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醫學博士到千萬元操盤手:投資成功是意志勝利

  他每天都要閱讀彭博和路透社關于世界經濟和外匯方面的報道,以及幾位特定外匯分析師的每日報告。他表示各個國家經濟發展情況的對比是決定貨幣匯率大趨勢的根本原因

  從醫學博士到掌管數千萬美元的華爾街外匯操盤手,從醫藥行業分析師到開發出一套卓有成效的外匯自動交易系統、保持賬戶連續83天正收益的金融高手,徐世維的體會是:“投資的成功不能只靠運氣,它歸根結底是思想和意志的勝利。”

  徐世維現任華爾街某大型私募基金投資經理,管理數千萬美元資產,他利用自行研發的外匯自動交易系統為機構和個人客戶管理資金,2006年投資回報率達到52%,2007年投資回報率則達到38%。1989年他從中國科技大學本科畢業后即赴美留學,1995年獲得美國新澤西醫科大學博士學位。1996年他進入華爾街工作,曾任某大證券公司醫藥行業分析員、金融投資公司投資經理等職,2003年創建私募基金至今。

  徐世維開始接觸資本市場投資是在1993年,在他讀博士期間,他開始買賣美國的共同基金(Mutual Funds)。1994年他涉足美國股市,“記得我買的第一只股票是全球制藥公司Merck (MRK),第二只股票則是電腦芯片公司英特爾(INTC),兩只股票都持有了很多年,最后MRK幫我賺了一倍半,INTC賺了兩倍半,當然賠錢的股票也有。我1996年進入華爾街工作,慢慢地開始學習做股票期權(Stock Options)。2001年又開始參與股市指數期貨(S&P 500 Index Futures),2003年正式開始進軍外匯交易。”

  外匯投資不可“近視”

  在外匯交易中他開始不斷品嘗勝果,“我記憶最深刻的一次成功是在2006年的第四季度,我從下半年開始積累的一些英鎊多頭開始贏利,我依據自己的判斷,不僅沒有性急地平倉獲利,而是利用杠桿,逐漸加大投入,并且耐心地等到年底。幾個月的耐心最終開花結果,那個季度我所有客戶的回報率都超過10%,有的還更多。我從中得出另一方面的經驗:第一,耐心是一種美德;第二,外匯市場上的意外常常發生在大趨勢的方向上。”

  徐世維表示,海外成熟的外匯市場信息化程度很高,外匯交易人幾乎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能夠得到最新的報價,但這有時候會導致交易人只留意眼前所發生的“近視” 現象。而實際上,交易人還不如遠離眼前的價格、更好地把握住市場的大趨勢。比如在過去一年里美元貶值的大趨勢中,常有逆勢回升的時候,如果錯誤地跟進就會造成因小失大的后果。

  風險管理是第一位

  徐世維強調,要想成為一個長期成功的交易人,不僅需要有一個好的交易系統和嚴格的資金管理,還需要有良好的心態和充實的經驗。

  目前他每天都要閱讀彭博和路透社關于世界經濟和外匯方面的報道,以及幾位特定外匯分析師的每日報告。他表示各個國家經濟發展情況的對比是決定貨幣匯率大趨勢的根本原因,而具體的買賣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順著市場的大趨勢走而不是在“逆水行舟”。“我每天晚上寫好第二天的交易計劃,把使用多少資金、何時買、何時賣、進場后價格上升怎么辦、下降怎么辦、何時平倉獲利等幾大交易要素都寫得清清楚楚。實際交易時只要按照交易計劃用我們自己開發的自動交易軟件或手動買賣就行了,不需要有任何猶豫或動什么腦筋。我也不借助于任何外來的技術指標。”

  “我進的每一個倉位都是打算要持有很久的(幾個月或一年以上),可以說是抱著投資的觀點來做交易,如果不想長期持有,就根本不做短線交易。當然,有些倉位可能當天就平倉獲利了,那是意外的驚喜而不是我期待的目標。”盤后一般情況下,他的交易結果與交易計劃差不多,不需要花時間回顧。但假如有意外情況發生時(比如價格跳高或跳低),他會仔細地研究。

