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20萬賺到200億——臺灣期貨大亨黃毅雄

  他并不是一路順遂地攀上顛峰。
  來自西螺破產家庭的黃毅雄,
  在轉戰期貨之前,曾三度進入股市才獲利而退,
  用的還是黑板下搶帽子的丐幫初級拳腳,
  而今,黃毅雄在期貨市場施展武當派上乘武功,
  宛如東方不敗,其間曲折耐人尋味。

  黃毅雄 西螺來的期貨大亨

  去年統一企業改選董監事時,在內部都已安排好董事人選后,才發現集團外有人握著足夠的股權及委托書,并有意入主董事會。吳修齊及高清愿不得不親自出面協調,以下屆的董事席位作為交換條件。這位神秘人物是富邦一0一室的大戶--臺灣期貨大亨黃毅雄。

  黃毅雄來自西螺小鎮一個破產家庭,家有兄弟姊妹七人,父親很早就過世了,他的大哥畢業于臺大外文系,但排行老么的他卻因家庭經濟已拮據,讀到西螺初中的第二學期就繳不出學費......。

  休學后,他曾在家鄉做過釘無子西瓜棋的木箱等零工貼補家用,后來到西螺萬味香食品廠工作,十七歲前一直留在西螺。

  辛酸往事不堪回首

  那段時間有說不完的辛酸故事。提起這些童年往事,已四十歲的黃毅雄忍住往事不堪回首的心情說:“二十三歲以前的事,我實在說不出口!”

  有一回,一位親友背著一麻袋剛收成的花生和稻米到他們家,他感動的說不出話來,默默對著月光發誓:“愿意自己折壽讓出一些歲數給這位親友。”

  直到十七歲他北上學做布料的生意,才開始累積了一筆錢。二十三歲時,他看到很多親戚朋友都在做股票,包括他的兄姐也都是股市的常客,他便開始踏入股市,同時也開始了他傳奇的生命。

  一進股市,他便把做生意賺來的錢都賠了進去,只好把最后一個活會標出來還債,還了債后只剩二十萬,家里的人全都反對他再做股票,但黃毅雄還是無法忘懷股市,這回再投入的結果,僅有的二十萬只剩二萬元,還負債三百萬元!“不但老婆對我完全死心,甚至自己也一度打開瓦斯想自殺。”黃毅雄說。

  在離開股市一個月的冷靜思考后,他發現股市里賺錢的就是那幾位,便虛心地向人請教如何在股市作戰。同時,他還開始大量閱讀書報,拿著僅有的二萬元又回到股市。開始在黑板下搶帽子(做短線交易獲當日沖銷),每次一下單就開始保持警戒狀態,只要有賺一點就跑,黃毅雄自己苦笑的形容:跟乞丐一樣,只要有人施舍一點就滿足。他回想那三年在黑板下搶帽子的生活說:“我學到的是丐幫的武功。”

  三進股市無退路

  已經在市場賠了那么多錢,又有那么高的負債,若去找一份尋常的工作,薪水根本無法還債。“我像站在懸崖邊,根本沒有退路。”他說。

  不過,老天似乎有點垂憐他,六十七年有人要炒作煉鐵股,黃毅雄買了兩萬股,又借貸了一些錢加碼,結果煉鐵從十五元開始起飆,這支煉鐵股讓他賺了二百多萬。加上搶帽子賺的錢,黃毅雄還清了所有的債務,還剩三十萬元。

  六十八年時,股市已步入空頭市場,黃毅雄便拿著三十萬元轉戰期貨市場。當他在做股票的時候,他認識了大信董事長葉輝,而葉輝的弟弟在國外期貨交易所當期貨經紀人,葉輝經常在家里用電話下單。當時臺灣沒有終端機,也沒有報價系統,幾位朋友就集中到葉輝家利用電話詢價下單,就這樣揭開了黃毅雄的期貨生涯。

  由于機運的配合,他剛好趕上黃金由一盎司二五0美元飆漲到八五0美元的大行情,黃毅雄原來誤判行情,雖然都掌握到波段的高點放空,但是行情卻是由三00漲到六00元的多頭走勢,逆勢作單的結果,他并沒有賺到錢。

  在黃金期貨大撈一筆

  到一盎司六00元時,黃毅雄發現自己對大行情嚴重誤判,才毅然改變策略,購入五00兩黃金翻多頭,結果在一周之內從六00漲到八五0元。他對當年以八四一元的價格賣出仍存有鮮活的印象。

