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告別巴菲特:一個華人投資“狂人”的獨白

  做對沖基金經理,可以讓你以最快的速度致富,也可以讓你在最短時間內變窮。所以,這是一個“績效為王”的職業。

  從這個角度出發,姜凱無疑算得上對沖基金行業的“王者”了。在過去8年中,他在美國創立的龍基金(Dragon Fund)年均回報率達到57%,排名全行業第一。這意味著,你在1998年交給他100萬美元,現在就應該變成3700萬美元了。

姜凱是在對沖基金行業中心美國誕生的最年輕的對沖基金經理。出生于上海的他,在24歲時就擁有了自己的對沖基金,成為第一位擁有自己的對沖基金的亞洲人。

不過,業績上的成功并沒有讓姜凱盲目擴大基金規模。相反,經過2003年和2004年大規模地向客戶返還資產后,目前其基金規模只有1億多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姜凱的個人資產。

“對于我來說,賺多少錢已經并不重要,我只是想知道,憑借我的天分,我可以走多遠。”日前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姜凱如是說,“我的資產最后可能會留7%給自己的家人,剩下的將用于回報社會。”他同時認為,這樣做可以更好地保護客戶的資金,因為他相信“盤子越大盈利就越困難”。

現在姜凱已將研究中心放在了上海,雖然仍然只做美國的股票,卻只在美國留下少數幾名員工。在他看來,中國與美國的聯系已經越來越緊密,了解中國對于自己的投資至關重要。

反思巴菲特

姜凱的父親是一位畫家,5歲時他就開始跟父親學畫畫。但成為畫家并不是姜凱的夢想,他的志向在證券市場上。在小時候接觸的影視作品中,他發現炒股票可以暴富,這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當中學時跟父親來到美國后,姜凱找到了實踐自己夢想的機會。真刀真槍地入市,始于他進入伊里諾大學,當時他的資本是借來的助學金。1996年大學畢業后,姜凱加盟瑞士銀行。但2年后他又離開了,因為他有更高的理想——擁有自己的對沖基金。

“我希望開創自己的事業。”姜凱如此解釋自己當初的選擇。在他看來,華爾街是一個猶太人的世界,沒有中國人的一席之地。“你做得好別人會贊揚你,但如果你做得再好一點,別人就會嫉妒你。我應該算是那種做得太好的人。”所以,對于姜凱來說,對沖基金才是可以證明自己的地方。

另一個促使姜凱作出決定的原因,是他認為自己找到了可以成功的“武器”,那就是他自己開發的投資模型。“我找到了自己的工具,在投資銀行里我就已開始用這個工具。”姜凱稱,如果你有一個很好的工具,華爾街其實就是一張空白支票。

與很多人一樣,剛參與股市時,姜凱也看了很多書,其中包括沃倫·巴菲特的老師格雷厄姆的書。

但前人的理論并沒有給他太多的幫助。“在一九九幾年時股市正在上揚,而我卻驚訝地發現,我依靠巴菲特以及格雷厄姆的方法選的股票,卻沒有上漲反而下跌。”姜凱回憶道。

當時戴爾電腦的走勢就讓姜凱感到不解,因為巴菲特從來不會推薦購買這樣的股票。戴爾的市盈率一直非常高,在40~50倍,但是這只股票卻一直上漲。同樣的還有思科以及英特爾。“我覺得不可思議,為什么別人的股票在漲,我的卻在跌,巴菲特應該是不會錯的。”姜凱當時有這樣的疑問。

最后,姜凱將原因歸結為:時代已經和巴菲特所在的時代不一樣了。在巴菲特的時代,他們追求那些比較便宜的股票,就是市盈率較低的股票。不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后,人們開始可以準確地估計企業的未來增長率,買股票已經不是買短期盈利,而是買未來盈利。所以,高市盈率對市場來說并不是問題。

[NextPage]

從“買入,持有”到“買入,交易”

在姜凱眾多的投資理論中,“買入,交易”無疑是最引人注目的。這與上世紀90年代后美國盛行的巴菲特式的“買入,持有”,形成了鮮明對比。

“買入,持有”理論認為,你只有長期持有好的股票,才能真正充分享受到這家公司的成長,從而取得最大的收益。不過姜凱卻認為,在發達國家的股市“買入,持有”,并不是一個好主意,因為我們已處于一個不同的時代。

首先是在一個成熟的市場中,找到一家真正具有很強成長性的公司,已經很難了。

“對于那些已經成熟的經濟體,它們每年的增長率有兩三個百分點就已經很好了。”姜凱表示,“在整個經濟都不變動的情況下,要找到亮點是非常難的事情。這幾乎相當于在垃圾堆里挑鉆石,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保證自己可以長時間內做到。”

姜凱相信,在股市中賺錢并不一定要這么做,他認為每個股票都有自己閃光的時候。

“買入,交易”的另一個理由,就是產品周期在互聯網出現之后已經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在1990年之前,從新產品誕生,到進入市場取得收益,再到最后退出市場,這樣一個周期一般需要6到7年時間。在此期間,公司需要找到一個新的產品來替代,從而保持企業盈利的穩定。但到了上世紀90年代之后,產品周期開始變短。

電腦CPU行業表現得尤為明顯。該行業有一個摩爾定律,就是CPU的速度在18個月內就能翻一番。“這一下子就將產品周期縮短到了18個月。”姜凱說,“對于另外一些行業,比如手機,其產品周期可能更短。”

產品周期的變短可能讓企業疲于奔命,因為企業不得不在一個產品推出之后,就馬上去找替代產品。一旦企業沒有找到適合市場的替代品,競爭對手就會占領市場,從而導致公司的盈利受到影響,引起股價波動。

所以,姜凱認為,產品周期的縮短使得上市公司股價變得更不穩定,而在波動性更大的市場中,“買進,交易”的策略無疑更有優勢。

此外,姜凱認為市場上兩種不同投資思路的存在,也形成了套利的空間。在他看來,機構投資者與散戶的投資策略是完全不同的。對于前者來說,他們注重的是基本面的分析,比如公司的現金流、經驗狀況等;而對于后者,他們更多依靠技術分析以及一些小道消息。不同的投資思路,使得機構與散戶在面對同一個消息時可能判斷不同,而這正是套利機會之所在。

真人“不露相”

“對沖基金可以在股市未能真正反映其價值的時候,幫助股市認識到這一點。”所以,姜凱認定他目前做的事業是有意義的。不過,相對于在對沖基金領域的天賦,姜凱的其他方面卻并不同樣出色。

“我也做了一些其他事情,但最終還是覺得,我只是比較擅長做投資,其他什么都不擅長。”姜凱坦言,“我做投資與人的接觸很少,所以導致我在人際關系的處理能力上很差。”

這多少可以讓人相信,上帝是公平的。