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投資大師歐奈爾完美收官

作為在美國首屈一指的投資大師,相比于巴菲特,歐奈爾的行事風格更加低調,即便因為歸隱,也依舊不露聲色,甚至拒絕了《時代》周刊的采訪;作為股票投資人,歐奈爾卻執掌過資產規模達20億美元的新美洲基金,每年全球超過600位基金經理人都要聽取他的意見;作為一名報人,歐奈爾不僅虧本創辦《投資者商報》,并在發行量上最終打敗百年老報《華爾街日報》,歐奈爾也以自己的報紙,以及自己寫的書為平臺,向廣大散戶散播他的投資方法和投資體系。

上演“散戶燈塔”傳奇

投資大師歐奈爾完美收官

2010年3月28日,或將成為一個全球投資市場都為其致意的日子。如果原計劃沒有改變,那么這一天,將是美國投資大師威廉·歐奈爾正式歸隱的日子。這一天,也正好是其77歲壽誕之后3天。而今年,距離這位大師第一筆股票投資,整整過去了56年。

事實上,近年來歐奈爾已基本處于退隱狀態,在淡出公眾視野的同時,也不再接受媒體聚焦——而這,只是他恬淡平實的性情使然。

“在任何時候,歐奈爾都實事求是說真話。”師從歐奈爾多年的上海鑫獅資產管理公司總裁邁克·吳告訴《環球財經》記者,“在資本市場,真話雖然不見得動聽,但對大眾最有意義,因為大眾也往往最為弱勢和無助。”

威廉·歐奈爾(William J.O’Neil,1933-),當今美國華爾街最富盛名的投資大師之一,歐奈爾公司和《投資者商報》的創辦人,35年前曾經執掌具有傳奇投資回報率,資產規模高達20億美元的新美洲共同基金,時至今日,每年有超過600位的全球基金經理人聽取他的投資意見。

與大多數成功的投資人對自己的交易方法諱莫如深不同,同樣在股市中取得杰出成就的歐奈爾,在過去26年中,卻扮演著“散戶燈塔”的角色,并將股票投資作為一門嚴謹的科學推向大眾,而這也成為歐奈爾一生在股票操作之外最為精彩的事業寫照。

通過自學和孜孜不倦的努力,單槍匹馬的歐奈爾30歲即用自己從股市上賺來的錢買下了紐約證券交易所的一個交易席位,并開辦了一家屬于自己的投資公司;1984年,歐奈爾創辦《投資者商報》,致力于將他獨創的“CANSLIM”股票交易法惠及大眾,進而成功幫助眾多處于弱勢的中小投資者獲得了豐厚回報。

自2005年歐奈爾基本上停止了親自做全國演講后,已讓那段每年都有他身影的全國巡回講課時光被眾人懷念;眾多名家也評判道,歐奈爾所留給大家的股票交易方法,仍將在世界投資之林中長青。

從500元到20萬

有如以往任何一位上演“美國夢”的先賢那樣,出生于1933年美國大蕭條尾巴上的歐奈爾,相信只要經過自己勤奮的工作,并有勇氣堅持自己的理想,以及有決心付諸于行動,便會最終實現目標。沿著大蕭條后美國日漸復蘇的軌跡,歐奈爾走了一條從普通散戶到投資大師的卓越道路。

作為來自美國俄克拉何馬州俄克拉何馬城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在大蕭條剛剛過去的陰影之下,歐奈爾自幼跟隨著外祖母在有著“孤星之州”的得克薩斯州長大,并一直靠著助學金求學,他有著一個苦澀孤單的青少年時期。

然而,這并不能改變歐奈爾的前行方向。順利讀完中學后,歐奈爾進入家鄉附近的南方衛理公會大學主修工商管理課程,并在1955年取得了文學學士學位,并參加了空軍。1958年歐奈爾退役,進入海登斯通公司擔任股票經紀人,他的職業生涯從此開始。