  因為結算下來賺了八百多萬,“我生平第一次賺到這么多錢,”他興奮地在隔天半了二桌酒席請客,沒想到第二天黃金竟由八五0元暴跌至六百多元。

  這個跌幅讓很多人都傻了眼,“我也不例外,”黃毅雄說:我當時只覺得金價在八五0已震蕩了三天,便決定平倉獲利了結,也不知道盤面會有這么戲劇化的走勢。賺了黃金這筆錢后,才奠定了他往后的基礎。

  之后的依段時間,黃毅雄經常犯了急功躁進、無法以平常心來作戰,這個階段,他的財富起落多次,一直在零到一千五百萬之間徘徊不定。直到七十二年,黃毅雄覺得在臺灣做期貨,資訊以及商品都不足,便決定帶著五萬美金,自己到香港的dean witter(美國第三大證券公司在香港的分公司)去做期貨。由于產品多,機會也多,再加上心情并無他慮,他一改在臺灣時的急功躁進,操作績效也擺脫了在臺灣時的“盤局”,從七十二年到七十四年,“我的或勝率高達九五%,”他有些得意地說:在香港的那三年里,扎扎實實地賺了六千萬臺幣(約一五0萬美元)。

  帶著一五0萬美元舉家移民至西班牙,原本是想過過寧靜的生活,厭倦了在期貨市場上廝殺,沒想到,過不了多久就開始手癢了,但是他的獲勝率卻只剩二0%。他形容說:“常常劍出鞘后手還會發抖,‘做法’無法配合‘看法’,結果一敗涂地。”

  幾番起伏戲劇化

  在一年的時間里,黃毅雄帶著六千萬到西班牙,卻只剩九百萬回臺灣。回來后更因急于想再造家園,心情又開始變得躁進起來,不久積蓄便快速度降到一七0萬元。“我開始睡不著覺。”他形容:好像是個突然間喪失一身武功的人。

  他開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思考,在以往財富來來回回的經驗中,他發現,只有讓買賣的心理達到平衡狀態,才能在期貨市場賺錢。于是,他又開始從一張期貨合約翻身。寶島銀行期貨籌備處主任黃馗佩服地說:七十五年我目睹黃毅雄剛回國那段落魄潦倒的情形;也親眼看到他從一張美國t-bond做到一五00張,保證金由二萬美元做到三00萬美元。據dean witter的統計,在香港十幾年,客戶也有好幾千個,但真正賺錢的只有二位,黃毅雄便是其一。

  野柳談話說從頭

  這樣的戰績讓周圍的朋友嘆為觀止。一天晚上三點收盤后,大伙一起開車到基隆妙口吃宵夜,當時黃馗及現在日盛證券自營部經理黃金坤都在列,大家起哄問黃毅雄的作戰經驗,在幾杯黃湯下肚后,黃毅雄開始有了“話說從頭”的興致。于是一票人在黃毅雄指定地點后,驅車前往野柳。

  這個被這批人喻為“野柳談話”的聚會,在大家都聽得津津有味下,從凌晨五點太陽還沒出來開始,直到日正當中才結束。黃馗開玩笑地說:“我和蔡金坤就是在野柳談話中被‘超渡’的。”

  而對黃毅雄而言,在期貨市場打滾多年,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七十七年做黃豆期貨的經驗。當時他手上還握有一五00張黃豆合約,后來美國發生干旱,在一個晚上,他全數平倉后,他的帳戶里霎那間多了五千萬元!他生動地模仿當時那種既興奮又有點不敢相信的表情,馬上打電話回西螺用臺語對他的母親說:“媽,你知道我今晚賺多少錢嗎?”

  三分機運七分苦工

  一個西螺初中肄業的學生,能夠成為期貨市場的常勝將軍,黃毅雄雖不否認他的機運不錯,但他也表示:自己在研究上下了相當大的功夫,”甚至請家教老師教授英文。且七十五年回臺灣后,他因為股票、期貨二頭做,每天只睡三個小時,現在就常受耳鳴之苦。

  “進入期貨市場是一條很艱苦的路。”黃毅雄說:我不鼓勵年輕人進入期貨市場,但若真有興趣,應先扎深研判行情及技術分析的基本功夫,并且在進場前就要擬好買賣的戰略觀,然后調適自我的心理,最后還必須配合持久的毅力,才能在期貨市場有決勝的能力,這就是他所強調的致勝四大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