主席臺上宣讀“告股東書”的家伙。與巴菲特不同的是,他患有“媒體害羞癥”,因此罕有人真正了解他。巴菲特對芒格十分信任:“一旦我出現任何不測,查理·芒格將馬上執掌伯克夏公司的帥印。”

  與巴菲特雙劍合璧

  巴菲特與芒格這對黃金搭檔創造了有史以來最優秀的投資紀錄。在過去40年里,伯克夏股票以年均24%的增速突飛猛進,目前市值已接近1300億美元,擁有并運營著超過65家企業。

  去年底在破天荒地接受一家美國媒體專訪時,芒格仍然把這一切首先歸功于巴菲特:“在過去近50年的投資長跑中,他始終表現出超人的聰穎和年輕人般且與日俱增的活力。”

  但芒格自己何嘗不是如此?在1948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哈佛大學法學院后,他直接進入加州法院當了一名律師,并開始投資于證券以及聯合朋友和客戶進行商業活動,其中一些案例已被編入商學院的研究生課程。

  經歷一次成功買斷后,芒格漸漸意識到收購高品質企業的巨大獲利空間,“一家資質良好的企業與一家茍延殘喘的企業的區別在于,前者一個接一個地輕松作出決定,后者則每每遭遇痛苦抉擇。”

  芒格此后開始涉足房地產投資,并在一個名為“自治社區工程”的項目中賺到人生的第一個百萬美元。但有趣的是,伯克夏卻不做房地產投資。

  巴菲特評價查理:“當他在商業上越來越有經驗的時候,他發現運用小卻實用的方法來規避風險。”

  芒格就是借助他在其他領域取得的經驗和技巧,在房地產開發與建筑事業上屢有斬獲。而這時的巴菲特正在籌措自己的巴菲特合伙基金。與芒格早已與一些合作伙伴建立密切關系不同,巴菲特此前一直是獨家經營。遇到芒格時,巴菲特才29歲,芒格是34歲。

  兩人一見如故并惺惺相惜。“查理把我推向了另一個方向,而不是像格雷厄姆(注:當代證券投資學鼻祖,巴菲特的老師)那樣只建議購買便宜貨,這是他思想的力量,他拓展了我的視野。我以非同尋常的速度從猩猩進化到人類,否則我會比現在貧窮得多。”巴菲特坦言。

  芒格也承認他們共同的價值取向。“我們都討厭那種不假思索的承諾,我們需要時間坐下來認真思考,閱讀相關資料,這一點與這個行當中的大多數人不同。我們喜歡這種‘怪僻’,事實上它帶來了可觀的回報。”

  他們經常互通電話徹夜分析商討投資機會,“芒格把商業法律的視角帶到了投資這一金融領域,他懂得內在規律,能比常人更迅速準確地分析和評價任何一樁買賣,是一個完美的合作者。”一位合伙人感嘆道,“查理與沃倫比你想象的還要相像,沃倫的長處是說‘不’,但查理比他做得更好,沃倫把他當做最后的秘密武器。”

  兩人雙劍合璧導演了一連串經典的投資案例,先后購買了聯合棉花商店、伊利諾伊國民銀行、茜氏糖果公司、維科斯金融金融公司、《布法羅新聞晚報》,投資于《華盛頓郵報》,并創立新美國基金。芒格此后成為藍帶印花公司的主席,并在1978年正式擔任伯克夏·哈撒韋公司的董事會副主席至今。

  “優秀的品性比大腦更重要”

  芒格常常站在投資理論系統之外想問題,他的思維與眾不同,使他經常可以得出一些有趣的結論。

  “要記住那些竭力鼓吹你去做什么事的經紀人,都是被別人支付傭金和酬金的,那些初涉這一行、什么都不懂的投資者不如先從指數基金入手,因為它們畢竟由公共機構管理,個人化的因素少一些。一個投資者應當掌握格雷厄姆的基本投資方法,并且對商業經營有深入的了解,你要樹立一個觀念:對任何價值進行量化,并比較不同價值載體之間的優劣,這需要非常復雜的知識架構。”

  芒格大體上同意“市場是有效率的”這種說法,“正因如此,成為一個聰穎的投資者就尤其艱難。但我認為市場不是完全有效的,因此這個‘部分的有效性(some what efficient)就能夠帶來巨大的盈利空間,令人咋舌的投資紀錄很難實現,但絕非不可能,也不是金字塔頂尖的人才能做到,我認為投資管理界高端30%~40%的人都有這個潛力。學院派贊美多樣化的投資理念,這對優秀的投資者是一個傷害。伯克夏風格的投資者極少嘗試多樣化。學院派的觀點只會使你對自己的投資紀錄與平均水平相差不遠、感受好一點而已。”

  芒格認為很多時候當別人逐漸喪失理智時,成為一個理性的投資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們不會把450億美元隨便撂在那兒,但你必須能判斷出那個高科技股票直躥云霄的癲狂時刻并控制自己遠離。你掙不到任何錢,但卻可能幸免于滅頂之災。”

  “對于被動式投資者而言,不同國家的文化對他們有不同的親和特質。有些是可信賴的,比如美國市場,有些則充滿不確定風險。我們很難量化這種親和特質和可信的原因,所以很多人就自欺欺人。這很危險,對于新興市場而言這是最重要的研究課題。”芒格認為,從一大堆官方的經濟數據中根本無法清晰判斷美元與歐元之間匯率走向這樣的復雜問題,“經濟學家斯坦恩(HerbStein)曾說過,如果某些事物不能永遠長存,那么它終究會停下來。”

  芒格認為,深刻理解怎樣變成一個卓越的投資者,有助于成為一個更好的經營者,“反之亦如是。沃倫經營產業的方式不需要花費多少時間,我敢打賭我們一半的生意巴菲特都不曾涉足,但這種輕松的管理方式帶來的績效卻有目共睹。巴菲特是一個從不介入微觀管理的優秀經營者。”他也分享了自己的投資體驗:“許多IQ很高的人卻是糟糕的投資者,原因是他們的品性缺陷。我認為優秀的品性比大腦更重要,你必須嚴格控制那些非理性的情緒,你需要鎮定、自律,對損失與不幸淡然處之,同樣地也不能被狂喜沖昏頭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