事實上,早在大學期間,歐奈爾已經表現出對股票的極大興趣,并在他21歲時做了第一筆投資——用500美元買了5股寶潔公司(PG,NYSE)股票。2002年歐奈爾接受《洛杉磯商業周刊》采訪時說,從他小孩子開始,一直到大學畢業和結婚,他突然變得想讓自己的生活更加優越一些,于是,他開始學習股票投資。

“我買了相當于一個圖書館,共計有2000本關于投資的書籍,但是非常棒的卻只有大約8本。”歐奈爾憶起當年學習投資時說,“對我有幫助的第一本書籍,是杰爾拉德·勒布寫的《投資生存戰》,他的一貫主張是必須在10%之內止損。”

通過廣泛的學習研究,以及投資經驗的積累,歐奈爾后來的“CANSLIM”股票交易體系,在海登斯通公司逐步打下基礎。歐奈爾當時不僅是最優秀的經紀人,同時在1962年到1963年,通過投資克賴斯勒(FILE,NYSE)、Syntex(SYN,NYSE)等股票,歐奈爾將自己最初的500美元本金翻到了20萬美元。

隨即,而立之年的歐奈爾在紐約證券交易所購買了自己的交易席位,并成立歐奈爾公司,次年,一套跟蹤股市行情的計算機數據庫建立,以供當時包括銀行、保險公司等數百家大型投資機構使用;1973年,歐奈爾數據系統公司成立,并通過龐大的數據圖表中心為普通投資者服務。

牛市來了!

憑借著自己發明的“CANSLIM”股票交易體系,歐奈爾在華爾街取得了巨大成功。然而,他前進的腳步并未止步于此,相反,他又往前多跨了一步——他看到股票交易市場上最為弱勢的中小投資人,并上演了他戎馬倥傯一生中最為壯觀的一幕。

那還是在1978年3月1日,已經從1976年9月22日的1026.30點下跌了2年的道瓊斯工業指數再破新低,抵達736.80點,正當人們沉浸在一片恐慌當中,《華爾街日報》上卻出現了一則廣告,內容竟然是告訴大家“牛市來了!”

試問這則廣告的刊登人是誰?他便是歐奈爾公司的創始人威廉·歐奈爾。

廣告既出,道瓊斯指數便轟轟烈烈重新開始了一輪大牛市,歐奈爾當時判斷之精準,讓眾人嘆服的同時,也初步奠定了他身為華爾街頂級大師的地位。同樣的故事,還發生在1982年2月,同樣是歐奈爾,同樣以整版廣告的方式告訴大家——“牛市來了!”

1984年,在《華爾街日報》上兩度刊登廣告的歐奈爾,開始向這家有著一百多年的老報提出挑戰——歐奈爾創辦了一份專門為中小投資者服務的《投資者日報》(1991年改名為《投資者商報》)。

賠本育人

“他提供了一整套他的選股方法,從選股到判斷買賣時機,以及一個他認為最有潛力成長的股票池,然后按照他的計算方法,每天更新股票池最有強度的股票,散戶可以按照他的方法去選擇和買賣股票。”一位《投資者商報》的用戶告訴《環球財經》記者,“他是要給中小投資者一個打敗基金經理的方法。”

作為一位報人,在后來的歲月中,歐奈爾的夢想依然照進了現實。由于《投資者商報》的實用性,截至目前,它已經從1984年只有3萬份的發行量躍居至日發行量超過100萬份的全國性大報,并在2年前,其發行量第一次超越了有百年歷史的《華爾街日報》。

“我還遇到過一位女士,她用她在股市上賺來的錢支付了她弟弟高昂的醫學院學費。”在歐奈爾2000年出版的《證券投資二十四堂課》中,他如此來描述他在投資大師之外,正在做的事情。按照歐奈爾提供的系統方法和服務從股市上賺到錢的中小投資者,如今已不計其數。

不過,鮮為人知的是,在歐奈爾創辦《投資者商報》的前24年里,他一直都是虧本經營,直到2008年,這份報紙才開始盈利。曾有人就此事問及歐奈爾,“他說,把自己的經驗回饋給國人,也就是幫助自己的國家變強大,幫助國人強大了,國家也就不斷地強大了。”