  徐世維說:“我最推崇的一本書是從一名外匯期權交易員升級成為哲學家的Nassim Taleb所著的《Fooled By Randomness》。他的核心觀點是,大多數人認為幾乎不可能發生的災難性事件所發生的幾率實際上要比想象的高得多,大多數所謂成功者實際上只是隨機性運氣的結果而其中很多人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們想要做的是成為一個清醒的、能夠決定自己命運的成功者。因此,我做外匯最重要的原則是風險管理、風險管理、風險管理,盡量把風險控制在很小的范圍,爭取把開始的虧損轉變成最終的贏利,從災難性事件中獲利而不是受損。解決好了如何減少虧損的問題,獲得利潤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許多外匯高手都使用外匯期權來增加收益,降低風險,徐世維認為外匯期權是降低風險的一個重要工具,比如在重大的經濟數據即將發布之前,“假如我的倉位組合是整體看漲,我不知道結果是否對我有利,我想把倉位組合變成整體中立,我可以通過買一個看跌的期權(a put option) 就達到了目的,之后經濟數據的好壞對我就沒有什么影響了。但是外匯期權的缺點是交易不是很活躍,價格也比較昂貴(尤其是時間價值)。于是我想到股票期權可以用股票和期權的組合達到同樣的目的,類似的原則也可以應用到外匯里面去。”

  外匯投資不靠“小把戲”

  徐世維認為一些外匯交易的技巧并非常勝之道。

  “在外匯交易中做多、做空沒有區別,進場之后幾秒鐘后就可以平倉,而且不同貨幣的每日利息有差別(比如澳元利息遠高于日元)。于是有些交易人就利用這些特點專門去賺套利者的錢,例如在紐約時間下午5:00支付當日利息之前,澳元/日元貨幣對的價格往往上升,可是5:00剛過,價格馬上下降。所以有些人喜歡在5:00之前做多,在4:59平倉;也有人喜歡在5:01做空,然后等價格下降后平倉。但這只是外匯交易中的小把戲,不能保證贏利。”

  “在外匯市場上有人愿意使用高端付費服務,期望比別人早一兩秒鐘得到重要的信息,這從理論上講是可行的,但實際操作中卻不盡如人意。因為市場買、賣價格之間的差價(bid-ask spread)往往會在重大消息發布時變得比平常大,而且價格有時還會虛晃一槍,先往與消息相反的方向猛沖一下,然后再往另一個方向走。我本人只利用互聯網上的公開信息。”

  徐世維的交易基本上以歐元/美元貨幣對為主,因為這兩個貨幣的流通性最強。介入的時間是分別在倫敦交易市場和紐約交易市場開市前,多、空根據當天的經濟數據而定。

  徐世維表示,外匯交易者必須關注國際形勢。目前美國經濟的主要問題就是沒有像從前高科技那樣的新增長點和刺激經濟發展的亮點,伊拉克戰爭和日益增長的醫療保健費用也拖了后腿,現在又加上次貸危機,在解決這些問題之前,美元看淡。而加拿大經濟有明顯的雙重性,一方面與世界能源市場密切相關,另一方面也受到美國經濟的影響,目前主要是隨著原油價格的走向而動。

  “歐盟中央銀行(ECB) 抑制通貨膨脹的言辭引人注目,但歐元區有各個成員國經濟發展不平衡和勞動力市場失業率過高的問題,要達到與美元平起平坐的地位還有很長時間。美國的次貸危機最危險的時刻可能已經過去,但其影響遠遠沒有消失,美國經濟增長的低迷狀態或許還會持續很長時間。未來最值得關注的幣種屬人民幣最當之無愧。也許每個人都和我一樣對各國的經濟和貨幣的走向有這樣、那樣的看法,但是我從來不先入為主地依據我的觀點去進行外匯交易,理智的做法是跟著市場的價格走,對于任何人的觀點來說,市場永遠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