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威斯坦的故事:必須自立

  以下為作者和威斯坦的答問記錄,問為作者,答為威斯坦:

  問:直至大豆戰役為止,一向炒賣都是擔當好友角色是嗎?

  答:對,永不拋空。

  問:為什么?

  答:未買先賣,是非美國人的本色。

  問:大豆戰役之后,可有變化。

  答:大澈大悟!我輸去的錢,實際上成為淡友的囊中物,投機市場根本上不必要分清好友淡友只要能夠賺錢便是最佳的朋友。

  問:大豆戰役的震蕩維持多久?

  答:幾個月之后,改向股票市場投機。

  問:感覺如何?

  答:上落出奇的慢,再加上沒有期貨市場的杠桿作用,味同嚼蠟。

  問:收獲如何?

  答:不足以維持生計,無意之間,遇到一位出色的股票期權炒家。

  問:開始涉足期權買賣?

  答:對,根據專家意見,買入一批好倉期權可惜全部化為灰燼。

  問:損失多少?

  答:四萬美元,情緒再次受到刺激,不想再次見到該位專家。

  問:事件如何了解?

  答:及日之后,專家委托第三者通知我。她在另一戶頭代我做了一單沽出好倉期權的買賣。因此我根本沒有損失。

  問:期權專家故弄玄虛,開了一個玩笑,實際上有什么意義?

  答:該位朋友用心良苦,他教導我不可以輕易相信任何人,包括他在內。

  問:炒賣需要獨立依靠自己的功夫。

  答:出色的炒家,必須自立。

  問:接著而來的戰績,可有改進。

  答:成績甚為美滿,我的朋友是極為出色的期權炒家對我幫助極大。

  問:閣下如何向期權買賣進軍?

  答:借助專家朋友的買賣經驗,再加上本人的圖表分析技巧,終于殺出一條血路。

  問:你的朋友是否相信圖表分析?

  答:他認為圖表分析并無作用,基本上依賴行情入市。

  問:你的成功經驗,也不能動搖他對圖表分析的看法?

  答:他認為我炒賣成功,主要是經驗使然,圖表分析并不是關鍵所在。

  問:理論上,兩人入市方法雖然不同,仍然可互相幫助,但最后為何分開。

  答:主要是作風上的分歧。

  問:我不明白。

  答:我的朋友雖然是出色的炒家,但買賣中間愿意承擔較大的銀碼損失,他認為只要在下一次戰役得到大勝,對比之下仍然有利。

  問:經過大豆戰役的折磨,類似買賣策略另你感到不安?

  答:對,我選擇小心管理風險的策略,盡量減低每次入市可能帶來的損失,利潤較細,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