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與索羅斯共事的日子

  在與索羅斯合作之前,羅杰斯曾給“共同基金之父”——羅伊·紐伯格當了9個月的助手,頗受紐伯格青睞,掌管當時的保護者基金的15%。在1996年的一次采訪中,羅杰斯也曾經提到:“紐伯格是我的導師”。

  1970年到1980年,索羅斯與羅杰斯攜手合作,合伙成立索羅斯基金(后改為量子基金),成為華爾街的夢幻組合。羅杰斯負責分析研究,索羅斯負責交易決策,二人緊密配合,戰績顯赫——從1969年12月31日到1980年12月31日,索羅斯基金的贏利率是3365%,而同期的標準普爾指數上升了大約42%。

  1974年,羅杰斯通過投資國防工業類股票大賺一筆。

  “羅杰斯最重要的構想應該是國防工業類股。”索羅斯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到:“當時國防工業完全被人忽略,從上次國防工業景氣結束后,只殘留一兩位分析師繼續研究這個行業。”

  1973年,阿以戰爭時期,當埃及和敘利亞的部隊大舉進攻時,以色列數千人傷亡,坦克、飛機損失慘重,以色列震驚地發現自己雖然擁有較佳的飛機與飛行員,但是,埃及空軍卻顯然具有不尋常的優勢。羅杰斯發現其中原因是前蘇聯供給埃及的電子設備,是當時美國無法供給以色列的。因為越戰時期美國的國防工作集中在每天的補給,因此,忽視了長期的科技發展。一旦美國國防部意識到這一點,大規模的投入將勢不可免。

  這一項目對于當時大多數的投資者來說,沒有絲毫吸引力。自從越南戰爭結束以后,軍工企業虧損嚴重,金融分析家們連聽也不愿意聽。

  1974年初,羅杰斯繼續關注軍事工業,通過與國防部官員的周旋,以及與美國軍工企業的承包商的談判,羅杰斯和索羅斯越發相信自己的判斷,購買了大量國防工業類股票。

  他們投資的洛克希德公司,后來股價從2美元猛漲到120美元;E系統公司,從0.5美元漲到45美元,索羅斯基金獲利甚豐。其中,E系統當時還默默無聞,但是羅杰斯經過咨詢洛克希德以后,再加上翻閱期刊并請教軍事專家,知道這家公司是他們的主要競爭對手,是故,大量買入。

  在這場競爭中,羅杰斯重視獨立思考的特征表露無遺。他從來不咨詢所謂的股市分析專家,認為他們只會紙上談兵,不是盲目自大,就是杞人憂天。股市分析專家有點像算命先生,如果事實都是像他們所分析的那樣,他們豈不是都早已腰纏萬貫?

  因此,羅杰斯認為投資者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發展獨立思考的能力,這也是他和索羅斯成功的最大原因。他說:“我總是發現自己埋頭苦讀很有用處,我并不聰明。因此,與別人討論,總是搞亂我的思維。對我而言,我只習慣一個人靜坐閱讀并將事情理出頭緒來。我發現,如果我只按照自己所理解的行事,既容易又有利可圖,而不是要別人告訴我該怎么做。”與此相對應,羅杰斯從來沒有依靠內線消息賺錢,認為所謂的內線消息十有八九是錯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