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丹尼士的故事:痛定思痛

  丹尼士在1970年的夏天以借來的一千六百美元創業,其中一千二百美元用于購買交易所會藉,四百美元則作為買賣資本。由于準確的在粟米枯萎癥出現前買入粟米合約,資金迅速上升至三千二百美元,促使丹尼士放棄升學的機會,全身心投入炒賣行業。

  問:多年炒賣生涯中,可有戲劇性和令倒感情重創的經驗?

  答:當然有,發生在我全身投入炒賣行業第一年。

  問:輸去若干本錢?

  答:我剛放棄學業,全力以赴炒賣。資金只有三千美元,很不幸偶一不慎,輸去三百美元,心神恍惚,反手買賣又一次打敗仗。

  問:渣沽都輸?

  答:惡夢尚未過去,當日之內,我再以初入市的方向買賣,連續第三次輸錢,整日計算總共輸去一千美元,既是總資金的三分之一。

  問:心情自然欠佳,但可有的到寶貴的教訓?

  答:輸錢金額太多,令你心情不穩定的時候,決不應該輕率入市買賣,正確的處理態度是離場,回家睡覺,對于市況仍要繼續觀察,小心分析,但不宜急于在入市買賣。

  問:該役失利是否有其他意義?

  答:事后檢討,假如我有一套完善的資金管理制度一日之內輸去三分之一資金的可怕經驗,應該可以避免。

  問:換句話說,當日失敗,實際上是最有價值的出色買賣,令你不再陷入類似困境。

  答:分析正確。

  問:上述故事,教訓我們當日買賣不順手的時候,可以休息,否則無緣無故的一再輸錢,獲利機會來臨時候,剩下的小量資本難又大作為。

  答:絕對正確,總而言之,你必須減低損失保存資本,等候可以一展所長的良機,否則無緣無故的一再輸錢,獲利機會來臨的時候剩下的小量資本難有大作為。

  問:一九七三年大豆牛市是你第一次賺大錢的市場嗎?

  答:對,我賺了足夠多的金錢,可以在第二年加入芝加哥期貨市場,除了順勢之外我亦是一個活躍的即市炒家。

  問:其他人表現如何?

  答:大部分人不懂得有風駛盡帆的策略,他們急于將利潤套現,舉例說,大豆收盤前已經漲停板,其他人雖然相信次日可能大升,但仍然不能抵抗將利潤套現的誘惑,而我則愿意在漲停板價位繼續買入。

  問:聽起來似乎輕而易舉的事情。

  答:當然亦有風險,但順勢買賣另你稍微占優。

  問:獲利機會較高?

  答:當年大豆連續十幾個漲停板是常見的市勢,但當時大部分炒家認為漲停板四至五日已經不思議。

  問:大豆固然可以連續即日漲停板,當然以可以無聲無息的在第二日跌停板,請問你如何決定在什么時候停止買入?

  答:這是有關或然率的問題,在漲停板價位買入輸銀碼自然較大,但最低限度順勢買入,可以確保得到獲勝的機會較高。

  問:不要放棄賺大錢的機會?

  答:對!

  理查丹尼士以四百美元的投資,赤手空拳創出一番事業,累計利潤在龐大的慈善及政治捐款之后,仍然踏上二億美元大關,實際上從一九七零年開始全身心投入炒生涯以來,丹尼士并非一帆風順,下面是處理逆境的經驗。

  問:多年投機生涯中買賣成績最差勁的市那一年?

  答:一九七八年。

  問:是否由于其中一兩個市場判斷錯誤引起?

  答:當年大部分市場處于橫向狀態,假突破的市勢多不勝數,假如其中一個市場出現可靠的趨勢已可以另到當年成績改觀。

  問:一九七八年成績欠佳,可有其他重要因素?

  答:問的好!77年我主要以出市身份直接在市場買賣,但78年開始我在寫字樓遙控指揮,脫離出市代表身份。

  問:買賣方式是否因而改變?

  答:初市買賣可以得到不少即市消息及其他第一手資料,舉例某黑幫出市代表以摸頂或摸底逆市買賣而聞名,足以作為相反指標,離開即市買賣場地自然不再享有上述優勢。買賣策略逐漸以中長線為主。

  問:離開大豆期貨的買賣場地,實際上有甚什么重要理由?

  答:1970年外匯及利率期貨尚未面世,但1978年時上述市場已經成熟,足以提供投機的便利,因此改在寫字樓發盤買賣,可以同時買賣多種商品,長遠來說,是明智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