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索羅斯如何看待品質和智慧

  除了違反趨勢之外,你說過你的技巧之一是把自己置身于過程之外,這樣說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怎么能夠置身事外?

  我是處在外面,我是個思考型的參與者,思考的意思是把自己放在所思考的事情之外,這樣做對我或許比很多人容易,因為我有很抽象的心靈,而且我確實樂于從外面看事情,包括看我自己。

  你以自制和超然聞名,你認為這是必要的條件嗎?

  說超然是對的;自制就不對。虧錢會讓我痛苦,勝利會讓我快樂,沒有什么東西比否認自己的感覺更具自我毀滅的力量,你了解自己的感覺后,可能覺得沒有必要顯露出來,但是,有時候,尤其是你遭遇龐大的壓力時,隱藏感覺的需要可能使壓力變得無法忍受。我記得我剛開始做這一行時,有一次我個人的帳戶事實上賠得干干凈凈,但是我必須像沒事人一樣,繼續盡責做事,那種壓力令人無法忍受,午餐之后,我幾乎沒有辦法叫自己回辦公室去。這就是我鼓勵同事共同承擔問題的原因,我很愿意支持他們,但是他們必須愿意承認他們有問題。

  在你目前的運作模式中,無論從內部舉才,還是挑選外面的投資經理人,找出人才都很重要,可以談談你在尋找從事投資行業可能成功的人才,包括可能把資金外包請他們管理的基金經理,以及可能納為公司員工的人時,你注意的是什么特質?

  奇怪得很,最重要的事情是品格,有些人我可以信任,也有一些人我希望他們當我的合伙人,卻也有些才氣縱橫的賺錢高手我不能信任,也絕不希望他們當合伙人。麥克·米爾肯(Michae1 Milken,注:垃圾債券之王,因為涉嫌不法,被美國證管會起訴)被迫放棄業務時,在垃圾債券業務上出現真空,我面臨很大的誘惑,很想進入這個真空地帶,因為其中有很多錢可以賺,我約談了好多位在米爾肯手下做事的人,試圖請他們在我們公司之外代為操作資金,或做為我們的合伙人。但是,我發現他們有某種忽視道德的態度,這也是他們這幫人交易方面的特性(和投資銀行業明顯不同)。他們的確積極進取又聰明能干,很有天分,但是,這種不道德的態度會讓金主警覺,而我不想成為這樣的放款人,我就是覺得不舒服。

  摩根(J.P. Morgan )的公子有一次應別人的要求,說明他在貸款給一個人之前,會注意這個人的哪些特質,他說品格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我不信任一個人,我絕不會借他半毛錢。即使他拿來基督教世界的所有擔保品,情形也是一樣。”

  奧,我沒有他那么純潔,但是,話說回來,我也不是做放款業務。

  投資顯然需要冒很大的風險,我們來詼談這種不道德的方式和負責、進取、高度冒險方式的差別。

  要怎么說呢?冒險很痛苦,不是你自己愿意承擔風險,就是你設法把風險轉嫁到別人身上,任何從事冒險業務卻不能面對后果的人,都不是好手。

  你認為什么因素有助于成為好的投資人?是智慧嗎?在成為好的投資人方面,智慧扮演什么角色?

  智慧相同的人性格可能不同,有人會走到臨界點,但是永遠不會越過去;有人走到臨界點,而且偶爾會越過界。這是很難確認的事情,但是,我不希望替我工作的人越過臨界點。

  你希望大家向臨界點走嗎?

  我自己是個偶爾走到臨界點的人,但是我有自己累積的所有財富做靠山,我不希望別人拿我的錢走到臨界點。我曾經有過一位很有天分的外匯交易,他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承擔了很大的外匯風險,那次交易有利潤,但是,我立刻切斷公司和他之間的關系,因為我覺得我已經得到警告:如果我們遭到意外的損失打擊,我除了自責外,不能責怪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