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鐘士的故事:師父領進門

  鐘士求學期間,無意中看到介紹理查丹尼士英雄事跡的文章,深受鼓動,體內投機細胞,因而蠢蠢欲動。丹尼士能人所不能,鐘士也立志要在投機市場創出一番事業。

  問:丹尼士可以說是閣下的間接老師,但入行始末可否透露一下?

  答:丹尼士吸引我投入炒賣行業,1973年大學畢業之后,叔叔介紹我跟隨杜立斯學習期貨買賣的投機技巧。

  問:杜立斯是何許人也?

  答:是當年最大的棉花期貨炒家,比如說棉花期貨的未平倉合約共有三萬張,杜立斯個人可能買賣三千張合約,大于其他任何炒家的數量,炒賣風采,令人嘆為觀止。

  問:杜先生主要是套期保值或者是純粹投機買賣? 

  答:百分之百投機買賣,杜立斯永遠委托自己專用的經紀買賣,因此市場其他人士可以清楚地道他的盤口。

  問:其他炒家全部了解杜立斯持有好倉或者淡倉?

  答:完全清楚。

  問:對于杜先生的炒賣成績沒有造成不良的影響?

  答:絕對沒有。

  問:理由何在?

  答:要升的始終會上升,要下跌的攔也攔不住。

  問:閣下的啟蒙導師不介意公開自己的買賣盤口,你是否毫無保留的接受?

  答:我較為保守,盡量隱藏自己的買賣盤口。無論如何,有經驗得出市代表可以輕而易舉的知道我的買賣盤口。

  問:歸根結底,你也認為隱藏盤口實際上無關緊要?

  答:非也。舉例說,我習慣以三百張合約作為買賣單位,但我會分開幾個經紀落單。某甲經紀可能負責116張。而乙經紀則負責其余的184張。

  問:市勢非人力可以扭轉之外,杜立斯對你可由其他的教誨。

  答:投機買賣市極具競爭性的行業,絲毫不可以放松。起落之間,情緒可能大受波動。

  問:可否將話題轉為集中于買賣技巧方面?

  答:當你大手買賣的時候,要在市場容許你離場的時間及早脫身,而非等到你認為需要平倉的最后一刻落盤平倉。

  問:在最高價沽出或者最低價買入是否重要?

  答:剛剛相反。杜利斯認為在最高價或者最低價的成交量甚為稀疏,因此不要期望在市勢的轉折點可以大手買賣。

  問:請舉實例。

  答:假設棉花上一個高價是56.80美元,在56.85聚集大量止損盤,而市場的買賣價是56.70買入56.75賣出。遇到我剛需要買入平倉的時候,我會毫不考慮現在56.75買入一半,其余一半則等候突破新高時止損。

  問:杜立斯是出色的棉花炒家,對閣下影響深遠。可否舉出一兩點以資證明?

  答:杜先生認為當市勢表面看來非常強勁,新高之后,再創新高,往往是沽空的大好機會。最堅固的時刻,也是脆弱的關頭。

  問:相反走勢理論值得重視。

  答:作為一位出色的投機者,相反走勢理論是不可缺少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