長青交易法則

回顧美股百年浩瀚史,群星閃耀,在歐奈爾之前,“百年美股第一人”杰西·李佛摩爾(JesseLivermore,1887~1940)已經上演了一生四起四落驚心動魄的故事。而與歐奈爾同時代的“奧馬哈圣人”沃倫·巴菲特的“價值投資”更為眾人所熟知。避其數十年如一日幫助中小投資者致富且不論,歐奈爾何以憑借其獨特的“CANSLIM”交易法而長青永恒。

誠如1912年12月,美國金融業巨頭J·P·摩根在美國國會“金融托拉斯”調查法庭上,法官昂特邁耶詢問說,“股票市場能夠做些什么?”摩根淡淡地回答——“能波動。”百年之間,中小投資者何以在股市波動中持續穩定盈利,始終是不老話題。

當年以個人小投資者起家的杰西·李佛摩爾,以“華爾街巨熊”之名四起四落,最終卻以飲彈自盡收場;波浪理論的鼻祖江恩,大紅大紫后最終卻仍難逃貧病交加收場命運;至于“股神”巴菲特,若不是利用議價權,進而在一級和一級半市場獲得優先股來進行價值投資,恐怕也難逃二級市場最終覆滅厄運。

但是,馳騁于二級市場數十年的歐奈爾沒有,相反,在從勒布、李佛摩爾等先行者留下的遺產中汲取經驗,并在自創的投資體系自我壯大之后,由于這套體系的可復制性,歐奈爾將自己成功的方法傳播出去,為散戶帶來了投資希望。

歐奈爾第一次將“價值投資”和“技術分析”統一到了一起。如果說價值投資者在股票交易中更重視“質”,技術分析者更重視“勢”,那么,歐奈爾的交易體系,則兩者兼顧,各取所需。

有人稱歐奈爾為價值技術分析派,誠然如此。通過選取具有盈利成長性的股票,建立一個成長股股票池,接著,在買賣時機上,則根據技術分析一貫所重視的量價關系,買入市場中剛剛啟動突破新高的強勢價值股,進而通過“右側交易”而獲利。

此方法下,則是歐奈爾多年來始終堅持如一的嚴格紀律。他曾經說過:“無論你做什么生意,快速停損是成功的第一要訣。”這是因為,保護好自己的投資賬戶,是每個普通投資者能夠在動蕩的股市中長期生存下來的必要前提。

相比于巴菲特每年在奧馬哈小鎮接受粉絲的覲見,歐奈爾更像是一位循循善誘的長者。為了向大眾詳細闡述他的股市交易方法,歐奈爾不僅通過《投資者商報》,以及每年一度的全國巡回演講(截至2005年)來授道解惑;1988年,歐奈爾更將自己的投資理念寫成《如何在股市中賺錢》一書,至今已出版至第四版,讀者亦過百萬。

除了將自己的投資法則悉數授出,歐奈爾還鼓勵中小投資者說,“要有勇氣和信心,不要輕言放棄。股市中每年都有機會。讓自己時刻準備著,隨時去抓住。你會發現一粒小小的種子會長成參天大樹。只要持之以恒,并付之以辛勤的勞動,夢想就會實現。”

投資事業之外的歐奈爾,則一直過著簡潔質樸而有規律的生活。一位到過歐奈爾辦公室的華爾街人士告訴《環球財經》記者,“他的辦公室很小,一臺計算機外加兩臺顯示器,很簡單。生活非常有規律,屬于典型的朝九晚五。”

對于即將歸隱田園的歐奈爾,“我相信他是一個活到老、學到老、曲不離口、拳不離手的人。我滿師的時候,他對我說,一定要記住‘財富匯聚、民眾之功’!”邁克?吳如是說。

據稱歐奈爾閑暇時,嘗試過以中國麻將怡情的趣聞,不過這位縱橫美國股市半個世紀的投資大師,上了這小小的四方臺甚是犯怵,至今認為麻將是世界上最難學的物事。不知大師歸隱后,是否會換個“臺子”,挑戰自己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